首頁 網搜 勵志

築夢踏實蔡君柔 以中國舞異域發光

舞蹈家蔡君柔。(蔡君柔提供)
舞蹈家蔡君柔。(蔡君柔提供)

文/記者劉景燁
十多年前,在台灣宜蘭的「蘭陽舞蹈團」看孔雀的時候,蔡君柔還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會成為大洋彼岸的舞蹈教師。她也沒想到,精修中國舞和民族舞的她,沒有在台灣功成名就,卻在美國征服了舞蹈教授、現代舞團、台下觀眾、華人移民。 她更沒想到,她不僅會加入波士頓Urbanity現代舞團,會在大波士頓中華文化協會、兩所中文學校和五家藝術機構教授舞蹈,還會與她的學生和同事們在美國舉辦盛大的舞展。

專訪蔡君柔(Mia ChunJou Tsai)

五月,在一個陽光明媚的週二中午,穿著藍色露肩長袖的蔡君柔剛在醫院處理過左腳後跟腱的傷勢,接下來便要到衛斯理高中(Wellesley)察看6月16日的舞展場地。在8個機構教舞的她聲音沙啞,但語調活潑,腳步輕快,不顯疲憊。

「舞蹈是我的興趣。 每一天都很忙,腦袋都在動……在體力上很累,但是我在上面得到了很多開心和成就。」蔡君柔說。

這種雖累但快樂的生活,在她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就開始了。那時她剛加入蘭陽舞蹈團參與國際演出。每週有四天在下午放學後,還要趕到舞團訓練三、四個小時,甚至寒、暑假期間也要集訓。「像關在集中營一樣。 」她感慨說。

來自孔雀的靈感

但正是在這個「集中營」裡,蔡君柔結識了第一位對她藝術風格和舞蹈生涯影響深遠的偶像。那時,台灣編舞家林美虹還沒獲得「奧地利音樂舞台劇獎」,也還沒到德國從事現代舞編舞,而是在蘭陽舞蹈團創作中國舞作品。在她的一部孔雀舞作品中,蔡君柔及其它團員要用扇子模仿孔雀翎,用舞蹈展現孔雀的動作。

「真的是美! 小時候看覺得美,我現在都覺得是天才!」蔡君柔感歎道。她提到,當時林美虹對她們的要求是:「不只是在跳舞,孔雀還要對話。」因而她們時而會到蘭陽舞蹈團的小動物園裡看孔雀,模仿它扭頭、伸翅的動作。

跟舞團巡演開眼界

與此同時,這個由義大利神父創辦的舞蹈團也將芭蕾舞、現代舞等西方舞種納入了課程,還會帶著團員們周遊各大洲巡演,甚至作為台灣的國民外交團為國家元首、梵蒂岡教宗等頂級政要演出。蔡君柔記得,她與團員們受南非國王接見時,她們還對穿金戴銀的國王旁邊的獅子有些害怕。

「我們都在看獅子,會不會咬人啊? 他們說有人在馴的。」蔡君柔笑著說。當時,團員們為國王表演了中國舞,又與當地人交流,互相學習對方的原住民舞。

中國舞基礎令她勝出

紮實的中國舞基礎和廣博的見聞,將她送上了2008年「美國舞蹈節」的舞台,更幫她獲得了俄亥俄州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現代舞碩士獎學金。

「學校覺得我很有特色,基礎非常好…… 報名要求現代舞,也要有自己喜歡的舞蹈,所以我就秀了一段中國舞。還有芭蕾,她們要知道你的西方舞蹈也可以。我的現代舞跟大家不太一樣——總歸是中國舞,讓我的身體看起來跟人家不一樣。」蔡君柔說。

舞蹈家蔡君柔。(蔡君柔提供)舞蹈家蔡君柔。(蔡君柔提供)

她提到,與在台灣時不同的是,來到美國後,「很不一樣的東西」往往得到別人的欣賞。「我的基礎訓練是中國舞,在美國就很不一樣。 中國舞是剛柔並濟的,要運用身體呼吸,轉體方法跟西方的平轉是不一樣的……以前在台灣我不覺得我特別。 但是出來念研究所的時候,老師一直在誇獎我,我都覺得我承受不起了。 」她說。

與麻州結緣

2010年應中華民俗藝術工作坊之邀來到麻州後,本想教授芭蕾舞和現代舞的她意外發現,不論是現代舞團還是華人家長,竟都對中國舞這種「不一樣」的感覺深感興趣。華人家長希望孩子們在美國表現自己的特色,舞團則被這種她們從未見過的舞蹈方式吸引。

「我教她們中國舞,剛開始怕她們不能接受。但上完課後,很多外國專業舞者跟我說,你應該多開這種課。這是她們上過最有趣的課。」蔡君柔說。

當然,課程的成功亦離不開蔡君柔教課時的熱情和細心。 一位參加過她的多個舞蹈班的學生說,蔡老師對舞蹈的熱愛,時常會讓學生受到鼓舞。「蔡老師把個人的興趣愛好,熱情和愛都放在了舞蹈上。我覺得她的活力和魅力,就是跟其它舞蹈老師不一樣。」這位學生說。她是來自新疆的陳逍暘,不僅參加了蔡君柔的多個課程,還推薦了其它人參與其中,更是6月16日舞展的主力演員之一。

籌備大型舞展

現在,蔡君柔正準備帶著這些熱愛她的學生和支援她的舞蹈團成員,舉辦一場中西合璧的大型舞展。回憶三年前第一次辦「The Dream Project」舞展的時候,她還有點激動。那時剛從研究所畢業的她缺少資源,演員、市場、燈光、海報、節目冊等舞展的方方面面都要親自操勞。

「什麼都要自己來,什麼都要去學習。」她感慨說。但她認為,那次舞展也是她邁向真正專業編舞家的第一步,其成功也給了她邁出更大一步的勇氣。她希望在6月16日,與一百多位學生和舞團成員一起上演一場高品質的舞展。

「我還在思考怎麼排舞序:顏色不能沖,風格不能沖,年紀不能沖。 因為要考慮觀眾,看媽媽班太久,就算再好看也會覺得疲乏;還有小孩到晚上會比較累,每個小孩班都得有工作人員幫忙帶;還有售票,宣傳。要考慮很多層面。」蔡君柔說。

她說,她的哥哥也像她一樣忙碌,但他每週都要去看電影、做運動,因為每天做報表很累,需要一點調劑和放鬆。

「我想為什麼我不需要? 我那麼累,每天回家就癱在那裡。可能因為舞蹈就是我的興趣,所以在教課的同時,並不會有很壓力的感覺。累歸累,同時也在享受。」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