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小孩和糖果

不是天生就會的事兒,必須有實際的自我培養,才會逐漸的進入狀況,從而駕輕就熟。(Fotolia)
不是天生就會的事兒,必須有實際的自我培養,才會逐漸的進入狀況,從而駕輕就熟。(Fotolia)
文/高達宏

當我還是一個小孩 這個世界多麼美麗

一顆糖果含在嘴裡 甜甜蜜蜜無憂無慮

這天教堂舉行兒童奉獻禮,九個小男生、小女生由爸爸或媽媽抱著、牽著,來到了講台前的階梯上,爸爸、媽媽們希望他們的兒女能在眾人面前得到上帝的賜福,將來能成為一個好基督徒,這場面原該是隆重肅穆,偏偏一個二歲被媽媽抱在懷中的小女生還沒走到台前就開始嚎啕大哭,聲音宏亮高亢,而且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

主持儀式的牧師尷尬的說:「小孩子不論哭或笑都是很可愛的。」

她的媽媽被搞得有些緊張,不斷的在小女生的耳朵旁輕輕的說話,也不知道是威脅還是利誘,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那哭叫聲越發的震耳欲聾。

正當大家不知所措的時候,我從書包裡找到了一根營養糖棒(HEALTH CANDY BAR),握在手裡,走上前去,拿給了那個小女生,霎時,哭叫聲止住了,坐著500位會眾的會堂裡頭一片寂靜,不多時莊嚴肅穆的氣氛就回復了。

接著兒童奉獻禮開始依序順利進行。

我回座的時候,有人向我豎起大拇指,表示讚許。

或許是他們覺得我有機智,或許是他們覺得我有勇氣敢在這種場合做出這種動作,其實都不是,而是,我有這樣的經驗,處理過許多類似的情形。

有些狀況比這個還要緊張、刺激萬分。

那是在另一個教會,有一次有教授職務的會眾在牧師講道的時候,當眾站起來指責牧師講得不對,場面超尷尬、超緊張,大家在驚愕之下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那次剛好是由我司會,坐在講台上的我立刻站了出來,向那位教授會眾說:「現在是做禮拜的時間,是屬於所有的人的,個人有問題的可以在會後再和牧師討論,更歡迎在主日學上課時和大家一起研究。」

他聽了我的話之後,悻悻然的坐了下來。

處理這種狀況,經常要考慮所面對的對象是什麼樣的人,然後用合適有效的方式來處理,就像是教授可以講理,小孩無法講理,給教授糖果無用,給小孩糖果有用。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沒有遇到過這麼大的陣仗,但是,如果仔細想想,我們在家中、在職場上,幾乎無時無刻的都會遭遇這種陣仗的「縮影」,往往有些沒有由來的找碴、幹事就突然而然的臨身而至。

經常的只是由於對方心情不好,哈,或是大姨媽來訪,就將芝麻蒜皮的小事,擴大成天大地大的大大事,擴大成你死我活的拚命之事。

面對這樣的橫掃而來的人際颱風,往往是躲也躲不過,逃又逃不了,可是,驚慌、生氣、甚至膽怯裝孬卻又沒有幫助,那該怎麼辦?

這不是現學現賣的事兒,也不是天生就會的事兒,必須有實際的自我培養,才會逐漸的進入狀況,從而駕輕就熟。

我自己的作法是:

一、多閱讀書報,增加自己的知識和報導中的處理實例。

二、多參加社團活動,經由人和人之間的實際接觸,來經驗別人處理事情的手腕。

三、最重要的是要能站在事主的立場來看,例如,碰到小孩時要想小孩對什麼會有正面反應,碰到帥哥美女時要想帥哥美女在乎的事。

能從這三方面著手,自然看到小孩哭的時候、看到老婆生氣的時候,知道怎麼將事情理順平息。

還有,小孩會長大的,長大了就不要糖果了,哈,處理起來就更困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