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居家生活

日日春與我

移植後盛開的日日春。(攝影/陳淵燦)
移植後盛開的日日春。(攝影/陳淵燦)

文/陳淵燦
日日春是一種常見的花卉,屬於夾竹桃科,名稱繁多,常聽見的如日日草、日日新、四時春、四季紅、長春花等,不勝枚舉。花色由白色而粉紅、淺紅直到深紅;再說它是馬達加斯加特有種,原本瀕臨絕種的物種,現在都廣泛地栽培於世界各地。台灣育種出多個品種,近年來的育種趨勢為增大花朵。

我對花草原本沒多大興趣,倒是和看顧及照料我們四口之家,而共同生活達26年之久,感恩不盡的岳母和妻,母女倆都一脈相承,喜歡種植花草。像我家前院20多年來種有多刺的九重葛,我必須按時架鋁梯爬上去修剪平整,以求美觀而樂此不疲。近因緊臨隔壁拆屋,遂決定拆除這一整片九重葛,蓋起了鐵皮屋頂,成為不怕淋雨的簡易車庫;但是原有的盆栽,是不分樓上樓下,還是一直留存觀賞。

移植前的日日春。(攝影/陳淵燦)移植前的日日春。(攝影/陳淵燦)

我們家是臨街的,大門一開就是大馬路,馬路邊還有家家戶門口前排流的雨水、家庭廢水;就在排水溝和圍牆間狹小的,成長方形約30 乘 90公分的一小塊泥土,留有用磚塊框圍起來的小小閑地,居然也成了小花園,日照時間較長,也歷次種了數不清的各色花花草草。

有一天,妻把它剷平了,說是要改種別的花草。過了幾天,她說某路某家門前有開紅色花的花草,要我去「勘查」一下;如中意,不妨試著能否移植過來。原來那一家主人是某大學謝姓農事教授;他帶著剪刀出來,剪了約尺把長的一根枝條,剪成5~6公分長的短枝,略加修剪舊葉,留下嫩葉。他說這叫「日日春」,告訴我斜斜地插進土中(不能上下顛倒)澆水(不要太多)等待發芽就行了。原來它還可以像九重葛一樣,插枝條繁植哪!謝了他的熱心與慷慨指點,回家把它一字擺開種了下去。結果令人失望,都成了乾枝,無一展葉開枝,活出泥土。

此花,不妨去看看。依所指處,竟是夾在兩家戶之間,稍為隆起,而可以分隔兩家雨水分流的水泥設施中,不到2公分的分隔「稜線」上,有些泥土,看來是兩不管的一叢夾縫中長出來的日日春,恣意地開了紅花。我就採來一枝尺把長日日春,依謝教授面授機宜栽種。這次竟然在5枝斜插土中,有3枝發芽成長,如今已大功告成,茁長出花開20、30朵,蔚為大觀,欣欣向榮。

對於日日春,花開不一定在春季,而有如前述日日新、四季春、四季紅、長春花等別名,實在名如其花,與眾不同,不論季節,每日都是開花日;而我特別喜歡「日日春」這花名,因為名如其花,不管春天與否,一如其別名──四季紅,不分季節,四季都開花。

據相關文獻顯示:除種子繁殖,也可插枝繁植,宜剪除部份葉子,初期注意保溫,防止凋萎。

彰化縣北斗鎮愛花人士,將日日春選定為北斗鎮的鎮寶之花;鎮公所在中山路旁種植近20萬株「寶斗之花」──日日春,確有其重要涵意在。而我特別喜歡「日日春」這花名,不僅有「每日常春」之涵義,也知道北斗鎮愛花人士有共同的愛好,感到這不僅僅是孤芳自賞,而是因而跟北斗眾多愛花人士意氣投合,相信成群地排在末位,我也能向前「齊步走!」。

後記:本文之草成,承新唐人電視台嘉義攝影記者──葉裕明兄,設法代尋日日春相關文獻而成,特藉此致感謝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