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台灣處於失落十年 童子賢:資源應多給年輕人

和碩電腦董事長童子賢說,社會提供給年輕人的機會很少,年輕人不敢有慾望、不敢生小孩、不敢出國留學。(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和碩電腦董事長童子賢說,社會提供給年輕人的機會很少,年輕人不敢有慾望、不敢生小孩、不敢出國留學。(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記者徐翠玲/台北報導】針對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公開示警,台灣在人才及國際接軌上已經吃老本,和碩電腦董事長童子賢說,社會提供給年輕人的機會很少,年輕人不敢有慾望、不敢生小孩、不敢出國留學。人才並不會缺乏,就看怎麼誘導,不管是公或私領域應多創造機會、多分配資源給年輕世代,台灣的未來靠他們。

被問到找不到人才,還是人才找不到老闆?童子賢表示,不需要太刻意強調世代差異。年長、自認功成名就的一代,常常責備現在的年輕人太過安逸,追求享受,不思進取。阿拉伯詩人紀伯崙(Kahlil Gibran)《沙與沫》(Sand and Foam)中詩句,「欲望是半個生命;冷漠是半個死亡。」對照2016年日本作家大前研一《低欲望社會》提及沒有慾望的世代,等於日本年輕人都去掉半條命了。

童子賢說,大前研一在書上描述,現代的日本年輕人不想買車、不想買房、不想追求更進步的好工作,也不想到世界各地闖蕩,整個社會動能停滯下來,看起來似乎是對年輕人的指責。在台灣前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曾經在公開場合說,讀過研究所去賣雞排、賣咖啡豆,是沒有志氣的想法,不過,後來郭台銘有調整他的講法。

年輕人困境 單純固定低薪化

童子賢說,旅日作家劉黎兒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指出,郭台銘跟大前研一批評年輕人沒有動能、沒有慾望,弄錯了因果關係。劉黎兒旅日幾十年,她說,日本很多年輕人不是沒有慾望,是不敢有慾望、不敢生小孩、不敢出國留學,因為什麼東西都很貴,現在提供給年輕人的機會又很少。童子賢認為,台灣也有類似狀態。

關於年輕人的處境,童子賢表示,PCHome董事長詹宏志稱之結晶化,因為社會結構已經結晶,結晶之後晶體很硬、不容易打破,所以要重新開機很困難,給年輕人的機會就變成單純化、固定化、低薪化。這時候要激起年輕人的慾望、進步的動能,台灣社會要做非常多微妙調整、改變,也要鼓勵年輕人,再過10年、20年或30年,領導的位置或天下遲早是他們的。如果社會陷入沒有慾望,也沒有前進動力的狀態,會很糟糕。

面對失落10年 應取法有經驗國家

童子賢表示,過去5、60年,亞洲經濟發展雁形系列,日本(雁頭)經濟先起飛,接著亞洲四小龍,然後現在是東南亞。通常志氣昂揚、充滿希望是國民所得在1,000美元到5,000美元之間,5,000美元到1萬美元之間會有很多的辯論,但仍懷抱著明天會更好的夢想。

童子賢表示,國民所得在1萬美元之後,很多東西都變質了。1萬美元到2萬美元、2萬美元以上的社會,就像考了85分成績的中上學生,雖不錯但不是頂尖,想要讓自己上90或95分,發現沒那麼容易。台灣從不及格放牛班考4、50分到70分,好像非常容易;70分到85分,中間也不斷被稱讚,怎麼到現在面對失落的10年,一直在85分到90分中間徘徊。

童子賢認為,台灣社會正處在失落的10年狀態,日本早就已經歷過這樣的掙扎,中國大陸國民所得現在剛好要從6,000、7,000美元跨越1萬美元,中國社會也要面對同樣的問題。看看別人,想想自己,不會自己永遠都是最倒楣,遇到一大堆世代交替問題,別人都是幸福快樂一路成長。

童子賢表示,所有的軌跡、社會進展都一樣,曾經享有高成長的快樂,之後也一樣要面對停滯期與高原期的困惑、掙扎。但是面對同樣的困惑與掙扎,很多國家解決的比台灣更好,台灣應該取法有經驗的國家。人才不會沒有,就看怎麼誘導,不管在公領域、私領域,應該多創造機會、多分配資源給年輕世代,台灣的未來遲早要靠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