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紀實散文

中國封城下的民生面面觀(二)

圖為封城後街上空蕩蕩的武漢。(Stringer/Getty Images)
圖為封城後街上空蕩蕩的武漢。(Stringer/Getty Images)

文/屠赤龍
他,在酒店醒來,已是十一點多了。看看手機新聞,說的是「疑似病例下降、治癒率上升」、「臨床藥物已研發出來」、「有信心能戰勝疫情」。

他拉開窗戶,陰霾淡了許多。本來年前回湖北老家,不料被突如其來的疫情關在酒店裡,一住半個多月。每晚睡去,總有一種「能否見到明晨太陽的感覺」。通向家鄉的一切交通,至今還是斷的。連省道也封了,單位的通知是延期上班。武漢城內,更是進出不得。他總有一股莫名擔心,覺得武漢會被放棄。不只是疫情,可怕的是,燒屍導致的空氣汙染,最終所有城內的人都停止援救,因為進去援助的都會被感染。

「健康的人都無法正常生活,極端隔離,違反人權。」

他嘟嚷著,想怎麼找點吃的。每天過著這種晝夜巔倒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他有點恐懼。他不想待在房間。他戴上口罩下樓。

服務員不忘關照一句:「沒事少出門,少接觸人,不要聚會,唉!憋得難受。」

他想去找家小店買包泡麵。小店老闆在門口看著空空的街景,見有路人過來,一邊慌慌地把下巴的口罩套回嘴上,一邊逃到服務區內,拉上隔離條,不准人進店。他站在門口諮詢食物。老闆得知客人來買泡麵,套上手套,隔著門遞給他。

「封城、隔離,中國的病,在於誰也不知道病情有多嚴重。」他抱怨。

「新聞都是假的,維護政權穩定比百姓性命重要。」老闆指著電視說。他對面,一台很老的電視機正在播放新聞,說的是抗疫要把維穩放在第一位。

「隱瞞真相是更害人的病毒,全是共產黨製造出來的。」

「噓⋯⋯」老闆左右張望一下,「你是大學生吧!年輕人,被人聽到要坐牢的。」

「我已工作了,命都沒了,還怕它!共產黨就知道戰、鬥、抗的,疫情看不到摸不著,怎麼戰勝?」

「該死的電視機,什麼時候報廢了才好。」老闆罵道。

他豎起衣領,匆匆回酒店,在服務台前量了體溫。上樓進了房間,他不想吃飯。拉開窗簾,看著這座偌大的、安靜的瀋陽城。他是讀歷史的,知道在國共內戰時,共產黨封死了瀋陽城,瀋陽城內的百姓和大批國民黨軍,由於得不到食物和飲用水而餓死,蔣介石不忍心,最後放棄瀋陽城。毛澤東叫道:解放瀋陽,兵不刃血。

「封城、封口、封鎖真相」⋯⋯他嘟嚷道。(下週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