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上帝之鞭」:歐洲黑死病(下)

中世紀教會的後期,教會因過多地走入形式與政治而遠離了上帝。示意圖。(Getty Images)
中世紀教會的後期,教會因過多地走入形式與政治而遠離了上帝。示意圖。(Getty Images)

文/段玉成
許多基督徒把黑死病視為當代大洪水,認為人類的墮落導致了神明的懲罰,上帝用瘟疫清除世上的罪惡之人。教會把黑死病叫作「上帝之鞭」,稱:「上帝之鞭,已然降世。」

正如當時的主教威廉姆斯.埃丁頓所說:

「人類的縱慾是多麼可怕……如今它變本加厲,這理所當然要激起神的憤怒。這場災難就是神明對人類這眾多罪惡的懲罰。」

瘟疫中,人們對教會失望

14世紀時,歐洲大多數國家都被稱為「基督教國家」,教會已成為歐洲人生活的中心,生老病死、婚喪嫁娶都離不開教會。但後世研究者認為,中世紀教會的後期,因過多地走入形式與政治而遠離了上帝。

當時教宗為教職明爭暗鬥的事情屢見不鮮,常常涉及金錢交易。在有些地方,只要向教會捐一定數額的錢,就可以任教職,按所捐數額多少,任職高低不同。基層神職人員也利用遺囑檢驗、喪葬等事務搜刮錢財,神職人員漸漸喪失了基督徒應該恪守的清廉、節慾與忍讓的品德。

教會突破原始基督教義的禁忌,參與經營商業,從事高利貸活動,甚至有教宗以修繕大教堂為名聚斂資財;教會還曲解教義,把敬奉上帝當作一樁可以牟利的生意,兜售各種價位的「贖罪券」、「聖徒靈物」。

教會宣稱購買「贖罪券」或替死去的人購買,所犯罪行即可得到上帝的寬恕,可在天堂買一塊領地,而擁有「聖徒靈物」就可消災避難。大量愚迷的教徒上當受騙,以為花錢就能積累功德、消去災禍。

很多神職人員個人生活墮落,主教、神父等違反獻身教會時的誓言,公然違反教規——蓄養情人,私生活混亂。修道院戒律鬆弛,連修女生私生子也成了平常之事。

黑死病爆發之時,教會的表現令所有人失望,大部分神職人員不肯履職,爭先恐後地逃命,有的利用教徒的恐懼心理,乘人之危招搖撞騙,加緊兜售據說能夠祛病的「聖徒靈物」以飽私囊。

雖然幾乎是全民信教,但基督教誨的美德無存,生死面前人情淡薄。人們互相提防遠避,不肯照顧得病的親人。兄弟逃離兄弟,妻子逃離丈夫,甚至父母逃離自己的孩子;有人發現與黑死病相符的一點點症狀,就把疑似者反鎖起來,任其渴、餓而亡;大批官吏棄職逃走,治安官吏和公證人拒絕為死者作遺囑;有的法院,法官出走一空,人們無法正常訴訟。

在瘟疫爆發前,歐洲出現過地震、洪水、大火、彗星和日食等天象。示意圖。(Getty Images)在瘟疫爆發前,歐洲出現過地震、洪水、大火、彗星和日食等天象。示意圖。(Getty Images)

在瘟疫的間歇中活下來的人,盛行及時行樂、得過且過的生活方式,很多人揮霍成風、沉湎酒色。羅馬、巴黎、科隆等大都市的歌舞場、賽馬場裡,人們徹夜縱酒狂歡,連主教等神職人員也捲入自我放逐的狂潮。政府官吏趁火打劫,肆意將國家的財富資源據為己有,人性中的醜惡不加約束地澈底暴露,社會的基本道德坍塌了。

黑死病是一種對正信的檢驗

其實,在基督教教難時期,正是許多人見證過基督的神跡,歸信了基督,才躲過了古羅馬的幾次大瘟疫。那時的基督徒,普遍有著高於普通人的道德操守,他們傳播福音,使很多人獲得平安喜樂,遠離了災殃,但後來,對基督的信仰開始走向形式化與世俗化。

黑死病爆發後,教徒們把希望寄託在教會,甚至變賣所有家產捐給教會,以為這樣就可以消災、避難。數以萬計的教徒從四面八方到羅馬朝聖,認為通過自我鞭笞的苦行就可消除自身的罪惡。他們匍匐在地、懺悔、鞭打自己,直至全身血跡斑斑。

瘟疫並沒有因此止息,人們由此對教會產生了懷疑。但是,雖有死神肆虐,也有信徒祈禱、懺悔,感恩康復,基督徒的慈悲心與信心,成為瘟疫中的明光。

面對教會腐敗,僧侶馬丁.路德認為,教宗不能居於《聖經》之上,基督徒必須遵守和信奉戒律。路德敦促基督徒在瘟疫恐慌中,要展現出勇氣、常識和憐憫:

「無論威脅是來自逼迫還是瘟疫,基督徒首先要遵守上帝的律法,對他們的同胞履行義務。」

路德說,上帝降下瘟疫,既是作為一種懲罰,也是對基督徒的試煉,上帝要看基督徒如何以信心依靠上帝、以愛心對待鄰舍。

雖然身邊很多人染疫而死,路德還是選擇留在了疫區,繼續為病患及垂死者服務。他開放了自己的家,與懷有身孕的妻子凱瑟琳一起接待病患。

路德相信,上帝會給予那些照顧瘟疫病患的基督徒一定程度的神聖免疫力。

「經驗表明,那些用愛心、奉獻和真誠來護理病人的人,通常會受到保護。雖然他們染毒,卻沒有遇害。」

路德還說:「由於貪婪,或期望繼承產業,或因這種服侍能獲得其他個人利益而去看護病人的,如果最終被傳染、毀容甚至死亡,應該不要感到驚訝。」

路德一家沒有被傳染,雖然他的小女兒出生沒多久即夭折,也沒有使路德改變對神的信念。

黑死病以後,很多人因為對教會、神職人員失望,對基督教產生懷疑,繼而懷疑上帝,於是,及時行樂的現世主義、個人主義、世俗主義的理論及文藝新潮流由此產生。

但還是有很多人更加敬畏上帝,他們認為,不是上帝預定了災禍,而是人們離棄了道德與戒律,而瘟疫,正是給人悔改歸正的機會。宗教不正,不是神不正,正信的基督徒不再依賴宗教,他們反省自己,在虔誠潔淨的生活中,尋求與上帝的直接關係,由此也帶來了後來的復興。

按照基督教的一種說法,西元1670年以後,當黑死病殺死自己所有的宿主後,就神祕地撤離了人間。它從未被人類打敗,所以也並沒有消失,也許,它只是暫時饒過了人類,潛伏在看似乎安全可控的現代生活的陰影裡,如果人類不接受教訓,遲早一天,它還會改頭換面,捲土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