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養生 健康醫療

【醫案】春風十里柔情(下)

月夜一簾惡夢流水去。梅花雪、梨花月,春風十里柔情依舊在。(123RF)
月夜一簾惡夢流水去。梅花雪、梨花月,春風十里柔情依舊在。(123RF)

文/溫嬪容
一次針灸之後,美容師低聲地說:「醫生,下次我老公來針灸時,你可不可叫他不要喝酒?」診所常兼輔導室,先生不方便講老婆缺點時,就要我轉述。

老婆對先生不滿,不敢當面指責,或說了一千次也無效的,要我勸勸。婆媳失和,父子交惡,兄弟姊妹的心結,要我做和事佬。小孩寫作業不專心、愛玩,女兒晚回家、熬夜,說都說不動了,要我訓誡輔導。子女失戀,情緒不穩,要我撫慰。交男朋友,交女朋友,也想帶來給我看看好不好。

我回答:「妳先生擔任警界主管,難免交際應酬,慰勞屬下,喝點小酒,無妨吧!有回家就好,不要管那麼嚴啦!妳越有寬容肚量,先生事業越大,這叫有容乃大。」美容師聽了,哭笑不得。有一次門診,美容師怒氣沖沖地說,她和先生冷戰了4天。

我淡淡地說:「小倆口鬧鬧脾氣,過2天就好了,過了就算了。妳知不知道,男人在外打拚,風裡來,雨裡去,很多委屈,在進家門前,把眼淚擦乾才進家的。別看男人在外威風凜凜,其實,有時候男人是長大的孩子,內心很脆弱,需要女人疼愛,老婆是半個媽。」

美容師才說,有一天先生出勤夜歸,滿身酒味加粉味,她馬上起疑心,之後,先生所作所為,必追根究柢。有時先生很煩,索性不回應,美容師更生氣了。她開始跟蹤先生,發現先生常到一家住所。美容師於是改跟蹤這家女主人,疑心疑鬼的,回到家,醋海翻波,翻天了,恨從心火燒,當晚喝悶酒,酒後當風,第二天早上就顏面神經麻痺了。

女人在生氣時候真的好醜!再美的容貌都走了樣。美容師接著說,之後她問先生去哪裡?做什麼?先生都不回答。我望了望美容師說:「先生會不會只是去查案而已?妳的猜疑心、控制慾、小心眼,像妳的臉一樣扭曲。先生的工作性質特殊,涉及業務機密,可能不方便告訴妳,也怕妳擔心。妳的眼神有殺氣,先生看到就有壓力,妳當他是小偷、嫌疑犯啊?像妳這樣的情緒,會影響顏面神經的療效。別把無妄的煩惱,拿來懲罰自己。」

美容師每次她單獨門診時,就在數落先生的種種不是,有一次,我聽了就說:「顏面神經麻痺,是老天給妳的警告,說妳做得過頭了。」美容師不以為然、不甘願的表情,嘴巴嘟嘟的,看樣子,我要花一點時間,來處理這顆不定時炸彈。

我說了一個醫生的故事:「有一位父親送兒子到醫院掛急診,他兒子因車禍大腿骨折,痛得哀哀叫,必須馬上動手術。護士請他等一下,說醫生馬上過來。那個『馬上』,如熱鍋螞蟻的,煎熬了半個多小時,父親在櫃臺破口大罵。好不容易醫生滿頭大汗,匆匆到達,向孩子的父親說聲抱歉,立刻進行手術。3個多小時後,手術完成,醫生丟下一句:你的孩子已沒事了。說完又匆匆離去。

父親再度開罵,說醫生太不負責,沒交代病情,也沒說後續作業。一句話帶過就走人,太沒醫德了。護士向這位父親說明:『幫你兒子開刀的醫生,他的兒子被車撞了,當場死亡。醫生到現場了解一下,就趕著回來,幫你兒子做手術,手術做完,醫生又急著趕回去處理兒子遺體。』」

話說到這裡,我停了一下說:「妳就是那個只顧自己感受的人,那個不明事理,不問青紅皂白的父親。我問妳,妳到底要不要這個老公?」美容師馬上回答:「當然要啊!」我很嚴肅地說:「妳哪有要?妳的做法,都在逼老公出走,都在逼老公逃避妳。」美容師霎時傻住了,當局者迷。其實,越恨越愛,多少恨就有多少愛,痴心人兒,七竅生煙。

我輕打了一下她的頭說:「妳這傻女孩!有沒有聽到外面救護車呼嘯尖銳的聲音?如果先生執行勤務出了事,就在那臺救護車上,妳還在這裡怨恨他嗎?妳有沒有想過,先生的工作有一定的危險性,如果他的生命只有3天、7天、一個月,妳還會這樣對待他嗎?如果不幸成為事實,妳將極度痛苦、內疚,後悔沒有好好愛他。為了小事、猜忌心,害他執行勤務時情緒受到干擾。愛一個人,就是愛一種生活。」美容師愣愣地望著我。

打鐵趁熱,我繼續說:「想想當初,妳多麼愛他,妳變心了!好好的珍惜夫妻感情,那是妳修了三千年才盼到的郎君。每個相遇,都是千年後的重逢。每天的相處,都是很珍貴的,誰知道還有沒有明天?妳知道嗎?世界最美麗的蝴蝶,叫依沙貝拉,老天只給她3天的生命。人生很短的,短得妳來不及品嘗,就溜掉了。多愛他一點啦!」愛是一種自我的救贖。美容師聽了低頭低眉,眼眶也溼了!

之後門診,美容師不再抱怨先生,顏面神經麻痺基本已痊癒,剩下肌肉還有點彈力不足。

月夜一簾惡夢流水去。梅花雪、梨花月,春風十里柔情依舊在。(全文完)

——摘編自《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博大出版提供http://broadpressinc.com/)◇


加入《養生-大紀元》粉絲團
溫嬪容醫師
以傳揚中國醫術為己任。自2010年起連續在國內外舉辦26場講座,溫醫師也曾在一年中在國內外舉辦15場義診,所到之處掌聲連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