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飛渡天涯 人在瑞典的意外故事

這個本來離我很遙遠的國度,先入的「觀念」和「事實」也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給我難忘的一課。(123RF)
這個本來離我很遙遠的國度,先入的「觀念」和「事實」也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給我難忘的一課。(123RF)

文/允嘉徽
瑞典的國土狹長跨越北極圈內,都會族在島嶼之城——斯德哥爾摩的島與島之間穿梭,極少數的原民薩米人(拉普人)在北極圈凍原雪地馳騁,搭帳篷、放牧麋鹿,有如耶誕畫卡上常見的那種極地風光。遊客可以前往參觀薩米人的帳篷和生活方式。感覺在這極北的國度,原始與現代、冷靜與繁雜、簡單與欲望形成強烈的對比。

島嶼之城──斯德哥爾摩一景。(pixabay)島嶼之城──斯德哥爾摩一景。(pixabay)

12月中,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行一年一度的諾貝爾獎頒獎會。那頒獎大廳、夜晚舉行舞會的黃金廳都是吸引世人前往觀光的亮點。雖然,如今這個獎被政治力介入而黯淡了,那個黃金廳也曾經是吸引我前往一遊的亮點。

一年的夏天,終於踏上那個有點遙遠的國度,一經那些亮點。從丹麥搭上往瑞典的火車,在途中,火車開進大輪船渡過海峽。渡海時,旅客們都下火車走到輪船上去,等到過了海才又上火車,繼續往北歐陸地的旅程。海與陸的交融,也是讓人聚焦的新鮮事兒。

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海景。(pixabay)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海景。(pixabay)

經過日與夜,長長旅程之後,我的火車開進了斯德哥爾摩火車站。北陸五國都是全世界人民平均收入水準最高的國家之一,到了這「聞名的」文明國, 下車後一時覺得很放鬆。前往黃金打造的黃金廳觀光之前,我先去購買下一程的火車票。中央車站的售票櫃臺前,排隊的人不算多,我很快就買好票了。然而,等我回頭找尋放在幾步外靠牆站的行李時,卻發現它們不翼而飛了!

那個行李袋和一臺小拉車都是為這次旅行特地買的。找了找周圍還是不見蹤跡,這真是個晴天霹靂!除了放證件、金錢的貼身包,和小隨身包之外,其他的行李全在離開我視線的幾分鐘內消失了。當頭霹靂: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頓時,事實告訴我,自己的「觀念」錯得離譜了!它釋放出強大的引力,使我做出了從來不會做的事情——讓行李離開視線。

我認了,行李是丟了。問了人找到了最近的警局去報案。到了那裡,已經有幾個人在排隊。排上隊才知道,在這裡「意外」遭到「不幸」的人還不少。在這裡排隊的人和我一樣,都是剛剛被偷被搶的,排在我前面的那位女子,是在街上被搶走了錢包。

當我報案後,警察告訴我,暑假期間,來自各國的旅客特別多,報案事件也多,外來的旅客、打工一族等都可能順手摸羊。這些見聞、報案人的遭遇和親身的經驗,都和我的「觀念」相牴觸。

行李丟了,帶來立即的不便,尤其是相機也包在裡面,丟了,沒辦法記錄寶貴的旅行見聞、美麗風光。一個錯誤的「文明觀念」,讓我損失的不僅是金錢,它占去了我寶貴的旅行時間去填寫報案單、失物表⋯⋯更折損了一些安心旅行的興致。意料中的結果,失物一去不回頭!

再上「征途」,我花了一些旅費,先去買辦好一些旅程上不能或缺的用品,替代了失物。一些生活中的東西是可以找到替代品的,然而,有些東西卻是生命中唯一的,失去也就永遠失去了!

往「黃金廳」走去,邊走邊想,自己生命中到底沉澱了多少錯誤的「觀念」?「觀念」在關鍵的重要時刻就會啟動,逮住機會發揮致命吸引力,造成「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即便是「黃金」也會因它而失色!在這個本來離我很遙遠的國度,先入的「觀念」和「事實」也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給我難忘的一課。◇

北極圈的麋鹿。(pixabay)北極圈的麋鹿。(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