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教育 教師園地

【青松絮語】吊橋歷險

看一個人,很難一眼看透,表象往往是不準確的。我們真的需要時間,才能真正了解。生活中我們經常犯的錯,便是太快地下了結論,而很多事的結局是出乎我們意料的。(123RF)
看一個人,很難一眼看透,表象往往是不準確的。我們真的需要時間,才能真正了解。生活中我們經常犯的錯,便是太快地下了結論,而很多事的結局是出乎我們意料的。(123RF)

文/青松
帶女兒去公園,她特別喜歡一處吊橋。

上面有不少孩子,我怕他們因為推擠造成危險,本想攔著女兒的,但她執意說自己已經長大了,要去試試。當然,吊橋的設計已經充分考慮了安全問題。吊橋下面是沙坑,即使孩子不小心摔下去,也會有個緩衝。所以,我便答應了。

我站在旁邊觀察,女兒和另外幾個孩子排隊一次上橋。他們伸著胳膊,在吊橋上保持平衡,還算穩步前行。只是,他們走到中間的時候,有個稍大些的男孩兒,從吊橋另一頭迎面向女兒他們走去。

到中間的時候,他們很難錯開。更糟的是,男孩兒比較調皮,而且明顯玩吊橋比較熟練,膽子也大,開始故意搖晃,嚇得稍小些的孩子哇哇直叫。我本想制止,但忍住了,畢竟是孩子,上吊橋本來就是玩耍的,而且男孩兒只是晃晃,並沒做別的事。

晃了幾下後,我看到女兒沒站穩,摔倒了。我很著急,心裡怪那個男孩太頑皮,後悔自己沒早些制止他。我正想跳進沙坑,上前去照顧女兒,突然見那個男孩兒不晃了,而是自己下了吊橋,站在沙坑裡,扶起了女兒。

他們好像交流了幾句,我聽不清楚,只看到女兒後面平平安安走了過去。等女兒到我跟前,我問她剛才的經歷,有沒有害怕等。女兒說那個哥哥一開始晃,但後來不晃了,還扶她起來,教給她怎麼保持平衡。

聽了女兒的解釋,我意識到自己先前的武斷。看到男孩兒調皮,我便對他心生偏見,以為他故意欺負小些的孩子。但最後發現,他其實也在照顧那些孩子,搖晃吊橋只是增加樂趣。他看到有孩子摔倒,便立馬停止了,而且主動下去給小孩兒讓路,並且傳授怎樣在吊橋上保持平衡的經驗。

看一個人,很難一眼看透,表象往往是不準確的。我們真的需要時間,才能真正了解。生活中我們經常犯的錯,便是太快地下了結論,而很多事的結局是出乎我們意料的。就像吊橋上,即使有人把我們晃倒了,我們都不必急於憤懣,因為將把我們扶起來的或許會是同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