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醫案】屋漏下著連夜雨

我默默的祈求上蒼庇護他,給他勇氣,在漏屋的連夜雨中,撐起一支傘。(123RF)
我默默的祈求上蒼庇護他,給他勇氣,在漏屋的連夜雨中,撐起一支傘。(123RF)

文/溫嬪容 中醫師
雨和淚有關係嗎?雨是天上佛祖看見天國兒女,墜入凡塵而無法往回返的淚嗎?還是地上地藏王菩薩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淚呢?嬰幼兒期,無七情困擾,大哭而無淚。成人期受情愫牽引,大悲痛時,卻欲哭無淚。

一位49歲擔任公司中級管理主管的男士,是早產兒,在子宮住了7個多月,以為人間好玩,就迫不及待的破門而出。4歲時父母車禍雙亡,留下他孤苦伶仃,與阿嬤相依為命。18歲時阿嬤駕返瑤池,從此無親無戚,自己打工養活自己,半工半讀的,熬過了大學畢業。

有一次上班,因太累而昏倒,送醫院救治時,竟然發現他患有糖尿病,天哪!此時他才23歲,仰天長嘯問父母,為何棄他而去?搥胸頓足問蒼天,為何風吹雨打加冰雹打擊他?不論怎麼吶喊,日子還是要自己過,孤兒悲愁涕垂,淚只能獨自往肚子裡吞,繼續打拚,縮衣節食,求學求職。

歷經坎坷,飽經風霜,終於長大成人,娶了個美嬌娘,生了一雙可愛的女兒。終於有了自己的家,有親人了,好踏實哦!愛著自己的骨肉,照顧著家庭。一定要給孩子一個溫暖的家,一定要有個美滿的婚姻。因為工作任勞任怨,在公司,從小差工做起,20年來,一路升到中級管理主管。唯一的困擾是糖尿病。

管理人才49歲,糖尿病史就有26年了,糖化血色素高達11。西醫認為糖尿病無法根治,不能治療,只能終身控制。醫生說已到了非打胰島素不可了。命運坎坷,告訴管理人,一定還有其他出路,天無絕人之路,他不想,也不甘願,走上打胰島素的不歸路,此時管理人已瘦了11公斤。

當管理人出現診間時,身高171公分,體重65公斤,瘦長的臉,黑眼眶像小熊貓,眼神銳利帶著疲憊,眼睛會散光,四肢末端常麻,小腿易抽筋,3天大便一次。管理人敘述病情,簡單扼要。我先交代糖尿病應注意事項,和按穴的保養,並說明我處理的方向。針灸,服科學中藥一週後,請他考慮,是否要在我這裡治療,畢竟這麼嚴重的糖尿病,要服水煎劑,療程要以年計。從北部,每週一次來看診,所要花的時間、體力和金錢,自己琢磨一下。

針灸處理:

身經百戰,飽受滄桑的人,最需要什麼?安定和溫暖嗎?安神鎮定,針神庭穴對刺;溫暖心窩,針百會、關元穴。剛針灸完一會兒,管理人的面色,開始開展清亮。堅強的人,背後的辛酸,要如何撫平?來個幸福針,針太衝、合谷穴。此時管理人僵硬的身子,終於鬆了下來,才正式針糖尿病。糖的代謝,與肝膽脾胰腸胃有關,先針足三里、三陰交、陽陵泉穴,第一次針灸,先做整體調整,其他後續再隨證治之。

針灸完,管理人走出針灸房,告訴我,他決定要給我治療。之後,見管理人舌兩側紅,肝火鬱,針太衝、行間穴;眼睛隨著年齡,越來越易酸澀,補肝血,針三陰交穴;視力模糊,針睛明、攢竹、絲竹空穴。49歲了還衝勁十足,肝血腎精暗耗,針三陰交、太谿、湧泉穴。管理人每次來診,都是拖著疲倦的身子,幾次問他,要不要介紹北部醫生,就近治療,他都一口回絕。

治療4個月,糖化血色素降到10,其實效果不明顯,但他卻很滿意。隨著看診次數多了,相處久了,家常話也多了。我問管理人:「你有沒有11點以前睡覺?」他回答:「不可能,每天都忙到12點過後。」我問:「怎麼要加班到那麼晚?」

原來不是加班,而是做家務事。他下班後,要買菜、做晚餐、洗碗,然後拖地、洗衣,再晾衣服。早上一大早,要準備3個女人的早餐,餐後要收拾廚房,整理房間,尤其是2個女兒的房間,弄好了才去上班。

我好奇問:「你老婆都不分擔家事嗎?女兒都上大學了,房間還要你整理?」管理人說,老婆從不下廚,如果他不做飯,只能吃外賣。如果不幫女兒打掃房間,房間就亂到像狗窩,女兒也不整理,連女兒的內衣褲也是老爸洗的。

我聽了氣憤說:「那女兒嫁人時,你要不要也一起嫁過去?像你這樣的疼愛,會害了女兒。你沒告訴老婆,你上班也很累嗎?」管理人的眼睛垂了下來,很無奈的樣子!家庭幸福是這樣的嗎?這樣的情結,糖尿病的治療會大受影響。

連續3個月,管理人的血糖,飯前都在250左右,西醫師一直幫他換藥,結果竟跳到300,一直下不來,糖化血色素應該在12以上。醫生幫他換藥後,吃了不舒服,管理人竟乾脆停服西藥。我急得開水煎劑外,再加特製藥粉加強,花了半年,才把糖化血色素穩定到9。

有一天,管理人說他要換工作了,我很驚訝說:「你都50歲了,工作平穩,為什麼要換工作?」他說朋友挖角,待遇比現在好。我像做媽一樣嘮叨:「不論待遇多好,50歲的人,最好不要輕易換工作。而且50歲還能拿高薪,反常,小心有詐。騙得到的,傷害最大的,往往是親朋好友,和你對他好的人。」我實在不放心。管理人說好朋友的公司,沒問題的啦!他在新單位,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對前景充滿了憧憬。

過了好一陣子,管理人面容憔悴,滿臉鬱抑,好像瘦了很多,我量他體重,58公斤,竟瘦了7公斤,我問他:「你哪裡不舒服?還是發生了什麼事?」管理人才吱吱唔唔說,他入新公司已4個月了,都沒領到薪水,大部分員工都離職了。我急得直問:「你為什麼不離職?」

管理人說老闆有講,下個月會先發一部分薪水,最後會全數補上。如果離職了,就拿不到錢。他不敢讓家人知道實情。管理人心情不好,騎機車不小心和人家擦撞,左小腿和腳踝扭挫傷紅腫痛,寸步難行,也忍痛去上班。在黑夜裡崩潰過的人,不是不心疼,只是再忍忍看。管理人上班到第5個月的最後1天,還是沒拿到半毛錢,黯然離職。

50歲了,要去哪找工作?5個月沒領到薪水,老本都花光了,想先到銀行貸款,暫度難關。去到銀行,才發現老婆早已把房子貸款2回了,已欠債300萬。問老婆錢都花到哪去了?家庭的大大小小開銷,都是他支付的。老婆只丟下一句:「不知道。」

這回管理人崩潰了!他哽咽地說:「我走不下去了!」說罷,淚如雨下,此時窗外正下著傾盆大雨,好像連老天也心碎得哭了!我輕輕拍拍他的肩膀說:「你要將實情告訴家人,大家一起共渡難關。你還有手、還有腳、還有頭腦,天無絕人之路。要堅強!」

雖然我告訴他,不必煩惱醫藥費,等管理人找到工作時再開始付費,但從此以後,管理人不再來診。我默默的祈求上蒼庇護他,給他勇氣,在漏屋的連夜雨中,撐起一支傘。

六指醫手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提供)六指醫手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提供)

——摘編自《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博大出版提供http://broadpress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