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地方 人物特寫

夢迴大唐(15-1)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文/陳本瑛
接上文 (14-6)

就算妳不為自己想,也要替辯機師父想

慶興宮裡,唐太宗和眾大臣們討論完國事後,留下房玄齡,國事處理完就剩下家事了。唐太宗直接問房玄齡,「公主最近好嗎?沒有給愛卿添麻煩吧?」

「呃⋯⋯公主很好,只是,最近⋯⋯最近⋯⋯」房玄齡知道唐太宗會這樣問,一定是知道了些什麼,想必是隱瞞不住了,但又不知道要如何開口。

「儘管說,朕自己的女兒,她的性子朕清楚。」唐太宗好像永遠有做不完的事,他一邊工作,一邊聽房玄齡說話。 

「這⋯⋯臣也是不信,只是,外面都在傳⋯⋯說、說公主和一位叫辯機的和尚⋯⋯有、有私情⋯⋯」房玄齡支支吾吾的說。

「有調查過此事的真實性嗎?」唐太宗稍停了下。

「沒、沒有⋯⋯皇上,這要臣怎麼調查?搜查?還是跟蹤?這、這都會傷及公主及駙馬的顔面啊⋯⋯」房玄齡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為難。

「房兄啊,您身為公主的公公,此事若不細加調查,讓謠言一直擴大,損傷的不只是公主及駙馬的顔面,而是整個王室及房家的尊嚴啊⋯⋯朕知道您的為難,這樣吧⋯⋯過兩天讓公主入宮來見我吧!」唐太宗語重心長的說。

高陽被唐太宗召回宮裡,她自己心裡明白,父皇為何召她入宮,唐太宗這次沒有在書房接見高陽,而是來到皇宮的最頂樓,在這裡可以把整個長安城一覽無遺。高陽上來了,她看到唐太宗站在矮牆邊,便朝父皇走近。 

唐太宗知道高陽正站在他的身後。「我在這裡送走妳所有嫁到外族的姊姊們,看著她們寫回來的家書,為父心裡十分不捨,不論處在何等艱難的情況,她們依然堅持住自己的使命。」

「前兩年,長樂死在突厥,她臨死前還不忘將一切所見所聞逐一記載傳回皇宮,不只是要讓我們更了解突厥人的生活形態,也期望我們未來能改善突厥的生活。在異地生活,氣候、習慣,都需要重新適應,最辛苦的是文化和語言上的不同,高陽⋯⋯妳的姊姊們都很辛苦。」唐太宗說完這段話,轉過身來向著高陽。

唐太宗笑了笑,「咱們父女有多久沒有這樣好好的說話了?很久了吧。父皇老了,很多事如果現在不做,就來不及了;為了將我朝的文化輸出到其他地方,父皇選了和親這個最快速的方法,也能保護唐朝的士兵不被損傷。當初是妳長孫娘娘堅持要把妳留在長安,又為了不讓眾大臣們閒言閒語,才將妳許給了房遺愛。妳自小就沒了親娘,我才安排了穎賢教養妳,從小妳就在乎自己的出身比其他皇子公主們低,才造就妳這個倔強的性格。」

「我不想被看輕,也想讓穎賢為我驕傲,女兒才會這麼認真努力的學習。女兒和房遺愛不同,他可以不顧身名、不顧一切,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好,我不行,我是大唐公主,要顧慮的事情太多,不可能和他一樣。」高陽直接說出自己的感受。

「既然身為大唐公主,名譽很重要,那和辯機師父是否要保持點距離。」唐太宗談到重點了。

「我知道父皇找我來,就是為了談這件事,請父皇放心,女兒和辯機師父沒有任何私情。」高陽肯定的表示。

「父皇當然相信妳,但是,就算妳不為自己著想,也要替辯機師父設想,父皇聽說他是玄奘大師的得意弟子,又在主持翻譯帶回朝的佛教著作,他是難得的人才,父皇雖沒見過他,但聽說他一表人才,心思細膩,精通多種語言,對佛法道理總是能融會貫通,不只對玄奘大師來說是重要的弟子,對咱們大唐及未來的佛學院,他都相當的重要。」

「他的心思不能擾亂,他的名譽尤為重要,如果道德人格有瑕疵,怎麼能再做這麼神聖的工作,怎麼能為神佛服務呢?」唐太宗看到高陽將頭低下,他知道高陽已經知錯了,「高陽,父皇不能去限制一位佛家弟子的行為,那是對他的汙辱,唯一能做的就是限制自己的女兒,希望她不要再惹出不必要的禍端來。」唐太宗笑了笑。(待續,本文為作者立場)◇

接下文 (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