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地方 人物特寫

夢迴大唐(15-3)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文/陳本瑛
接上文 (15-2)

妳要父皇怎麼相信妳?

在唐太宗的書房裡,高陽跪在地上,唐太宗大怒指責,「妳怎麼能做這種事情?是朕太緃容妳了,太放任妳了,才讓妳目無倫理,做出這種違背人倫之事,高陽妳⋯⋯太傷父皇的心了。」

「如果父皇不相信我,我怎麼說都沒用。」高陽不服輸的反駁著。

「相信妳?連妳的繡枕都在辯機的房裡找到了,妳要父皇怎麼相信妳?」

「光憑一個繡枕就定我的罪,別人有心造女兒的謠,父皇,您怎麼能相信?怎麼能人云亦云到這種程度?父皇怎能如此昏庸⋯⋯」高陽話還沒說完,唐太宗就重重的打了她一巴掌。

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歷來高陽做任何事,即使犯錯唐太宗都捨不得處罰她,連私自養了一個西域男人在清心院,唐太宗也不曾罵過她,這次竟然賞了她一巴掌,這讓心高氣傲的高陽完全無法接受。她站了起來,眼神充滿憤怒的看著這位因為自己而傷心的老父親,「父皇,女兒沒有做錯事,如果您不信,女兒也沒有辦法⋯⋯」高陽沒跪禮,就直接離開了。

辯機被判了腰斬,高陽在夫家也失去地位,自然房遺愛也不可能繼承爵位,她進宮的時間、次數被限制,整天除了在書房裡,就是騎著疾風去和辯機相遇的那座湖。

學舍裡傳來佛院弟子唸誦佛經的聲音,一樣的景色、一樣的黃昏,高陽停了下來,她終於放聲大哭,她覺得這一切都變了樣,父皇和穎賢教了她一輩子,要擔起大唐公主這個稱號,不能辜負皇室的名稱,一切要考慮百姓福利,要有禮、要謙和,一言一行都要做為模範,她連婚姻都無法自己選擇,但現在呢?她背上一個「勾引僧人」的罪名,被所有人唾罵蕩婦⋯沒有人願意聽她解釋,她心裡的苦,沒有人可以說,沒有人可以理解⋯⋯。

房遺愛是唯一對高陽包容並相信她的人,但是他也明白,高陽心裡的創傷,尤其是和皇上父女之間的衝突,是沒有人能插手的,這個結得高陽自己願意去解開。現在家裡的人沒有人會和高陽說話,由房遺直帶頭孤立她,所以,房遺愛現在更是小心翼翼的對待高陽,這些心思高陽都放在心裡,只是,她無法回報房遺愛,無法回應他對她的愛。

西元649年,一代明君唐太宗逝世,歷史上記載,他最疼愛的女兒高陽,在他的葬禮上沒有掉一滴眼淚,人們說,那是因為她憎恨父親殺了辯機,那是因為她不服父親對她的教養及管教,然而事實呢⋯⋯。

高陽在葬禮後一個人回到清心院,她走在往父皇書房的路上,想起自小不論玩得再晚,在回清心院的路上,都會經過皇上的書房,她總是看到父親每天熬夜處理公事。

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騙父皇,就是為了得到疾風,即使父皇知道了,也沒有拆穿她;想起父皇看重自己比平常女孩更長的手腳及較壯碩的身材,特別請老師教她射箭,事實證明高陽確實有這方面的能力;想起自己為了父皇的安全,找人試毒,被父皇狠狠的責備;想起了就算自己私自帶回了蕭,父皇為顧及她的顔面和心情,也吩咐李治小心的處理這件事情;想起將她許給房遺愛時,父皇和她長談,才讓她知道一切的安排都是做為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愛護。

她想起了小時候,她坐在父皇的膝上,吃著父皇給她的美味包子。這一切的一切,好像是昨天才剛發生的一樣,她再也沒有機會可以報答父親了。

悔恨、自責、憤怒,這椎心的痛楚,讓她在唐太宗的葬禮上,一滴眼淚都掉不出來⋯⋯。(待續,本文為作者立場)◇

接下文 (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