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地方 人物特寫

夢迴大唐(15-4)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文/陳本瑛
接上文 (15-3)

我們永遠不會再見了,保重

李治即位為唐高宗,雖然當了皇帝,但他還是以前那位疼愛高陽的哥哥。自從唐太宗死後,李治上位後就取消了高陽進宮的限制令,讓高陽依然可以像以前那樣出入宮中。

這一天,他知道高陽回宮了,特別來到清心院和高陽、雅菊、良辰、采蘋一起共進午餐,雅菊特別吩咐廚房做了他們兄妹倆最愛吃的菜,大夥兒在清心院裡度過一個愉快的中午。午餐過後,李治提出想留在清心院睡午覺,高陽帶著李治來到以前蕭住過的房間。

「哇⋯⋯我好多年沒來了,好懷念啊⋯⋯」李治一進房間就躺上床,宮女們立刻向前要為他換上睡衣。

「不用、不用⋯⋯你們都先下去吧!」李治支開了所有宮女,高陽看出李治有話要對自己說。 

「高陽,妳坐,有件事⋯⋯父皇要我等他駕崩後,才能告訴妳⋯⋯」李治先坐下來,喝了口茶。

「高陽,呃,我說出來,妳不要、不要太驚嚇⋯⋯那個、那個⋯⋯」李治就算當了皇帝,個性還是沒變。 

「不說我走了。」高陽完全沒有給他猶豫的餘地。

「好、好啦,我說啦,就是、就是⋯⋯辯機、辯機他⋯⋯他、他沒有死⋯⋯」

「他在離長安200公里的一座寺廟裡。他⋯⋯父皇沒有殺他,但是,為了平定民怨,為了維護佛學院的聲譽,為了保全妳的名節,父皇才出此下策,找了個死刑犯替代辯機,然後將辯機藏於偏僻的寺廟裡,讓他依舊可以安心的替玄奘大師翻譯佛經。」李治講完後深深的喘了一口氣。

隔天,天一剛亮,高陽就收拾好行李,騎著疾風一個人出了長安,她心裡沒有害怕的感覺,她要一個人去見辯機。

來到寺廟,因為她太顯眼了,小師父們看出應該是來找「新來的那位」,他們替高陽倒了茶,請她在庭院涼亭稍等,辯機看著脂粉未施、全身髒兮兮的高陽,還沒走到她面前,辯機就已經哭了出來,高陽轉向他,他跪了下來。

一剎那間,高陽突然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高陽蹲了下來,將辯機扶起,對辯機說,「這裡生活習慣嗎?和學舍不同,還可以嗎?皇上說了,有任何需要,寫封信去宮裡的清心院,他們會幫你打理一切。」

「高陽,對不起、對不起⋯⋯我⋯⋯對不起⋯⋯」好像除了對不起,辯機也說不出任何話了。

「不,你沒有對不起我,我們都只對不起一個人,那就是我父皇,大唐太宗皇帝。如果你和我一樣覺得愧對太宗皇帝,請你善用你的能力和才華,替父皇完成他的願望,將佛法傳遍世間,竭盡你的所能,完成好這件事,才不負⋯⋯不負父皇和我,為你背上世人的誤解。」高陽說完便準備離開。

她再次對辯機說,「辯機,我沒有後悔認識你,是你教會我領悟佛法真理,是你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給了我溫暖,謝謝你,在我的人生裡,陪我走了一段愉快的時光,我不會再來了,我們⋯⋯永遠不會再見了,保重。」說完,高陽騎著疾風離開了。

辯機在她的身後,深深的一鞠躬。

見辯機來回總共六天的路程,在這六天裡,她沒有和任何一個人說話,只有疾風陪著她,餓了就吃從府裡帶來的菊花餅,擔心水帶不夠,每天只能喝少少的。夜晚,就睡在路邊廢棄的空屋,這段路程是這位大唐公主這一輩子最苦的過程,她像是要處罰自己一樣,只有這樣對待自己,她才能稍稍減少對父親唐太宗的虧欠。(待續,本文為作者立場)◇

接下文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