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養生 健康醫療

【醫案】咄咄逼人

陪同她來的先生說,在病發前已咳嗽近4個月。臉色發白發青,嘴脣紅絳,痛苦的臉扭成一團,一進診間就說:「喉嚨痛得要命!」一個月後,她帶老爸來看診,老爸一直感謝我救了她女兒,免受開刀傷身之苦。(123RF)
陪同她來的先生說,在病發前已咳嗽近4個月。臉色發白發青,嘴脣紅絳,痛苦的臉扭成一團,一進診間就說:「喉嚨痛得要命!」一個月後,她帶老爸來看診,老爸一直感謝我救了她女兒,免受開刀傷身之苦。(123RF)
文/溫嬪容中醫師
在掛號的隊伍中,有一位女士直喊喉嚨痛、頭痛得無法站立,櫃檯小姐見狀,進診間問可不可以先幫她看。

從南部來的56歲瘦小女士,臉色發白發青,嘴唇紅絳,痛苦的臉扭成一團,一進診間就說:「喉嚨痛得要命!」我檢查一下,她連張嘴都覺困難,好不容易張了口,一看整個喉壁、面頰內側近喉處,紅腫得厲害,只剩一個小口,連水都難以吞下,更不用說是食物,正發燒39度,陪同的先生說病發前已咳嗽近4個月。

這是急症,急下針,刺少商、商陽穴出血,瘦弱的她,出血只幾滴:針天突穴,用疾進徐出法瀉火熱;深刺合谷透勞宮穴,以瀉陽明火旺;孔最穴為肺經郄穴,是治喉要穴,針之並宣通肺氣;加針中渚、曲池、內庭穴去熱毒。針完30分鐘出針後,她跑來診間急著說:「醫生,我喉嚨還是很痛,可不可以再針一次?」我告訴她:「妳的元氣、胃氣都很弱,短時間恐怕承受不起連續2次強刺激。」先開處方:銀翹散、普濟消毒飲,加魚腥草、蒲公英。先服兩包,之後2小時服1包。

她離去後,我一直掛念她的病狀,也一直思索為什麼她針後一點都沒改善?第2天她旋即來門診,剛上診,就見她慌張地說:「喉嚨還很痛,無法吞藥。」我請她用舌頭舔藥,借由口水溶化後慢慢嚥下。針灸處理:先針百會穴提氣上升,並鎮靜精神;在少商、商陽穴放血;為防苦寒藥傷胃損正氣,針內關、足三里穴;調解免疫系統的作戰力,針風池、曲池、合谷、三陰交穴;其他針法如前。再開處方:黃連解毒湯、芍藥甘草湯,加山豆根,與前方,2小時交替服用。針灸完,她說喉嚨有鬆一點點,但還是在痛,體溫下降至37.8度。

門診結束後,家人送她去大醫院急診。醫生叫她馬上住院,要照電腦斷層掃描,並作切片,要將喉嚨腫組織作手術切除。醫生說她的病情很嚴重,很危急。可是她堅持不肯接受西醫治療。醫生很驚訝的警告她說,如果不立即手術,一旦喉內的膿爆破,流到腦部或肺部則不可救。但她仍然不為所動,醫療人員急得咄咄逼人,說他們都是這樣處理這類型疾病,只有她不配合就醫,警告她後果自己負責。家人都急得團團轉,全面一面倒的強力主張配合醫生的手術。

第4天第3診,她由妹妹陪診,還沒等我開口,妹妹就聲色俱厲的質問我:「姐姐不肯接受西醫的治療,只肯給你看,你到底有沒有把握把我姊姊的病治好?是不是應該叫她去給西醫治療……」連問幾次,興師問罪,咄咄逼人,有如河東獅吼。姊姊在旁很痛苦、很尷尬,不知如何是好。我按捺著看老妹怒氣衝天的臉和充滿殺氣的眼神,我差點「拄杖落手心茫然」,心想:不知道是世風日下,還是老天要來考驗我的心性?

我先檢查姊姊的喉頭,紅腫稍退,還可以少量進食,而且沒有發燒,知道病情應該已控制住了。我心平氣和的對老妹說:「如果照西醫說的她的膿有那麼嚴重,應該會發燒到39、40度,這是基本常識,但妳姊姊現在沒發燒;而且喉嚨腫痛不一定會有膿,即使有,也不一定會跑到腦,跑到肺。要看哪個醫生,由妳姊姊自己決定,那是她的身體。」我也不知道病人為什麼那麼堅持給我看?她是初診病患,以前沒來過,而且一、二診病情減輕不多。她身受病苦,瘦小卻抵擋得住周圍親朋好友強大的壓力!

第5天第4診,她的喉痛己減輕大半,腫也消了一半,針灸處理如前,不放血,處方:黃連解毒湯,茵陳蒿湯,芍藥甘草湯,加山豆根、魚腥草,一天服藥改4次。第7天第5診,她的喉嚨已完全不痛了,紅腫全退,扁桃腺看起來有大了一點,可完全正常飲食。她笑著離開診所。第9天第6診,她的警報完全解除,針灸改常態保養作為收尾收功。

加入《養生-大紀元》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