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勵志

【專訪】突破枷鎖 走向世界舞臺的藝術家

神韻藝術團小提琴手兼歌唱家黃鵬。(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神韻藝術團小提琴手兼歌唱家黃鵬。(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文/記者施萍、葉蓁
古書中描述過,鳳凰經過五百年在烈火中焚身,於死灰中重生的傳說。黃鵬,一位優秀的小提琴手,在經歷了火與水的嚴峻考驗後,從中國大陸突破枷鎖,在海外獲得重生。

如今,他不僅得以重回舞臺,還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黃鵬是來自神韻藝術團的歌唱家兼小提琴演奏家。能夠加入神韻藝術團,並且在世界舞臺上,不斷追求藝術更高的境界,他形容這樣的經歷是一個「奇蹟」。

因為,他不僅在小提琴的技藝上更上層樓,更師從神韻藝術總監D.F.先生,學習人類歷史上失傳的正統美聲唱法。然而誰能想到,在這傳奇而璀璨的藝術生涯背後,黃鵬經歷過一場可怕的政治迫害,卻也由此深刻懂得了自由的寶貴,感悟自身肩負的藝術使命。

跌宕起伏的舞臺人生

在進入神韻藝術團之前,黃鵬就和他的父親一樣,同是專業的小提琴演奏家。正所謂「十年磨一劍」,黃鵬練的是童子功,8歲時就跟著爸爸練習琴藝。從中學開始,黃鵬主修音樂專業,大學畢業後,他就進入專業樂團工作。在廈門,他加入了知名的愛樂樂團,並且擔任團裡的獨奏,曾經去日本參加訪問演出。

黃鵬是藝術家,也是一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在刻苦練琴的同時,他更注重以「真、善、忍」為準則修身養性,提升道德境界,生活過得單純而充實。黃鵬以為,自己這輩子將在練琴、演出和修煉中度過。誰知在1999年以後,他的藝術生涯戛然而止。7月20日,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集團,開始瘋狂抹黑、造謠法輪功修煉團體,並對法輪功學員展開殘酷的鎮壓和迫害。

從那以後,從中國大陸至海外全世界法輪功學員,開始了長年講真相的反迫害活動。黃鵬也和眾多大法弟子一樣,想讓周圍的人了解法輪功的真相。災難就這樣從天而降。有一次,他給同事們講述法輪功真相後,不理解的同事卻把他「出賣」了,以至於當地派出所的警察直接找到黃鵬,對他逮捕、抄家、審訊。一個才華洋溢的音樂家,一瞬間從天堂跌入了地獄。

最讓黃鵬不理解的是,抄家的時候,他的母親恰好從家鄉趕來看望他,只因為她修煉人的身分,竟然也被一起抓走。

被逮捕後,黃鵬先是遭到24小時拘留,「他們晚上不讓我們睡覺。」那絕對是他人生中遭遇的第一個漫長的24小時。這還只是惡夢的開始,接下來,是更難以想像的兩個月的「洗腦班轉化」經歷。

洗腦班,實際上是中共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一個「黑監獄」。「吃飯、睡覺、上廁所,我一天24小時都在他們的監控之下。」黃鵬回憶,「上午他們強制我看汙蔑法輪功的電視片,不時有所謂的轉化人員來強迫我轉化。」他認為,「這種精神上的迫害、摧殘,勝過肉體上的痛苦。」

流離失所中 看到希望曙光

因為堅持信仰,黃鵬最終被樂團開除,而他也不能回家了。由於中共對法輪功是全國性的迫害,無論黃鵬在哪裡,都在中共的「黑名單」中,隨時隨地都有被抓捕、再次受迫害的危險。「我只能隱姓埋名。」那時候的他,經常從一個城市換到另一個城市,甚至要躲到鄉村住一陣子,以躲避警察的抓捕。他只能靠打零工和當地同修的接濟勉強維持生計。「飢一頓飽一段是常有的事情。」他說。

如此,登臺演出自然已成奢望,只有偶爾教學生彈琴的時候,黃鵬才能回味一下明亮的舞臺和熱烈的掌聲。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五、六年之久。五、六年的黃金歲月,對於一個成熟的藝術家來說,是一個不可估量的損失。他表示在中國大陸,中共是不允許有法輪功信仰的人上臺演奏的。他談到,中共統治下的藝術表演只是政治的宣傳工具,而不是真正的藝術。而對於一個藝術家來說,自由如同陽光一樣寶貴。

在這最艱難的時期,黃鵬依然沒有放棄信仰,不忘法輪功弟子講真相的責任。他堅信法輪大法提倡的真、善、忍沒有錯,他想讓中國人知道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正道。「我一直在不斷學習電腦、打印和刻錄的技術。」他不遺餘力的學習全新的電腦技術,為了做出更多的真相資料,更廣泛的把它們送給還在受矇騙的世人。

艱苦的生活、壓抑的環境,以及常年的顛沛流離,並沒有磨滅他心中的理想,只讓他深刻的體驗了「強權永遠也戰勝不了正信」的真理。只是,他不知道,還有沒有那麼一天,他能重新站在舞臺上。

2008年,黃鵬從網上翻牆看到美國神韻藝術團在招生,他得知這是一個「弘揚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的藝術團,在那裡,他可以自由的表達他的信仰。他彷彿看到命運正在呼喚著他,他開始著手辦理出國的手續,準備報考神韻。

歷盡艱辛 夙願以償

正是這一年,中共當時正準備舉辦奧運會,加大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力度,結果黃鵬的出國手續沒辦成。於是,他又回到了原來的生活中,繼續過著在危險的環境中印資料、發資料的日子。但他一直渴望,能夠在神韻藝術團追求他的音樂之夢。終於在六年之後的2014年,他成功的來到美國,並如願以償的考入了神韻藝術團。

黃鵬倍加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他說,「在中國和在美國做藝術家的區別,就如同黑夜與白晝。」不擅言詞的他把能來到美國參加神韻,並能成為其中的一名演奏成員,稱為一個「奇蹟」。

然而,更大的奇蹟還在後面,他有幸跟隨神韻總監D.F.先生學習了傳統的美聲唱法。他不僅在全世界華人美聲大賽上獲銅獎,而且到目前為止,他已經跟隨神韻藝術團在世界各地巡迴,參與過幾百場演出了。

傳遞真、善、忍的美好

從小就有著很高音樂天賦的黃鵬,終於找到了展現自己才華的大舞臺。能夠重新站在舞臺上演奏和歌唱,黃鵬表示,他是在用心,通過藝術表達「真、善、忍」的美好,同時,他也找到了久違了的內心寧靜。

「對於我來說,這是最幸運的事情。」他說,「我有幸跟隨我們的藝術總監學習聲樂演唱,他親自教授我們已經失傳了的美聲唱法,這是讓我最激動的;並且我用藝術總監教授的美聲唱法和從小就學習的小提琴專業,在神韻舞臺上證實大法的美好,這也是在實現我的夢想。」

黃鵬認為音樂本身就具有一種內在的凝聚力,而且,藝術的表達完全就是藝術家內心的體現。

「我們是具有真、善、忍信仰的人,我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我們相信神佛的存在。那麼有這樣信仰的人,不管是演奏樂器,還是聲樂,他的音樂中就會有神性,那麼這樣的音樂就會啟迪人的善念,教化人心。」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