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一番「醒」思

醒,有時不是以閉眼與睜眼來判別的。有人眼閉著,卻是醒的,有人眼睜著,沒醒。問題在於那心眼醒了沒?(123RF)
醒,有時不是以閉眼與睜眼來判別的。有人眼閉著,卻是醒的,有人眼睜著,沒醒。問題在於那心眼醒了沒?(123RF)

文/黃文海
張飛睡覺不閉眼,他何時該醒?魚族睡覺不閉眼,他何時是睡?

醒,有時不是以閉眼與睜眼來判別的。有人眼閉著,卻是醒的,有人眼睜著,沒醒。問題在於那心眼醒了沒?

睡眠後會醒、酒醉後會醒、昏迷後應該會醒。半夢半醒,醒了嗎?黑夜、白天,何時該醒該睡?人生在世,想睡就睡,想醒就醒,那人生才算幸福!

小時候沒事總想多睡,叫也叫不醒。年輕時,該睡時不睡,該醒時不醒。中年時,想睡睡不著,不想醒卻醒了。老年不該睡時,睡;不該醒時,醒。生理時鐘有沒有設定都一樣,時間到了會醒、時間到了,該長眠了,再怎麼叫也叫不醒。

麵團揉好要等它醒。夏天好醒,冬天不好醒。麵團醒得好,做出來的麵條、包子、饅頭,都好吃!醒不好,怎麼努力揉搓,那包子饅頭就還沒醒,怎都不會好吃!

寫文章也要讓文章醒,為什麼?文章寫好收好,兩、三天看一下、修飾一下再收好;過幾天再看一下、修飾一下,一段時間後,文章完全醒了。自己看了不錯,有所感動,讀者才會覺得不錯,也才有所感動。要是拿篇睡眼惺忪的文章給人看,欠禮貌!

「大夢誰先覺」,諸葛亮隆中高臥,待劉備「三顧茅廬」後,他娓娓道出「天下三分」之策。他在床上高臥,有真才實學,保證有愛才之人登門求才。醒不醒,跟在不在床上,不是正比例。他,是真醒之人!若只是個半桶水,就算投了百封履歷表,等著看有沒有人要用?更何況,還在床上等?

有一種醒,一醒就不願再醒了。那羅密歐與茱麗葉,羅密歐本被安排了假死。好死不死,茱麗葉醒來,一見假死了的羅密歐,以為他真死了,當場不願再醒,死去了。醒,得算好時間,否則徒添一樁悲劇!

有一種醒,也是不如不醒。梁山伯與祝英台,梁山伯發現祝英台是個女紅妝,有如大夢初醒,愛她愛到骨子裡。卻被英台父嫌貧愛富,將他的摯愛許配給了馬文才。同窗三載,一醒歡天喜地,樓臺一會,再醒悲不可抑。

另有一種醒,一醒嚇死人。李伯大夢故事中,李伯在山中遇到一老翁,老翁帶李伯來到一山谷,看到一群奇形的人在玩著九柱球。李伯趁這些人沒看見,偷喝了幾口他們的酒。昏睏下,不知不覺睡著了。但一睡就睡了二十年。醒後回到自己村子,發現村子裡熟人全沒了,連他所恐懼的老婆也早離開了人間。

人生旅程本是如寄逆旅,既然來此一遊,自有其美妙之處。若一不順心,想把自己弄個永遠不醒,那對不起自己與父母,更對不起人生!

時常聽人憂慮不眠,很少聽人憂慮不醒,除非臨終了。在醒時,就好好醒著,做些像個醒人該做的事。「先天下之醒而醒」,先好好奮鬥好好憂,後頭才有可能好好享受好好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