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感人

【修煉故事】蒙古皇族後裔圖雅與華夏奇緣

圖雅繼承了祖上的經商才能,與蒙古國進行生意往來。(受訪者提供)
圖雅繼承了祖上的經商才能,與蒙古國進行生意往來。(受訪者提供)

文/記者施萍
從上個世紀初的清朝末年,蒙古獨立聲音不斷,到了民國時期的1924年11月,在各方勢力的角逐下,蒙古第三次宣布獨立。

這件大事發生的時候,一隊正在張庫大道上顛簸的中國商人卻渾然不覺,他們正順著這條從中國河北張家口出發的古商道,前往草原腹地城市——那時還叫庫倫的蒙古首都烏蘭巴托市。等到了目的地,馬車上的人才赫然發現,他們再也回不了中國的家了。

商隊中一個王姓少年學徒就這樣留在了外蒙古,並開始了他在異國他鄉的人生新篇章。由於他勤勞智慧,幾年後自己就開始經商,很快生意就紅火起來,他就在當地成家立業了。在1949年後,王老闆陸續把國內的兄弟們接到了外蒙。一個弟弟帶著一家老小落戶到烏蘭巴托,這家裡的小兒子娶了一位中蒙混血的姑娘,姑娘的母親是蒙古的皇族——博爾濟吉特(孛兒只斤氏)的後裔。

圖雅的家鄉蒙古國。(受訪者提供)圖雅的家鄉蒙古國。(受訪者提供)

「太陽升起的地方有神仙」

這些故事都是這個皇族女兒的外孫女,也就是從張庫古道上遷去外蒙的王姓老闆家的孫女——額爾登圖雅(Erdenetuya)聽老輩們告訴她的。

她說,一位疼愛她的舅姥爺(外婆的兄弟)總愛對她嘮叨:「妳可千萬不能忘記,我們可是博爾濟吉特的後裔啊!」

不過圖雅反而對父親一方的中文和中國特別感興趣。蒙古國是一個有信仰的國度,圖雅從小就經常聽大人們談論那些科學無法解釋的超自然現象。她總是思考著山那邊會不會住著神仙?什麼時候神仙會來收她做徒弟?她感覺自己不屬於這裡,她嚮往著烏蘭巴托東邊的某個地方。

為此,圖雅去了唯一的一個華僑學校學中文,雖然學的是簡體字,但是她對正體字無師自通。她的腦中總有一個聲音告訴她:「在東邊。只要向東走,向著太陽升起的地方走,就能找到神仙,就能找到收我當徒弟的人,就能成仙。」

終於長到了18歲,圖雅以「到中國上大學」的藉口吵著要回中國。終於有一天,她的申請被批准了。在20世紀80年代末的某一天,全家老少作為歸國華僑,踏上了半個多世紀之後的歸鄉之路。

她有一個座右銘,那是寫在她所有筆記本上第一頁的一句李白的詩:「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周圍的人誰也不知道圖雅心裡在想什麼,只看見她經常坐在陽臺上彈吉他,眼睛望著茫茫大海出神。她在心中無數次的吶喊:「我要去哪裡才能找到神仙?他們是不是在外星人哪裡?那⋯⋯那就讓外星人把我抓去吧!」

兩年之後,圖雅順利考上了一所重點大學。在同學們都在鑽研專業學習的時候,圖雅卻在她的尋仙之旅上踽踽獨行,因而經常被同學視為另類。

烏蘭巴托正東方:師父的家鄉

一直折騰到1998年末,圖雅的一個弟弟向她介紹一種氣功,叫做「法輪功」。這時圖雅已經大學畢業,在一家中港合資的企業集團中擔任董事會祕書工作。儘管法輪功治好了弟弟的致命腎病,但圖雅對弟弟的話並沒放心上。弟弟說:「姊,這個功法比釋迦牟尼傳的都高。」

「哦?」這句話圖雅倒是聽進去了,她便收下了幾本法輪功的書。不過,她沒聽弟弟的囑咐從第一頁看起,而是直接翻到「天目」等氣功名詞去看,因為這麼多年她確實有太多的謎團不明白。

可沒等她看懂的時候,1999年425事件就發生了,後來全中國開始批判法輪功。圖雅就把所有書都藏了起來,心想著「法輪功是好的,我將來一定會學。」當她的家人們被抓、被打、被失業的時候,圖雅正在事業上忙得不亦樂乎,漸漸把童年的夢想放到了一邊。

圖雅的弟弟們因為修煉法輪功而無辜遭到迫害失去了工作,而她則退出了集團公司,自己做起了生意。接著陸續在廣州和香港開了兩間進出口貿易公司,與蒙古國進行大宗貨物的貿易往來,年營業額龐大。

幾年之後,生意越做越大的圖雅身體卻越來越差。她患了哮喘,經常咳嗽;每年幾次發高燒和頭痛,不得不隨身攜帶止痛藥;而且內分泌失調,手指皮膚過敏不能碰水;她還有蕁痲疹、慢性胃炎等疾病,有的病醫院檢查不出病因,只能給她大量開藥。

看到圖雅被病痛折磨,家裡人再次勸她煉法輪功。在時隔四年之後,圖雅再一次捧起《轉法輪》來看。這一次圖雅感受到了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喜悅,首先是身體各種疾病很快都好了,煉功的時候她強烈的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而且還經常看到五顏六色不停變換著色彩的光。

「彷彿天都開了」,圖雅驚奇的說,「難道人神同在的時代到來了?法輪大法怎麼這麼不一樣啊!」接下來,她也親身經歷了許多《轉法輪》書中所說的神奇現象。

有一天,圖雅在世界地圖上看到,烏蘭巴托的正東方正是中國東北的長春市,那是她的師父——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家鄉,她頓時明白了自己生命的宿願由來。

由於生意的關係,圖雅經常造訪蒙古國。每次看到蒙古的山山水水,舅姥爺的話就會迴響在她的耳邊:「我們是博爾濟吉特的後裔哦,不要忘記家鄉!」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圖雅得法之後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大法這麼好,蒙古國的人還不知道呢!」機緣巧合,這時正好有一位蒙古的親戚來到了她的身邊。於是兩人就開始合作,花了幾年的功夫,終於完成了《轉法輪》的蒙語初譯本,後來有修煉人出錢將這個譯本印刷了500本初稿。一直到今天,圖雅一直在和蒙古的修煉人合作翻譯大法書籍。

越來越多的蒙古人了解了法輪功,很多人走進修煉。(受訪人提供)越來越多的蒙古人了解了法輪功,很多人走進修煉。(受訪人提供)

圖雅每年都去蒙古國弘揚法輪功。然而,一般的蒙古人對中共統治的中國,一切都很厭惡,這讓他們抵觸任何來自中國的東西。儘管在外蒙弘揚法輪功時遇到了很多困難。現在,在外蒙這個只有300萬人口的國家中,已經有幾十位堅定的修煉者了,他們的網站上也吸引了數千好友。

逃離中國 把光明送到蒙古

2010年以前,每到逢年過節,圖雅就會寄賀年卡給省市各級領導,其中夾帶著大法洪傳世界的真相。後來有人舉報了這樣的信,警察們找到圖雅的家把她帶走了。由於在法律上沒有足夠證據,警察就找人作了假證來陷害她,最後法院用在中共的法律中都找不到的罪名,判圖雅三年監獄徒刑。

每個被關在監獄裡的法輪功學員,時時刻刻處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每天十幾個小時的洗腦,稍有不從就會受到各種虐待毆打。在監獄中,警察給圖雅「洗腦」了九遍,還是不知道圖雅在想什麼。幾年的背法,加上翻譯《轉法輪》,大法早已刻入圖雅的生命中,她在監獄中經常默寫、默背《轉法輪》這本書。

2013年,圖雅出獄了,很快的又重整旗鼓,讓生意回到正軌。2017年的一天,警察又找上家門騷擾,她預感到無法再在中國待下去了。2017年圖雅去蒙古談生意。在回國的前夕,她猶豫了。該繼續在國內危機四伏的環境中,過優越的物質生活,還是在自由安全的條件下,追求自己的精神信仰?最後,圖雅決定拋下一切留在國外。

蒙古族商人圖雅(前排左二)與朋友巴亞(前排左一)穿著民族服裝在法輪大法的遊行隊伍中。(受訪者提供)蒙古族商人圖雅(前排左二)與朋友巴亞(前排左一)穿著民族服裝在法輪大法的遊行隊伍中。(受訪者提供)

「來美國後,我的生活一度落到了低谷。」圖雅說,背負著巨額債務,而只能靠工資生活,外加上不了解情況的國內親友對她的不理解⋯⋯圖雅多少次的問自己,「妳後悔今天的選擇嗎?」回答是否定的。因為她的內心因著正在做的最有意義的事情而感到無比充實和幸福。「為了讓蒙古國的眾生得救,我可以放棄一切。這是我一直尋找的生命意義,這就是我的使命。」

「圖雅」在蒙語中的意思是「光」——這個從小就嚮往神仙的蒙古族女孩終於找到了她心中的光明,並把這光明送給了蒙古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