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山海經裡的故事1:南山先生的藥鋪子(2)

《山海經》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古人可能跟我們不一樣,他們應該是真的可以跟天地相通;古代的世界可能也跟我們現在不同,那是全然不受文明汙染,純樸又神聖的世界。(聯經出版公司提供)
《山海經》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古人可能跟我們不一樣,他們應該是真的可以跟天地相通;古代的世界可能也跟我們現在不同,那是全然不受文明汙染,純樸又神聖的世界。(聯經出版公司提供)
文/鄒敦怜

山海經裡的故事1:南山先生的藥鋪子(1)

初見南山先生

第一次見到南山先生,是我爹帶著我到山上拜師那一天,南山先生住在西海岸邊的招搖山。

我們走了好幾天的路,一路打聽,逢人就問,直到一陣風吹過,我們聞到濃濃的桂花香,遠遠那一端的地平線,有一座山隆起,我和爹開心對望,終於快到了,那就是招搖山。

為什麼會有這麼千里迢迢的拜師之路,這得從小時候的一段奇事說起。

我娘說,我從小身子不好,很難照顧,三天兩頭生個小病大病,好幾次從鬼門關被救回來。聽說,我兩歲多那一次,病得實在太嚴重了,好幾個大夫看了都搖頭。我娘紅著眼眶到廟裡拜拜,菩薩給了一張籤:「急上雲梯步月宮,嫦娥與我桂花香。騎鯨變化凌雲志,一任扶搖入九重。」

籤詩裡頭又是月宮又是嫦娥,我娘以為我這次真的要「升天」了,再加上裡頭的批註寫著:「病人—凶」,我娘在廟裡眼眶就紅了。

廟裡的白鬍子老住持接過去一看,微笑著說:「不礙事不礙事,你沒看到『騎鯨變化凌雲志,一任扶搖入九重』嗎?這是個脫胎換骨的時機啊!」老住持又說:「這樣的孩子只要送出家門,找個師父學學手藝,慢慢就可以消災添福,最好是往桂花多一點的地方去。」

當時,我娘半信半疑:「我們在旁邊照顧都長成這樣,送出門還能活命嗎?」說也奇怪,那次的病,我又是有驚無險的熬過;更妙的是,那次之後,我的身體似乎一天比一天強壯,就如老住持說的,整個人脫胎換骨似的。當我滿十二歲時,那位住持已經雲遊四海去了,不過家人還是記住老住持的吩咐,要給我找個師父學學本事。

學什麼好呢?

跟鄰村的大楞子一樣,到木匠師父那兒學木工嗎?我爹先搖頭。「他個子這麼小,搬木頭、鋸木頭、刨木頭都要力氣,我看送過去不到半個月,應該就被送回來。」

不然,像表哥一樣,到裁縫師父那兒學做衣服?我奶奶搖著手。「別吧?做衣服要能定下心,裁裁剪剪總要好幾個時辰吧?你覺得他坐得住嗎?」

不用大人奶奶說,我自己也知道,我個子小又好動,像隻猴子一樣,要我乖乖待著坐著,一定行不通。「不是說過要多接近『桂花』嗎?不然,去找南山先生吧!」爺爺捻著鬍子說道。

南山先生何許人也?

爺爺說他還是年輕小夥子的時候,常看到南山先生在田裡趕著耕牛,耕著自家門前那一方水田,由於只有一個人,人手不足的農忙時節,爺爺就會去幫忙。

不知得到什麼機緣,南山先生有一陣子在荒山迷了路,當時他自己一個人,什麼都沒帶,在山裡頭亂竄,直到一個多星期之後才下山。下山之後的南山先生,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卻忽然無師自通,開始幫人把脈診治,而且不管什麼疑難雜症、陳年痼疾,居然還都能治得好。

南山先生非常孝順,照顧自己年邁的父母直到終老,沒有娶親、沒有小孩。當安葬好父母之後,把自家田地直接託爺爺照顧,背著簡單的包袱,走出村子口時對著大家深深一鞠躬,算是跟自己的過去道別,就這麼無牽無掛的離開,說自己要到遠方去。

後來,爺爺收到別人輾轉捎來的訊息,說他在招搖山落腳。早半個多月前,爺爺就託人帶信給南山先生。酷暑結束,秋風送爽的時節,我和爹就出門了。

來到招搖山,我們沿著山路往上,一邊走一邊左看右看,忍不住嘖嘖稱奇。

山上怪石嶙峋,陽光照耀在石頭上,石頭發出奇異的光彩。這裡盛產金屬礦物,地底下也蘊藏著稀世的玉石,一整座山都是寶啊!

山上還有許多巨大的桂樹,每當桂花盛開的時候,濃郁的香氣隨風飄散。許多人會到附近找個地方住一陣子,說是天天聞著花香,神清氣爽。

走著走著,山路越來越陡,每條岔路看起來都差不多,餓了大半天,肚子咕嚕咕嚕響著,頭頂的太陽火辣辣的照著,真是又昏又熱又餓呀!正如賈島詩句寫的:「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我們只知道南山先生在這座山上,這怎麼找好呢!

正在擔心的時候,前面山溝有個帶著斗笠的怪人,他穿得灰撲撲的,滿頭銀白色頭髮,臉上卻光滑得很,沒什麼皺紋,他趴在地上,盯著眼前的一片草叢。我們正要問話,他把一根手指頭放在嘴邊:「噓⋯⋯」

我們只好繼續看著他在做什麼。他專注的在地上翻找眼前的草叢,似乎跟每一束草葉對話。最後,他揚起手中一束植物,開心的說:「有這個就不怕鬧饑荒了,你們一定肚子餓了,吃一點吧!」

他手中的植物葉子又細又長,看起來像韭菜,上頭開著青色的花朵,聞起來沒有特別的味道。這不就是「青菜」嗎?

「這是『祝餘』草,也是有名的仙草,吃了就不會餓了。有個村莊鬧饑荒,我想教他們怎樣種祝餘草,這樣他們就可以熬過荒年了。」

那個怪人說得誠懇,他的手伸過來,我們就很自然接過來,把草葉放在嘴裡嚼啊嚼。草有一種淡淡的清香,和著唾液吞進肚子裡,原本餓得發慌的感覺不見了。

「你是小難吧?我接到訊息,知道你們要來,我就是南山先生。」

忘了說我的名字,因為小時候太難養了,家人沒給我取名字,就叫我「小難」,災難的「難」,希望我小災小難多經歷些,那些大災大難就能擋得住。

這是我和南山先生第一次見面,在招搖山半山腰,那時他正在找祝餘草。

我爹陪著我在南山先生那裡待了幾天,他就得回家,家裡還有好多活要幹呢!臨走時,南山先生給了他一條項鍊,那條項鍊是一條皮繩,底下的墜子一片圓圓的像車輪,顏色是墨色的,有深深淺淺的黑色紋理。

「這怎麼好,這孩子還要您多照顧呢!」

我爹惶恐的搖著手,我爹是老實人,從不占別人便宜,他一定以為南山先生要送什麼玉石給他。

「喔,這是『迷轂』,也是招搖山的特產。這種樹長得像構樹,天色變暗的時候會發光,帶在身上不會迷路,你下山就不用多走冤枉路了。」

原來是配戴著不會迷路的寶貝啊!

我爬到一棵高高的大樹上,坐在樹杈看著爹下山的背影,我對新的生活有點期待,但這時卻又有點想哭。我告訴自己,爹娘說我認真的待上三年五年,好好的學會本事,可以把自己的身體調養得更好,將來也可以幫助很多人。

爹娘下山之後,山上剩下我跟南山先生。(下週二待續)——摘編自《山海經裡的故事1:南山先生的藥鋪子》/聯經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