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未解之謎】斯里蘭卡轉世奇聞(上)

包括斯里蘭卡在內的東南亞地區國家大都信仰佛教,具「轉世輪迴」概念。圖為斯里蘭卡可倫坡市的西瑪馬拉卡神廟。(Shutterstock)
包括斯里蘭卡在內的東南亞地區國家大都信仰佛教,具「轉世輪迴」概念。圖為斯里蘭卡可倫坡市的西瑪馬拉卡神廟。(Shutterstock)

文/《未解之謎》節目組
包括斯里蘭卡在內的東南亞地區國家大都信仰佛教,對「轉世輪迴」並不陌生,甚至司空見慣。根據佛教的說法,人的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終結,死後要進入「六道」輪迴轉生,且根據人前世的善、惡表現而決定他這世的福分。

斯里蘭卡總統轉世的斯里蘭卡位於南太平洋,與印度之間隔了一道海峽。面積為25,332平方公里,大概是臺灣的1.8倍,該國大部分人口是僧伽羅(Sinhala)人,70%人口信仰佛教,還有12.6%人口信仰印度教。

話說西元1997年9月2日,在斯里蘭卡中部的貧苦農家「維傑巴胡家」,一個男孩降生了,父母給他取名「桑帕斯」(Sampath)。桑帕斯一歲多時就對父母說,自己不喜歡家族姓氏(維傑巴胡)。他有一個奇怪的舉動,就是從兩歲開始,每天凌晨3時定時起床,然後像和尚一樣祈禱,表現得像個成年人一樣。家人既驚訝又迷惑。要知道他才不到兩歲呀!沒人會叫他3時起床念佛經。

謎底似乎很快揭開了。有一次桑帕斯的父親給了他一個硬幣,讓他去買糖,男孩接過來硬幣,卻站住了。他指著硬幣上的頭像說道:「這是我。」

桑帕斯說的這個人是誰呢?硬幣上印的是斯里蘭卡的第三任總統「蘭納辛格‧普雷馬達薩」(Ranasinghe Premadasa)。為了方便,就叫他「普雷總統」吧!普雷是西元1924年出生於斯里蘭卡科倫坡的一個工薪階層。西元1948年2月,斯里蘭卡正式獨立後,他加入該國統一國民黨,擔任過廣播部長。西元1989年選舉中,普雷獲勝,成為斯里蘭卡第三任總統。

硬幣上印的是斯里蘭卡的第三任總統「蘭納辛格‧普雷馬達薩」。(《未解之謎》節目擷圖)硬幣上印的是斯里蘭卡的第三任總統「蘭納辛格‧普雷馬達薩」。(《未解之謎》節目擷圖)

然而,普雷最讓人們印象深刻的,卻是他的死亡方式。出任總統四年後的西元1993年5月1日,普雷參加勞動節集會遊行,遭一名男子自殺式攻擊,該男子騎著自行車衝進靠近總統的地方,引爆身上的炸彈。普雷和25名保鏢被炸身亡,還有六十多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

現在,這個維傑巴胡家的三歲男孩桑帕斯竟然說,他曾經是普雷總統!而且還言之鑿鑿。當桑帕斯自己一個人玩耍時,經常自言自語:「我是普雷馬達薩,我老婆是漢瑪。」把身邊的人嚇一跳。

遇刺總統又轉生了!這個消息立刻轟動全國。眾人蜂擁而至,讓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人潮湧動。從西元1999年1月開始,斯里蘭卡的報紙大規模的報導「總統轉世」的故事,英國大報《衛報》也專門做了採訪。那麼,記者是怎麼驗證事情真假呢?

斯里蘭卡第二大城市 Kandy,是文化之都。(Shutterstock)斯里蘭卡第二大城市 Kandy,是文化之都。(Shutterstock)

《衛報》記者採訪了桑帕斯的父親。他提到了兒子的「前世記憶」和「前世習慣」。

第一,他們長得很像,雖然兒子年紀很小,但是看起來就像是前總統普雷小時候的樣子。而普雷的朋友則說,這個男孩的暴躁脾氣,和普雷很相似。

第二,當時不到兩歲的兒子,天未亮就起床,凌晨3時多進行禮佛儀式,盤腿祈禱。而前總統也有這個習慣。這種習慣在這麼小的孩子中幾乎沒有,只能說是「前世」帶來的。

第三,桑帕斯不止一次看著硬幣上的總統頭像說,那是他。而且桑帕斯不僅記得自己前世的名字,連前世老婆和孩子的名字也記得清清楚楚。他說他前世的夫人叫「漢瑪」,兩人育有一兒一女。

記者帶男孩來到斯里蘭卡的首都,想驗證一下,他是否有前世記憶。普雷總統的同事們湊熱鬧來看望這位過世「老友」,男孩看到他們一點不認生,還認出很多人來,讓這些同事們驚訝不已,不由得表示這個孩子真是普雷總統。

還有更奇的事!桑帕斯還記得他在前世被害的地點,以及殺害他的凶手。當他被帶到前世遇害的地點時,男孩大哭了起來。他說自己前世是被一個叫「巴布」的人殺死的。經過人們查證,炸死前總統普雷的凶手,的確叫:巴布。

對此持懷疑態度的人,不禁要問,是不是男孩的父母教他的?但桑帕斯這一世的父母並不支持普雷的政黨,也從來沒投票給普雷。這就排除了家族的某種偏好導致男孩有此行為的可能性。而且,桑帕斯的父母並不希望男孩的前世真的就是普雷總統。為什麼呢?

普雷生前對政敵和對手殘酷無情,在任期內殺了成千上萬人。所以這世桑帕斯的父母甚至擔心普雷生前的政敵會不會對他來個「隔世尋仇」,追殺自己的孩子,或者把他拐走、下毒……充滿了擔心和不安。

不過,如今21年過去了,並沒有這個男孩遭遇什麼不測的後續故事,看來政敵們放過了桑帕斯。畢竟桑帕斯上輩子當總統,被人暗殺,這輩子也只是個農家子,不再顯貴,所以很多冤怨也了結了吧!

不僅如此,桑帕斯家裡似乎不止一個人有前世記憶,據《衛報》採訪,當時小男孩四歲的姐姐,也能記起前世。她說,記得自己曾在斯里蘭卡的康提(Kandy)一所上流學校念書,自己死於蛇咬。康提是斯里蘭卡主要的大城市之一,四歲農家小女孩記得在那裡的豪華學校念書,似乎也不同尋常。(待續,下週三見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