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毀於天火的「罪惡之城」索多瑪

索多瑪與蛾摩拉的毀滅,John Martin繪於1852年。(維基百科)
索多瑪與蛾摩拉的毀滅,John Martin繪於1852年。(維基百科)

文/秦順天
有人認為索多瑪的故事離自己很遠,他們認為自己是好人:「我不偷不搶,沒有傷害他人,靠自己的努力生活富有,盡情享受,過自

有人認為索多瑪的故事離自己很遠,他們認為自己是好人:「我不偷不搶,沒有傷害他人,靠自己的努力生活富有,盡情享受,過自己喜歡的生活,有何罪過?」

《舊約聖經》記載,「索多瑪」與「蛾摩拉」是古代的兩座淫城。上帝認為這兩座城裡充斥著罪人,最後用天火將之摧毀。雖然大量宗教文獻對此都有描述,很多人仍然認為這只是神話傳說而已。

考古發現
傳說中的「罪惡之城」

2015年10月,考古研究者認為他們終於找到了《聖經》裡的淫城——索多瑪。在約旦的塔哈曼地區,一處古城遺址被發現,經探測,遺址的地理位置、遺存器物所顯示的時間等等,與《聖經》裡描述的索多瑪非常吻合。

考古發現,遺址裡所有遺物留在原地不動,一層10到50公分厚的灰塵覆蓋了全城。經化驗,灰的成分是硫酸鈣及碳酸鈣,是石灰石和硫磺在極度高溫燃燒時所產生的。極度高溫使陶器外層融化成為玻璃,所有建築物的泥磚牆及人,都是瞬間變為灰燼的。

許多已燒過的硫磺石被找到,有的還可以被火點燃再燒,這不是普通的硫磺石,硫磺含量達96~98%,燃燒時會造成極度高溫。目前,在世界其他地方還沒有發現如此高含量的硫磺,一般地熱產生的硫磺石,硫磺含量只有30~40%左右。這也與《聖經》的描述相吻合,上帝將火與硫磺降在索多瑪和蛾摩拉,使之化為灰燼。

「火與硫磺」在《聖經》裡被提過多次,希臘文意思是THEION,即「神火」,不是來自於我們人類生存的空間。科學家認為,可能是從天而降的隕石產生了超高熱量,摧毀了這座城市,總之,3,700年前,此城毀於一種超自然的力量,這也呼應了《聖經》中的天火焚城。

只要10個正義之士
城就不會被毀

《聖經》記載,索多瑪和蛾摩拉的罪惡深重,聲聞於耶和華,耶和華毀滅這城。

亞伯拉罕的侄子羅得就在這座城中居住,亞伯拉罕便為索多瑪祈求。他6次求問上帝,城中如果有50個正義之士,也要毀滅城市嗎?上帝說:「我若在索多瑪城裡見有50個正義之士,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眾人。」亞伯拉罕繼續請求,把數字降到45個、40個、30個、20個,上帝都答應不毀城,最後上帝允諾:如果索多瑪城中有10個正義之士,為這10個人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

晚上,羅得坐在城門口,兩個天使以人像顯現了,羅得對他們伏地下拜,邀請來自遠方的客人到家中歇息。

羅得對客人十分禮遇,烤了無酵餅給客人吃。吃過晚飯還沒就寢,索多瑪城的居民就包圍了羅得的家,他們呼叫羅得:「今天晚上到你家的客人在哪裡?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

羅得出來,把門關上,哀求眾人道:「眾弟兄,請你們不要做這惡事吧!這兩個人既來到了我家,求你們不要對他們做什麼。我有兩個女兒還是處女,容我領出來交給你們所為。」

索多瑪人咒罵羅得:「滾開!你一個外鄉人,還想對我們指手畫腳!難道要作審判官嗎?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那兩個人更甚!」

正當索多瑪人不依不饒、欲砸房闖入時,兩天使打開了門,伸出手,將羅得拉進房間。同時天使施展神通,讓門外的民眾頭昏目眩,摸來摸去竟找不著羅得家的門了,最後散去。

然後,二天使顯現原型,告訴羅得:「這城的罪惡,耶和華都聽到了,差我們來毀滅此地。城裡還有你什麼人?無論兒女還是女婿,這城中一切屬你的人,你都可以將他們帶出去,這城要滅了。」

羅得立刻去找準備娶他女兒的兩位索多瑪青年,告訴他們,因索多瑪的罪惡,神要毀滅這城了,勸他們趕緊逃命。兩青年不相信,認為羅得危言聳聽。羅得無奈返回。

天使催促羅得趕快帶家人離開,拉著羅得和他的妻子、兩個女兒逃出了索多瑪,途中天使叮囑他們:放下一切,不要留戀,要往高處跑,不要回頭看!

羅得的妻子不捨地回望索多瑪,頓時整個身體被從天而降的鹽包了起來,變成了一根鹽柱。

他們逃出後,索多瑪和蛾摩拉濃煙滾滾,整座平原,連同所有的人畜草木,瞬間被天火焚滅。如今,兩座已成灰燼的城市在死海附近被發現,凝固的鹽柱依然聳立。

縱情聲色歡慾無度
招來上帝審判

索多瑪人生活在肥沃的平原上,經濟發達,他們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房子。衣食富足使他們縱情聲色,歡慾無度。

上帝看見的,是他們汙穢的心,終日所思盡是邪思惡念,所行盡是暴虐淫行,耽溺男色不能自拔。他們在地上的大罪,招來了上帝的審判。

但上帝曾答應亞伯拉罕:如果索多瑪城中有10個正義之士,也不毀滅這城。然而除了羅得一家,索多瑪這麼大一座城,連10個正義之士都沒有。哪怕是神的使者,都是索多瑪人想殘害姦淫的對象。15年前,羅得的叔叔亞伯拉罕曾拯救過索多瑪,因羅得獲救的索多瑪人不念舊恩,甚至當羅得要保護遠方客人時,他們連羅得都要侵犯,完全否認了從神而來的恩典。

神降天譴,就是這罪惡之城的報應。「索多瑪」(Sodom)這個詞,後來成為西方代表罪惡與同性戀的比喻。

遠離了神
人就失去善惡是非判斷力

不信神的人,對索多瑪的故事不以為然。很多現代人覺得自己很寬容,認為同性戀沒有錯,錯的是人的認知。但《聖經》寫得清楚,同性戀違背了神為人設立的男女婚姻制度,違背了神的律法,如果人為滿足自我慾望,不顧一切隨從情慾,在神看來就是邪惡,就是罪,而罪的結果,必然是刑罰。

索多瑪城不管怎麼樣,也不會所有人都罪大惡極,以致全部被滅吧?當人發出這樣的疑問時,其實是在為自己辯解了,他們認為自己是好人:「我不偷不搶,沒有傷害他人,靠自己的努力生活富有,盡情享受,過自己喜歡的生活,有何罪過?」

當不公不義發生時,即使離我們很遠,也都在拷問我們的良知,沒有無妄之災,神靜靜細查著每人的一思一念,一切天譴都源於人類的貪慾與自私。索多瑪的覆滅是神在彰顯現公義、彰顯律法的威嚴,也是對後世的警告:遠離神,人就失去善惡是非的判斷,人類惡貫滿盈時,旦夕間就會灰飛煙滅。

如今,人類的物質生活已達前所未有的極大豐富,及時行樂的現代人似乎在聲色享樂中找到了生存的意義,各種感官的縱慾無度都被「合法合理」地宣揚,很少人認為自己的生活方式是邪惡的、不義的。

當一個國家對神的褻瀆與迫害,早已遠遠超過了當年的索多瑪,神怎可能無視?當離經叛道被崇尚為潮流,敬虔自律的傳統生活被嘲笑譏諷,醜惡被當作美,

低俗被當作高雅,亂倫淫蕩標為時尚,城市的糜爛墮落已變態至極,這個世界距離索多瑪還有多遠?當不公不義肆虐、正義之士稀缺,尋求正義者被打壓抓捕,大多數人以事不關己的沉默縱容邪惡,人離最終的審判還有多遠?耶穌對門徒曾預言:「我實在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索多瑪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還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