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休閒旅遊

《非常木蘭》26歲探險家 深入叢林為生態發聲

自香港的Laurel Chor(左力丰)是個善於說故事的生態攝影師,26歲時,已環遊世界六十幾個國家,致力於生態保育問題,曾親自訪問珍古德。(Laurel Chor / 提供)
自香港的Laurel Chor(左力丰)是個善於說故事的生態攝影師,26歲時,已環遊世界六十幾個國家,致力於生態保育問題,曾親自訪問珍古德。(Laurel Chor / 提供)
文/汪正翔
「人類一直尋找外星智慧的存在,卻忘了我們身邊就有許多珍貴的生命。」

26歲,大部分的人可能研究所畢業不久,或已有幾年工作經歷,開始思考要不要結婚,對未來有點茫然,但來自香港的Laurel Chor(左力豐)卻截然不同。26歲時,她已環遊世界60幾個國家,假扮象牙買家,透過紀錄片揭露剛果象牙違法買賣,在香港致力鯨魚擱淺問題,在中非共和國參加大猩猩保育計畫,曾親自訪問珍古德,被任命為香港珍古德協會大使。巧合的是,珍古德也在26歲時抵達東非的坦葛尼喀(Tanganyika),展開對當地黑猩猩族群的研究。(推薦文章:黃美秀 黑熊媽媽的尋熊記)
Laurel Chor(右)親自訪問珍古德(左),被任命為香港珍古德協會大使。(Laurel Chor / 提供)Laurel Chor(右)親自訪問珍古德(左),被任命為香港珍古德協會大使。(Laurel Chor / 提供)

Laurel 也是善於說故事的生態攝影師,她報導記錄香港雨傘運動、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蘇門答臘森林濫伐問題…...,獲得2014年SOPA(亞洲出版業協會)卓越新聞攝影獎。
 

離開城市 夢想變職業

夢想成為探險家,是許多城市小孩的夢想,Laurel 也不例外。這樣的兒時憧憬,帶有幾分純真但也有些天真,「我很喜歡介紹生態自然的節目,也很迷珍古德,但實際上,我連香港的一棵樹都不認得。」如果Laurel停留在這裡,她就會像多數人一樣,沒有把小時候的感動轉換成行動。
 
一次機會,Laurel前往中非共和國參與猩猩保育活動,看著工作人員在沒有GPS定位、零標示的情況下找到動物,也發現每隻猩猩都有自己的個性。「這是我第一次覺得牠們如此像人。人類一直尋找外星智慧的存在,卻忘了我們身邊就有如此接近人的生物。」當時Laurel拍攝了一張大象群像,保育人員看著照片,說出每一隻的名字,像是談論再熟悉不過的親人;Laurel打從心裡欽佩,也發現她的照片可以作為保育資料,協助工作人員辨識動物處境,從此踏上生態探險的旅程。(推薦文:攝影師章潔 從生命的限制中找到力量)
 
(Laurel Chor / 提供)(Laurel Chor / 提供)

但並非每次的生態體驗都如此溫暖。Laurel曾為了紀錄片偽裝成象牙買家,在錄像中,她看起來若無其事,內心卻很難過。Laurel說:「我之所以被允許拍攝,是因為他們以為我是中國人,而中國人正是象牙最大的買家。」 除了生命威脅,Laurel情感上的衝擊更大。她曾如此親近大象,了解他們多麼具有人性,卻眼睜睜看著牠們被當作商品販賣,只為了毫無必要的奢侈習慣。
 
(Laurel Chor / 提供)(Laurel Chor / 提供)

感動與殘酷 震撼襲來

因為這些經驗,Laurel開始用截然不同的眼光看待從小生長的香港。她發現許多存在已久的殘忍行徑,例如:販賣象牙或魚翅,這是過去未曾注意的。Laurel說:「人們不覺得殘忍,是因為不了解。大多數香港人不知道象牙是把大象殺死之後取下,也不知道身邊就有豐富的生態資源。即使是香港,一個高度發展的城市,如果從衛星觀看,就會發現它被一片青山綠樹給包圍。」Laurel舉例,香港比中國小9,000倍,卻有全中國1/3的鳥種,大家卻視而不見。「很多人想出國去看海豚,可是你們知道香港沿海就有海豚蹤跡嗎?」
 
比起生態的無知,更嚴重的問題是,人與自然失去連結。Laurel說:「現代社會中,全球有一半人口居住在城市。大規模的城市化造成動物大量死亡,科學家甚至認為這像恐龍絕種,是另一波生物大滅絕。」她指出,相較其他國家,香港小孩很少花時間在戶外活動。不接觸自然,人們要怎麼了解自然,進而熱愛自然呢?因此每當看到小朋友參與環保活動,在海灘上撿拾垃圾或是發現小生物,Laurel就覺得充滿希望。
(推薦文:承租九孔池 復育珊瑚海花園)
Laurel 報導記錄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蘇門答臘森林濫伐問題…,獲得2014年SOPA卓越新聞攝影獎。(Laurel Chor / 提供)Laurel 報導記錄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蘇門答臘森林濫伐問題…,獲得2014年SOPA卓越新聞攝影獎。(Laurel Chor / 提供)

親近生態 不必遠求

除了保育挑戰,Laurel在旅途中也面對各種性別質疑,像是:女性能勝任探險工作嗎?嫁不出去怎麼辦?「有次去中非共和國,當地一位男性開玩笑要娶所有女生。身處異地,周圍以男性居多,你可以想像那玩笑多令人不適甚至恐懼。」但越困難,Laurel越想努力克服,她選擇有自信地面對。「最難但也最重要的是,為自己說話,清楚地表達立場。」
 
許多人羨慕Laurel能成為一位探險家。她說自己很幸運,有家裡的支持,能比較經濟無虞地行走世界各地。但她也強調,旅行的花費可以降低,不住豪華飯店、吃昂貴餐點,非必要的需求降低,夢想就有可能實現。更重要的是,雖然探險與遊歷需要錢,但不一定要走訪遙遠的異國,在我們生活周遭,就有許多珍貴生態值得探索,想要愛地球,就從走出家門開始。
 
如果你覺得這也是一句老生常談,何不現在就關掉電腦,出門看看藍天綠樹、月色星空,打開感官,感受不同生命的語言與頻率,也許有一天,你也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一位探險家,用行動愛護這個世界。(推薦你:范欽慧 聽見寂靜的力量)

(本文出自非常木蘭──《26歲探險家 深入叢林為生態發聲》,大紀元經授權轉載。)

關於非常木蘭: 


非常木蘭是支持女人圓夢的社會企業,扮演Empower角色, 串聯集結「現代新女力」, 鼓勵女性勇於創新、參與社會,展現影響力,帶來好的改變,同時實現自我、活出態度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