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教育 遊學留學

非典型學習路 黃業棠跳踢踏舞進哈佛

黃業棠與母親參加史丹佛大學新生歡迎會。(陳香蘭提供)
黃業棠與母親參加史丹佛大學新生歡迎會。(陳香蘭提供)

文/記者鄧玫玲
被哈佛大學與史丹佛大學提前錄取的台灣明道中學國際部高三學生黃業棠,傑出的表現讓台灣民眾讚賞不已,很多人以為這是個非常有天分的孩子,他的父母一定從小給予他優質的學習環境,採用比較特殊的方式教育他?黃業棠的母親陳香蘭在大屯扶輪社做了一場精采的分享演說,把她教育孩子的過程完整地述說出來,讓所有關心孩子教育的家長們大為佩服。

陳香蘭說,黃業棠小時候並不聰明絕頂,而且是個動作很慢的小孩,做什麼事都慢吞吞的,好幾次讓她氣到把玩具從樓上丟下去。

專屬兒童遊戲書房 度過學齡前時光

黃業棠2歲的時候家中特別為他布置了一個專屬的兒童遊戲書房,裡面有一整面牆的書櫃擺滿了兒童書與各式益智遊戲的器具,陳香蘭說業棠是她第一個孩子,她對於學習如何做一個母親充滿期待,因此她總是陪著業棠在書房裡待一整天,一起聽古典音樂,一起下棋、玩益智遊戲或者給孩子講故事,就這樣溫馨地度過業棠的學齡前時光。

所以黃業棠並不是從小就生活在一個有外語學習環境的家庭,陳香蘭不會說英語,但還是希望給孩子學習機會,她當時請了一個外語老師來家裡陪黃業棠唱歌、溜滑梯,也就是陪孩子玩,但不要求有任何進度,她要讓孩子過一個快樂單純的童年。

黃業棠上的第一個幼兒園就在住家的對面,母親每天可以在家裡的陽台上看到自己孩子,但是才上不到幾天的課,他就吵著不想上學,卻無法說出原因。陳香蘭說,有一天她在陽台上看到自己的孩子在教室外面吃午餐,她覺得很奇怪,幼兒園的老師說是因為業棠吃飯太慢,影響了全班的活動進程,因此,才把孩子留在外頭吃飯。

於是黃業棠的第一個幼兒園讀不到幾天就放棄了,第二個幼兒園雖是全美語學校,完全是外語老師在陪著孩子吃飯、上課、玩遊戲,沒有任何教學進度也沒有考試,但是業棠還是不能適應,每天只上半天課就回家了。

收集小學國語考卷 選擇超另類學校

到了該上小學的時刻,陳香蘭透過朋友收集了很多小學的國語月考考卷,她發現千篇一律都是考注音、國字,只有一個小學的考卷讓她很吃驚,那就是東大附小,「國語考卷超另類」。陳香蘭開心地說,從一個故事開始考起,最特別的是要回答問題,即使不會寫國字的小一生也要用注音回答,那就是要孩子去獨立思考,沒有標準答案。

陳香蘭認為,這樣的教學方式不一定適合每個孩子,但她希望黃業棠能試試看。雖然黃業棠是很靦腆的孩子,在東大附小裡卻被要求參與每個演說活動,說故事、演講、相聲比賽等等,業棠不是天生的表演者,也沒有請專門的老師去指導他,但慢慢地磨練,到了小學三年級,他就能代表學校參加比賽。

踢踏舞 啟動了速度感和專注力

談到黃業棠的才藝學習,當然必須從踢踏舞說起,那是在一個萬聖節的變裝比賽,一個變裝成男爵的女生跳踢踏舞的時候,業棠目不轉睛地看著,並要求母親讓他學踢踏舞。陳香蘭感受得到,從那一天起,踢踏舞啟動了業棠的速度感和專注力,本來是全班跑步最後一名的孩子,小三時卻擔任班上接力賽的最後一棒。

黃業棠在惠明盲校當志工,蒙著眼演奏爵士鼓感受盲人的辛苦。黃業棠在惠明盲校當志工,蒙著眼演奏爵士鼓感受盲人的辛苦。(陳香蘭提供)

除了踢踏舞還有爵士鼓,陳香蘭說,有一次中秋節社區辦表演活動,一個大哥哥的爵士鼓演奏引起業棠的高度興趣,那時才小學三年級,業棠已學習了大提琴、鋼琴、書法,每天學習的課程滿檔,實在擠不出時間再去學其他才藝。但是看到業棠學習的熱情,母親不忍心拒絕又帶著他去學爵士鼓,陳香蘭驚訝地發現,爵士鼓的演奏開發了孩子的節奏感與協調性,因為要雙腳雙手配合,還要用眼睛看譜,耳朵聽節奏,左右腦的同時啟動的訓練,讓業棠在跳踢踏舞時協調性特別好。

舉辦慈善音樂會 為盲生募集資金

黃業棠是個充滿愛心的孩子,小六時從電台廣播中得知台中惠明盲校的盲生需要盲用電腦,他就要求母親把他自己存款中的10萬元捐給惠明盲校。陳香蘭了解孩子的這份心意後,不但答應捐款,更舉辦了一場慈善音樂會,為弱勢孩童募集到50萬元。

黃業棠在惠明盲校當志工,教導盲生跳踢踏舞。黃業棠在惠明盲校當志工,教導盲生跳踢踏舞。(陳香蘭提供)

事後,黃業棠在參觀惠明盲校時發現,校內的盲生很多人都會打爵士鼓,音樂的節奏感特別好,他想要為盲生再做點事,因此,要求校長讓他指導盲生跳舞,在他升國中的那個暑假,每個星期六都去惠明盲校教孩子跳舞,在第二年舉辦的慈善募款音樂會中,就出現了一個特別的節目,黃業棠與惠明的盲生們合跳的踢踏舞,讓觀眾非常感動。

用愉悅的心情 全力閱讀原文書

上了國中,黃業棠就進入外語學習的全盛時期,陳香蘭說,就讀明道中學國際部的他,其實英文的聽、說、讀還行,可是要他寫作、背單字還是沒辦法,因為他整個小學6年時光全部被各種才藝學習填滿了,要繼續讀國中就必須把英文的能力再補強。母親特別請了一位教英文的老師,來家裡陪業棠閱讀英文原文書,而且每天不斷閱讀的效果,很快就呈現出來,陳香蘭強調說,這樣的學習方式是業棠用愉悅的心情,選擇自己適合的節奏,按部就班地學習,才能很快跟上其他同學的進度,也才能在學校開學後第一次月考,就讓業棠考出全班第一名的成績。

談起兒子的寫作能力,陳香蘭有點擔心地表示,業棠在小時候的寫作永遠都是流水帳,沒想到在大量閱讀原文書之後,有了奇蹟似的改變,國二時業棠參加柏克萊大學舉辦的論文寫作暑期班,成績出奇地好,不但獲得柏克萊大學教授讚許的評語,更是柏克萊暑期營舉辦以來,第一個拿到論文寫作A+的亞洲學生。

17歲的黃業棠,獲得梁實秋文學獎中譯英評審獎,成為歷年最年輕的得獎者。17歲的黃業棠,獲得梁實秋文學獎中譯英評審獎,成為歷年最年輕的得獎者。(陳香蘭提供)

高一時,黃業棠計劃去哈佛大學阿拉伯語系修學分,在經過重重關卡後,最後校方需要黃業棠的托福考試成績,從不知托福在考什麼內容的他匆匆上陣,竟考了110分的好成績,讓陳香蘭覺得不可思議,然而去哈佛學習外語的計畫,卻在全球美簽大當機後被延遲了。那個暑假只好改變計畫到文化部實習,這段經歷讓他更深入了解自己國家的根源,對自己民族的文化有了深刻的情感。那時黃業棠又面對阿公中風的打擊,讓他覺得很後悔,這麼長的時間都在忙自己的學習,沒好好陪伴老人家,「於是他決定不再出國了,要留在國內好好了解台灣文化。」陳香蘭感慨地說。

因文化特色 被史丹佛、哈佛提早錄取

當然,一直以來的努力方向不可能說變就變,在師長的勸說下,黃業棠決定在獲得國際知名大學的學位後,再回國奉獻。然而,他不再去讀原文書了,開始讀起自己國家的文學作品與古典文學,準備將來有機會要研究漢學,在申請史丹佛大學入學時,更以西班牙文寫了一部武俠小說,讓他被史丹佛大學錄取。

黃業棠與母親參加哈佛大學新生歡迎會。黃業棠與母親參加哈佛大學新生歡迎會。(陳香蘭提供)

陳香蘭最後又提到,哈佛大學是個特別重視成績的學校,沒想到也提早錄取了黃業棠,因為他寄去了自己書寫的7幅書法作品與跳踢踏舞的影片,影片中把踢踏舞表演與多國文化結合的創意,讓哈佛大學的教授們感到驚豔。

因此,陳香蘭鼓勵在場的母親們,一定要從小培養孩子的閱讀能力,更要用心陪伴孩子成長,陪他度過所有的挫折,分享他的喜怒哀樂,千萬不要把孩子全部交給學校或安親班,多留一點時間讓孩子有思考想像的空間,讓孩子學習自己有興趣的事,她相信這樣成長起來的孩子一定會有所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