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兩性話題

一個女大學生第三者的自白

建立在傷害他人的基礎上的愛情種下的惡因會陰差陽錯地結出惡果(圖片來源: Pixabay)
建立在傷害他人的基礎上的愛情種下的惡因會陰差陽錯地結出惡果(圖片來源: Pixabay)

⊙五雲玉雨
第一段感情是在懵懵懂懂的20歲時。那時我對自己非常自卑,覺得自己長得醜,氣質也不好,看着班上很多女孩子有人喜歡,我的心裏也暗暗嚮往之。但沒人喜歡我,我也暗自喜歡過別人,都無疾而終,被人嫌棄,內心充滿了很多幻想。

大三時,我收到了一封情書,裡面讚歎了我的美麗和好,暗戀了我很久了。信的落款是我崇拜的一位數學教授。他溫文儒雅,學識淵博,妻子也是一位很優秀的女性。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怎麼可能呢?他怎麼會愛上我這樣一位平凡的學生呢?其實,我的心思已經沉浸在無數的愛情幻想裡了,全然已經忘記了其他。

接着,我又收到了他送來的更多情書,我戀愛了!飛蛾撲火一般,我們很快就偷偷地同居了。同居的那段時間,我感覺又甜蜜又痛苦!對他的思念和愛意讓我感覺到很甜蜜,他對我很好,生活上照顧我細心入微,百般體貼。我生病了,他就在床前衣不解帶地照顧,想吃什麼都送到床前來,連晚上上廁所都抱着送到廁所邊。我永遠都忘記不了一頭扎到他懷裡的溫暖和安全感,他對我的種種好,讓我在之後的10多年的生命裡,都在不停地思念着,走不出來。隨着相愛的深入,我陷入了瘋狂的痛苦中。一邊是,不可能跟他相守的絕望,一邊是,對他近乎變態的思念。

在感情裡的第三者都有過這樣的體會,那就是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就像擺放在櫥窗裡,得不到的那件商品一樣,始終都覺得他那麼的完美,把優點放大,更不容易看到他的缺點。

因為不能經常在一起,所以,更加倍地思念。這些,其實都是一種錯位的感覺,而不是真正的愛。

往往當我們真正的擁有了那個人後,才會發現也許他不過是一個平凡的中年大叔,或者是一個無能的小老頭,跟其他人一樣,滿身缺點。而這些缺點都被錯位的感覺掩蓋了。但當時的我只知道,非常想跟他在一起。

而每次問到他未來,他總是沉默。我沒有細心去體會這沉默背後代表的懦弱和真實,反而決定自己來行動。在實施了兩次割腕自殺後,他終於打破沉默,讓我等他3年,他一定離婚娶我。

無意中,我的家人發現了這件事情,緊急交涉後,家人發現我執迷不悟!於是前去找到他,讓他不要再騷擾我,否則會告發他。他是怎樣回復的,我不知道,但我全心全意奮鬥在拯救愛情的一線,在家人圍追堵截下,我再次用生命賭注,希望家人同意,結果這次我陷入了重度的昏迷。

直到我完全康復後,朋友告訴我,我昏迷後,他只來過一次病房,之後再沒有出現,最後來給他道歉、安置後事的居然是他的妻子。

半個月後,我才暈乎乎地從昏迷中醒過來。死裡逃生的我,突然一下子明白了,對這份曾經覺得生死都不能放棄的愛情,放下了。我總結出一點:從今以後,我一定要加倍愛惜自己的生命,不會再為任何人去放棄生命。

大學畢業離開那座城市,當我坐上離開的火車,突然發現他居然在車廂外站台上的柱子邊,靜靜的站着,穿着那件灰色的風衣,有風颳起衣角。那個懷抱曾經是我最溫暖的依賴,在那一刻,我把頭扭到另一邊,任由眼淚直流,直到車子開動都沒有回頭。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打聽到車次的,但那以後,我們再沒有相見過了。為什麼他沒有到病房去探望我?他又為什麼要來送我?他對我的愛是真的還是假的?這些問題,我再也沒有辦法得到答案了。

暴力、孩子、財產

我遠走他方,正常工作。看上去能說能笑、活蹦亂跳、開朗大方,但實際上,內心滿目瘡痍,常常在半夜哭醒。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因為留念那種被愛的感覺,還是思念他,就是感覺到非常鬱悶、痛苦!這種苦壓抑在內心無人傾訴,導致了惡性循環,越來越壓抑。

最後,幾乎不能正常地睡覺吃飯,長期都靠安眠藥睡覺,也不能看到和回憶到與過去有關的東西。只要看到某個相似的場景、聽到某首歌曲,我會不由自主地默默流淚。他寫給我的情書,厚厚的一沓,只要思念他,想起過去,我就拿出來燒掉一些,以斷絕自己的思念。就這樣,慢慢地都燒完了。

也接觸了很多年輕的優秀青年,並與其中一位展開了戀愛。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隔着一層什麼,我內心的很多感受都不能對他說。和那位男青年在一起,我常常會無故地流淚,離開。那位男青年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無從安慰。

我感覺到自己的心無法對他打開。這種心理上的陰影,始終都讓我放不下,這種隱隱的痛苦在內心折磨着,最後影響了這段感情,導致分手了。

分手後,我認識了一位離異的男士,帶着一個孩子。無論從條件,還是性格各方面,他都不適合我。但是我卻固執地選擇了與他在一起。很簡單,因為和他一起,我沒有那種心理上的陰影,他抱着我的感覺,時常可以讓我想起過去的溫暖。就為了這一絲的溫暖,我決定選擇他,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對曾經那段感情的思念,對過去那個人的思念影響了我的決定。

也有可能在潛意識裡,我覺得自己也是「有過一段」的人,所以,和離過婚的他是平等的。感情不是隨便可以經歷的。因為這些經歷會刻進潛意識裡,形成我們的性格和行為模式,從而影響人生。

他的前妻經常來找他,兩個人經常在我們住的房子打成一團。我一直以為他的前妻是一位很暴躁的女性,後來我才體會出她的心情。實際上,當時他們才剛剛離婚,推算起來,我和他交往的時候,他們分居了一年多,還沒有真正辦理離婚,所以為了孩子,她特別希望能夠複合。但是看到我和他在一起了,複合沒有希望了,因此才那麼暴躁。

我常常想,如果沒有我當時的參與,他們也許會因為孩子而複合。

但既然決定了和他在一起,我就決定好好去愛他,真心付出,經營好我的家。還沒有結婚,我辭掉了自己的事業,和他一起創業。

他被別人欠了上百萬的貨款,為了要回錢,爭執中我被刺破了內臟,半夜送進醫院搶救了幾個小時,差點把命都搭進去了。在去醫院的車上,一位年紀很大的陪護人員,拉着我的手,語帶心疼地說:孩子,你將來肯定會後悔的。我雖因流血接近昏迷,但這句話清晰在耳,記憶猶深。最後,貨款要回來了一部分,當時他很感激感動,我的身體也因此落下隱疾,直到現在,受傷位置仍時常隱痛!

儘管家人百般勸阻,父母堅決不同意,我還是執意和他結婚了。在結婚前一天晚上,繁星點點,我望着滿天的星星,哭了!這不是幸福的眼淚,或者說,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眼淚為何而流、為誰而流。此時我已經麻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愛誰、不愛誰,或者還愛着誰。

要回來幾十萬,我主張將這點錢買了一塊小地,正巧那一大片被徵用了,我們很賺了一筆,積累了一大桶原始資金。之後辦了公司,我陪着他一點一滴地付出,最後,苦盡甘來,我們的財富也有了千萬。

我對他的女兒還算不錯。但是有時候真心未必能換來真心的。孩子受到很多外在的影響,不喜歡我。這導致了家庭的很多矛盾。儘管在結婚前,我以為自己可以做一個好後媽,真正到了面對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好。我的笨拙和後知後覺,讓自己在孩子面前表現得像個小丑。

在原生家庭裡,不管媽媽做得多麼不好,爸爸和媽媽之間的矛盾多麼不可調和,矛盾都可以隨着孩子的維繫而慢慢轉好。但是我卻不可能。一旦鬧矛盾,他就帶着孩子躲到了一邊,生怕我委屈了孩子,我成了被孤立的那一個,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在這樣的矛盾中,消磨殆盡了!

幾番矛盾爭吵後,揮向他前妻的拳頭,終於揮到了我的身上。而這個時候,我們才結婚兩年多。我對婚姻抱着的美好幻想,都破滅了。

我們總是幻想自己的愛情很偉大,可以付出很多去改變那個人,可以去戰勝一切阻礙,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而實際上走進現實了,等你擁有了,你會發現,你和前面那位做得差不多,甚至還不如。

最後,在眾多不可能調和的矛盾中,我們的婚姻走向了解體,我很不想離婚,不能接受自己苦心經營的婚姻就此失敗了,非常痛苦!但他執意要離婚,沒有辦法,我決定分割財產。

他聽我說要分割財產,在法院門口,將我打得全身是傷,腦震蕩。我沒有還手,也沒有反抗,再疼也無所謂了。反而,是旁邊一位身強體壯的男士出手拉住了他: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恩怨,你都不能這樣打她,她會被你打死的。

就在他那一拳又一拳地,抓着我撞向牆壁的時候,我清醒了。錢是重要,但如果沒有愛,要錢幹什麼呢?我向法院申請離婚,並放棄財產。凈身出戶的我,只帶走了一身衣服。而他第一次離婚的時候,還分給前妻一筆錢財,雖然我不在乎錢財,但是這點區別讓我看清了,實際上我在這個家裡,只扮演了一個過客。

最後的期望成空,只剩悲哀

等慢慢從痛苦的坑裡爬出來,我已經近30歲了。想追求愛情,我也沒有精力了,跑不動了。

我去了一個陌生的城市找了份工作。在一次公司年會中,認識了他。當時在我眼裡,他只是一個滿身銅臭的商人,根本沒放在眼裡,我也不喜歡他。而他後來描述說: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就愛上了我。

他絞盡腦汁認識了我,成為了朋友。我不理他,明確地告訴了他,我已經對婚姻絕望了,暫時沒有戀愛結婚的打算。

我們就成了一個不咸不淡的普通朋友。儘管他對我很好,假期我去哪裡玩,他必定招呼朋友跟隨。我想吃什麼,他就帶着大家一起去吃;我想買什麼,他一定無意中買給我。後來,我見他投入太多,直接告訴他:我不會當第三者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一年以後,我無意中得知他在辦理離婚,準備凈身出戶。我心裏還是有些感動!何況他一直都沒有告訴我。後面的劇情就有些狗血了,他愛人聽說他有一位很愛的紅顏知己,輾轉打聽到我的聯繫方式,24小時轟炸。無論我怎麼解釋,她就不相信。

想想也是,都面臨著婚姻破滅了,她又怎麼會相信我根本沒有跟他在一起呢?

幾個月穢言穢語的轟炸,我從剛開始耐心地解釋,變成了生氣!惱火!於是,我連賭氣帶示威地和他在一起同居了。我對這段感情是不看好的。我猜他不會為了我離婚的,現在同居了更加不會了。

果然,同居以後,慢慢地,他就沒有怎麼提離婚的事情了。但是我也熬得很辛苦!儘管我不愛他,也不期望他離婚,但是我不能就這麼拖着將就過日子,我也需要一個屬於自己的溫暖家庭。可他也不同意分手,只是默默地說,將來一定會離婚。還說你可以去找別人,如果最後我離婚了,你也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我們就在一起。

我覺得這個理論很無恥。因為只要我去找別人,他還是從中干涉。就這樣,一次次地糾纏、吵架、和好,我也非常痛苦!最後我絕望了。他肯定不會離婚的,為此我們經常吵架、鬧矛盾。因為我從一開始就不愛他,所以走到這一步時,耐心、好感全部都被消耗乾淨了。

最後我決定離開,他再沒有理由繼續挽留我了。我把他給我租的房子退掉了,回到了老家過過年。但沒有想到,過年過後,他哭着聯繫我,說他的妻子背叛了他,那位第三者找到他了,讓他最後下定決定離婚。

我挺意外,本以為他的妻子一直在挽救他們的婚姻。如果她能再等等,那麼這段婚姻就被挽救了。我也離開解脫了,多好。

他離婚了,當他把離婚證拿給我看的時候,我已經35歲了。

可能很多感情中的第三者都有過這樣的想法:等我和他在一起,我一定要對他很好,比他的前妻好很多倍;我一定要做個賢惠的好女人;我一定要給他生個兒子,這樣地位就穩固了等等。而實際上這些都不是婚姻幸福的關鍵,關鍵是:你有沒有站對位置,如果從剛開始就站錯了,那麼到後來,無論你怎麼做,別人看你都是有問題的。因為位置站錯了。

沒有哪一個家庭的家屬能夠接受第三者戰勝原配的,無論這個原配是多麼的不靠譜、多麼的不好,哪怕是出軌了,大部分家屬們也不太能接受第三者。所以就是說,從剛開始,第三者的位置就站錯了,那麼無論她日後做得怎麼樣,都很難獲得認可。

我和他結婚了,他的家人都不喜歡我,因此我沒有和他的家人來往。過年過節,都是他一個人去應酬家人,而我則躲到一邊。後來我生了一個兒子,他以前只有一個女兒。所以我想他會珍惜我們的孩子。

生了兒子,我忙於照顧孩子,和他之間慢慢疏遠了。加上過年過節,我們也是分開的。這樣生活了兩年多,他就開始經常不回來了。住在他給女兒買的大房子裡,因為那邊有很多老親戚,老朋友,經常一起吃飯、玩,漸漸地他愛上了玩麻將和買彩票。他曾經那麼愛我,付出那麼多,從原始的家庭裡逃脫出來,現在,他卻主動「回歸了」。

他每個月回來看兒子幾天,給些生活費,走了。這個家,又變成了冰冷冷的。拿着紅紅的結婚證,從法律上來說,我和他是夫妻,但是從目前的狀態來看,我其實還是他生活中的「第三者」。

為了孩子,我跟他交流,希望他多陪伴兒子,他很誠懇地說:現在女兒已經有了孩子,有外孫了,年紀大了希望多享受點天倫之樂,等到兒子長大成人,我都已經很老了。以後會考慮到兒子的感受,盡量照顧。

也許當初他本來沒有打算離婚,本打算回歸家庭,但是他前妻的行為傷害了他,導致他選擇了和我在一起。所以現在他也非常無奈!

我和他之間有一道深深的鴻溝。這是年齡和現實造成的,他的齒輪已經鈍化了,也懶得跟我磨合了。也許我曾經是他的精神戀人,他可以為了我赴湯蹈火,但是當這位精神戀人走到現實裡,為他生兒育女以後,就變成了到手的白玫瑰,成了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

而我始終都沒有得到我想要的完整家庭。這對已經近40歲的我來說,是多麼的悲哀!

穿過19年的歲月,一切成空

為了兒子,我不可能再跟他鬧了,也不能離婚。所以我開始了一個人帶孩子生活,就像一位單親媽媽一樣,物質上還算充裕。看到可愛的兒子,我一定要振作起來,把孩子養好。

回顧我這近20年的情感之路,我一直在反思自己錯在哪裡?才導致了今天的殘局。後來我接觸了佛法,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道理叫做因果。因果是這個世界真實不虛的定律。雖然有時候暫時看不出來,但是長久來看,造下了的惡因,一定會有惡果。

回顧我這一生的情感經歷,不正是因果的顯現嗎?無論我是不是故意的,我都做了第三者,無論用多少借口、多麼偉大的愛情來掩蓋,都不能改變破壞他人家庭的事實。這是錯誤的。惡因結惡果,再深的感情也阻擋不了惡果的到來,它讓我品嘗了一次又一次的痛苦結局。

如果從一開我始就知道因果的原理,從而去遵守,那麼第一次,我就會選擇遠離,而不是去相信沉迷;第二次,我也會遵循因果而遠離;第三次,我更會離得遠遠的,如果我當時離開那個城市,他找不到我,就一定不會離婚了,我也不會捲入漩渦。

所以即便他離婚了,我們結婚了,我生了兒子,也阻擋不了惡因最終發芽,結出惡果,陰差陽錯的種種原因造成了現在的局面,我嘗下了這杯自己釀下的苦酒!

很多人在情感的漩渦裡,糾結那份本來就不屬於自己,得不到的情感,希望心中的他(她)早日離婚,抱着「我是真愛,真愛一定會幸福」的想法,堅定地相信未來會幸福。

其實那不是在追求幸福,也不是奔向幸福的未來,而是在種下惡因,加速奔向痛苦的結局。只不過,很多人還沒有到那一步,還沒有和那個人結婚,還沒有走到最後的結局,最初那焰火一樣的美麗外表掩蓋了醜陋的事實,所以還以為自己在追求幸福,無法體會罷了。

為什麼我對這一點體會這麼深呢?因為最初,我也是「真愛」「轟轟烈烈」「死去活來」,曾經真的是愛過、付出過,但當歲月流逝,穿過10幾20年的時光,感情都灰飛煙滅了。

真愛都敗給了殘酷的現實,現在看來,真愛是敗給了因果。就算當時真愛再偉大,愛得再深,但這份愛情是建立在傷害他人的基礎上,種下的惡因,會陰差陽錯地以我們想不到的方式結出惡果,由自己吞下。

現在想來,還是有些後悔的。已經這樣了,還能怎麼辦呢?我心裏懷着感嘆!人生沒有如果,也不能重來,現在只能接受現實,無處可逃。

──轉自《阿波羅網》

責任編輯:李世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