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看海吹風

文/陳彥彤
站在海邊,專心聽飛鳥的聲音,風的聲音,海浪的聲音,海洋真大,天空真大,風聲,海音,浪濤,澎湃來去,有寂寞的滋味,有離人過客的愁緒,有點無聊,孤獨但是瀟灑。

花蓮港外是浩瀚無垠的太平洋,一艘艘漁船出港,近海漁船和大型遠洋漁船。風大時,海水洶湧的拍打防波堤,濺起來的浪高過港邊的燈塔。碧海藍天,清新涼爽的空氣,走在花蓮海邊,看著太平洋,像在航行於海上的郵輪甲板上看海,強烈的海風吹來,感覺如船身遙擺,好似船已經出航,乘風而行。海面輕風悠悠,生出漣漪,白色的波浪,飄移,迴旋,流轉,感覺自己在海上,多麼奇妙!深深讚嘆這壯觀的浪花,花蓮古稱迴瀾,多麽傳神。

高雄西子灣海邊,那是一片光輝美麗的海岸。海天一色,海水黃澄碧藍,天然礁石巧奪天工,晚霞映照,入夜漁船燈火點點,海面閃耀如繁星。喜歡坐在打狗英國領事館前,看黃昏的夕陽,落日餘暉,海風吹來,多麼浪漫!西子灣可遠眺高雄港,對面是旗津,有渡船,真是好美的海岸。

夜晚的海洋闇黑。記得多年以前,從嘉義布袋港,搭船到澎湖。剛開始船外雲霧飄渺,風平浪靜,船行加速後,天氣晴朗,海上陽光耀眼,船兒破浪前進,站在甲板,海風強力打在臉上,有點刺痛,海水的味道鹹鹹的苦苦的,船隻疾行畫破海面,激起濤濤白浪,船身隨浪起伏跳動,感覺很刺激。去程是白天,回程船隻航行在戚黑的海上,伸手不見五指,無月無星,看不見遠方,濃濃的霧氣,冰冷的海風,四周靜悄悄,只有浪聲、風聲和船行進的馬達聲,夜晚的海上有種讓人不安的寂靜。看見遠處燈塔閃爍光芒,照亮深黑的海面,心裡充滿喜悅和安全感。燈塔真的是大海的領航者,守護海上船隻,指引方向,是夜航船隻的明燈和希望,安定航行者的情緒,不會迷失航向。

喜歡看海,喜歡海上吹來的風,近觀也好,遠眺也好,走在沙灘上,濱海公路旁,站在觀海橋上,在船的甲板上,看著廣闊海洋,吹著有海的味道的風,心就平靜。曾經踏在加洲海岸,曾經走在日本橫濱港海濱,曾經坐在佛羅里達的黃金海灘,曾經站在澳洲南岸吹著南極飄來的風。淡水碼頭,三貂角或是台中港邊,基隆港,鵝鑾鼻,北海岸或是綠島海景,太平洋;台灣海峽,輕津海峽.......我記得每次和海的邂逅。

為什麼愛看海?為什麼喜歡海風吹彿的感覺?為什麼喜歡船?從孩提時候,就憧憬航行海上的自由自在。人在海上的情緒和在陸地不一樣,我想。航行海上時,看到的海,就不是岸邊看到的海,而是更大更寬更深的海,海洋是多變的,是詭譎的,是蒼涼的,是神秘的。我嚮往那飄泊的風采,想看看廣闊的世界,想看看變化莫測的世界。

而我終究沒有真正出航,心中的小帆船還在,看海的時候,海風吹起的時候,小帆船也揚起風帆,離開碼頭,開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