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居家生活

【王健專覽】台灣工設五十年物語(二)

美感、創意、靈感,熱情通通不需要錢,只要有志創造不妨快一步踏入這個世界。(Fotolia)
美感、創意、靈感,熱情通通不需要錢,只要有志創造不妨快一步踏入這個世界。(Fotolia)

文/王健(中華民國室內設計協會創會理事長、中華民國工業設計協會第十屆理事長)
1970年7月在日本大阪千里崗舉辦的世界萬國博覽會裡,中華民國第一次以「中華民國館」的名義參展,外觀由當時頗具盛名的建築師貝聿銘設計,會館外之雕塑則由名雕刻家楊英風設計,其造型為一對鳳凰,以抽象之造型表現充分反應了當時台灣追求現代化之精神,一進門可見由穿著旗袍之招待人員對來者親切地招呼。

中華民國館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以國名參展,內容涵蓋當時台灣最精華之工業產品,計有腳踏車、收音機音響、計算機、紡織品、美濃傘、聖誕燈、慢跑靴、家具、鶯歌陶瓷、蝴蝶蘭等,幾乎包括了台灣盛產之物產。當時正值國家第二期之經濟建設又逢行政院長蔣經國大力推動十大建設,無論外銷或內需使國家經濟大步向前,外匯存底不斷上升,甚至名列前茅,造就了所謂「台灣錢淹腳目」之現象。

景氣一片大好,然而也遭逢來自世界各國之撻伐,乃由於我國的產品頗多牽涉到仿冒問題,由於件數眾多,我國不得不面對此項尷尬問題,只好由經濟部下令組成一組織謂「中華民國反仿冒委員會」,由當時產業界名人徐風和當任主委,結合中華民國工業設計協會及經貿方面之人才為現存之仿冒品做極大之反擊,例如以壓路機輾毀數千仿冒之錄影帶,並動員全國之宣傳機器以反本國人再有仿冒之舉。

最有名的案例乃台灣賣到巴拉圭的相機,被日本相機工會組團到台灣抗議,我國的仿冒行為,他們指責我國賣出去的相機鏡頭和機身皆仿冒日本的產品,我國的人員卻認為台灣的相機和日本的產品剛好相反,鏡頭與機身完全互調何來仿冒之理!然而日本相機團體認為必須要提告,他們認為這是一種精神仿冒,謂之「形象抄襲「依然有罪,結果日本團最後放棄告訴,原來台灣沒有「照相機公會」,只有「零件公會」。

另外還有一件鬧到國際沸沸揚揚的事件,乃「鐵頭經濟部長」趙耀東,遇見一位遠自法國來台抗議的人士,他手上拿了兩瓶香水,一瓶為法國原裝,另一瓶為台灣之仿冒品,那位法國先生為提示兩種產品之異同,從口袋取出時,差一點拿錯,可見台灣之模仿力令法國之專家亦無可奈何。

台灣幾十年來從模仿進入生產的世界,在世界的經濟舞台上暫時占有一席之地,然而世事無常,中國大陸的崛起,有樣學樣,也從事模仿抄襲,使一陣子MADE IN TAIWAN或MADE IN CHINA二者搞混不清,迫使台灣不得不改弦更張,脫離模仿的軌跡,自找新路。

台灣的優勢是自由、民主,而且創意靈活,若我們從事工業設計的事業,正如豐口協教授所言,美感、創意、靈感,熱情通通不需要錢,只要有志創造不妨快一步踏入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