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王健專覽】我的足球夢(一)

勤練足球的技術,雙腳都可以射門,於是我立志要學會「左右開弓」的技術。(Fotolia)
勤練足球的技術,雙腳都可以射門,於是我立志要學會「左右開弓」的技術。(Fotolia)

文/(中華民國室內設計協會創會理事長、中華民國工業設計協會第十屆理事長)
民國40年的春天,鳳山鎮大東國民小學要組足球隊,國小有一足球教練彭敏遠,他既懂足球也熟悉棒球,對著我們國小五年級的同學說明運動中最迷人的球有兩種,一為足球,二為棒球。每當鳳山派出來的球隊有良好的表現,大家成群結隊去隔鄰的運動場去捧場。

彭教練常常說故事,說到亞洲有一足球球王叫李惠堂,他們兄弟都是足球員,李惠堂是兄長,擅長射門和帶球跑步。據聞他過人之時,把球挾在肚子上急速地閃開對手並射門,射門他也有一絕招,即射門的同時會趴倒在地上,讓守門者摸不清其球的方向,而往往得分,他在當時上海的球隊中非常突出,大眾紛紛稱其為「球王」。他的弟弟也不惶多讓,據聞也是很出色的守門員,有人稱其為「李鐵門」,其撲球救球的技術超人一等。

有一天「李鐵門」向其哥哥挑戰,看誰的球技厲害,於是展開了一場兄弟之間,射門與守門之爭。經過一番纏鬥,李惠堂強勁的抽射正涉入弟弟的懷抱中,眼看球是守住了,不料由於球速太強,造成了李鐵門抱球的同時一陣暈眩而當場昏倒,而球卻緩緩的從李鐵門懷裡滾進球門的白線,使當時在場的觀眾大吃一驚,兩強之對戰竟是哥哥勝了弟弟。

1952年,民國41年夏天我考上了高雄中學初中部,當時記得初中部沒有足球校隊,只有高中部才有。為勤練足球的技術,記得彭教練曾說過李惠堂雙腳都可以射門,也就是「左右開弓」使對手幾乎無法認清球飛來的方向,於是我立志要學會「左右開弓」的技術。高雄中學有一大操場,此操場容納了田徑場、足球場、棒球場、四個籃球場及溜冰場,場面非常壯觀,我又發現在升旗台後方第一棟大樓之左側沒有窗戶,很適合練球,我對著該牆壁,只要有空便來練射門。

記得當時的足球不若現代之耐龍製,而其構造有如腳踏車有外胎與內胎,內胎是純橡膠製有一吹嘴,外胎有皮線穿洞,從體育室借球出來要先用打氣機把內胎灌飽,封吹嘴後塞進皮球內,再把外胎像穿皮靴一樣把其綁緊。幾乎每次借球要做同樣之動作。當時的足球比現行FIFA所規定的重又大,要學射門頗不簡單。

射門有三法,第一謂之抽射踢出去的球是直而強勁有力,第二法香蕉球正如同棒球球走弧線,使球門以為球出界卻彎進球門,此法為英格蘭足球明星貝克漢的絕招,也因此而出名,第三法腳背斜射這一招頗複雜,尤其對著對方防衛之時,冷不防用腳背斜射往往會建奇功。

在初中三年,幾乎每天練球,結果發現在高中部的球隊裡會射三種球且能左右腳開弓的人並不多見,果然有一天體育組長潘明揚老師來找我,雖然我是初三希望我能參加高中部代表隊,從此我和足球已分不開身。(下週五待續)◇

王健專覽
王健老師以術科第一名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又負笈日本東京造形大學深造。 (1) 全國麥克筆第一名師.亞洲第一麥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