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王健專覽】我的足球夢(二)

勤練足球的技術,雙腳都可以射門,於是我立志要學會「左右開弓」的技術。(Fotolia)
勤練足球的技術,雙腳都可以射門,於是我立志要學會「左右開弓」的技術。(Fotolia)

文/王健(中華民國室內設計協會創會理事長、中華民國工業設計協會第十屆理事長)
進入雄中初中部,雖然還不知道我能否考上高中,體育組長推薦我去打雄中的校隊,記得當初雄中最強的隊是棒球隊,足球還不是最頂尖的。民國44年,我考上了雄中高級部,從此名正言順地成了雄中足球隊的中堅射手,1年後我被選為隊長,這一任就足足擔任了4年之久,一直到「高六」……。

高中期間,我為雄中足球隊盡心盡力,南征北討,北到嘉義南到屏東,對手有大學高雄醫學院及社會民間團隊CAT團隊。4年來雄中沒有吃過一場敗仗,只有一次是和社會組民航對打和局。我很得意雄中的戰績輝煌,隊員們皆記功連連,而我只光在足球一項就記了七個大功,我還有其他大功來自南部七縣市素描比賽得了冠軍,大功一次;蔣中正74歲誕辰壁報比賽冠軍,大功一次;雄中音樂比賽歌唱獨唱組冠軍又大功一次,還有同樂隊參加市府運動大會主持演奏及繞場得大功一次。

在雄中高中部,我主持了足球教戰工作,促使全隊默契及合作無間,也促使雄中足球隊名震遐邇,雄中的球場不像別校的球場,除了主場以外,周邊跑道皆為紅土,只要在雄中踢過足球的人都知道,腳會變紅,一定是踢足球所致。當時雄中的球迷至今在社會上頗有地位,如趙榮耀,趙寧等,都是當時50年代雄中足球的標準球迷。

足球讓我實現了半個夢想,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民國五十年四月初有一民航杯之足球賽,教練潘明揚老師排出參賽者的名單,我是隊長固然排名在前,此份名單送到校長室給王家驥校長批公假,沒料到王校長拿起紅筆把我的名子劃掉,然後對著教練說:「王健不能在踢球了,他要回到教室上課。」教練隨即答:「王健是隊長又是得分的高手,」此時校長滿臉不悅地說,「雄中可以輸球,但是王健已不能再輸。」等話,我只有低頭不語,乖乖回到教室上課。

從那一天起我再也不能碰心愛的足球,此時距離大專聯考只剩72天。就是在2個月的衝刺下,學科竟然可以過關,至於術科我記得考的題目有一點太老,題目竟然是畫「維納斯頭像」,和我一起考的學生都是高三同學,只有我一個是唯一「高六」,就如此簡單地我進了師大美術系,也成了師大的足球校隊。

之後在預備軍官的服役被派到金門,報到後不到一週從金防部來了一個命令,要少尉政戰官王健到鳳山陸軍官校報到。不久我被選上陸光足球隊,隊上有「三王」,王健、王慶輝、王健次。尤其是王健次他是短跑健將,速度奇快,由於如此陸光足球隊成了國家足球界的常勝軍,當選拔國家莒光隊時,我們有6位進入了國家代表隊,在內湖兵工廠受訓,每天早餐前要從內湖兵工廠跑到台灣大學繞場一週後再跑回兵工廠,受訓期間從香港來了一位名腿叫「羅北」是有名的後衛,我有幸與其排在同一組,使我成了名副其實的國腳。(下週待續)◇

王健專覽
王健老師以術科第一名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又負笈日本東京造形大學深造。 (1) 全國麥克筆第一名師.亞洲第一麥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