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教育 教師園地

哲人日已遠 青史字不泯——緬懷教育者之師陳伯璋教授(1948.12.20-2018.05.13)

圖中為陳伯璋教授,左為鄭勝耀教授。(鄭勝耀教授提供提供)
圖中為陳伯璋教授,左為鄭勝耀教授。(鄭勝耀教授提供提供)
文/鄭勝耀(國立中正大學教育所教授)

有種情感只會隨著歲月的增長,而不斷更加凝鍊與清晰!

第一次上伯璋老師的課,是在1997年就讀台灣師大教育學系碩士班一年級時,課程名稱是「教育改革的社會學分析」,因感佩伯璋老師的個人魅力與豐富學養,便一股腦兒投入教育社會學的研究而無法自拔,同時在恩師指導下發表期刊,讓我第一次對邁向學術之路充滿信心與期待。

之後赴美國UCLA留學時,伯璋老師還特地多次路過(其實是專程)到LA關心我,也帶著我前往Utah Salt Lake City參加2004年美國比較教育學會年會(CIES),並配合我的興趣一起觀賞NBA比賽(爵士vs.湖人),當時洛杉磯湖人隊因為同時擁有O'Neal、Kobe、Malone與Payton組成四巨頭充滿話題,情景歷歷在目,一直也都是勝耀與伯璋老師間不斷回味的美好回憶!

等到我學成歸國,伯璋老師擔心我在博士班課程設計與教學上缺乏經驗,自2006年起自2015年止,都特別從台北(台南)到嘉義與勝耀合開博士班相關課程,讓勝耀有機會親炙於伯璋老師豐富扎實的學術素養與渾圓通達的處事智慧,前後10年,勝耀在伯璋老師所分享的音樂、音響、週末派、明目書局及伯璋老師高中才開始學習鋼琴等種種的對話中,豐富並啟發了我的學術與教學生涯。

該用哪個字來形容伯璋老師呢? 我想considerate是非常適合的一個形容詞,因為正代表著伯璋老師的溫暖、體貼、善解與周到!

在我還在美國UCLA 念書的時候,伯璋老師怕我人在異鄉沒人照顧,每次到洛杉磯開會時,都會特別商請台北駐洛杉磯代表處(TECO)的朋友要記得多關照,因此,我才有機會幫TECO寫了一系列關於美國教育的文章,也奠定了我對美國教育的研究基礎!

當勝耀正在為博士班畢業論文口試的準備而焦頭爛額時,伯璋老師體貼地讓當時還在為畢業出路擔心的我,頓時放下心頭大石,專心準備論文口試發表,之後也順利取得博士學位!

經伯璋老師引介後,我透過高等教育資料庫的資料分析與進一步研究,順利發表許多國內外的文章,之後,也順利升等為副教授!因為伯璋老師的建議,我透過TASA資料庫的經驗與轉換,發表了許多關於補救教學與弱勢學生的國內外期刊論文,也因此順利於2012年升等為教授!

在勝耀順利升等教授後,第一次與伯璋老師見面的那一天,伯璋老師剛見到我,就馬上告訴我說:「勝耀!老師送你一個小禮物,希望你可以有龍馬精神,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一邊回想著與恩師在過去對我的幫助,我望著研究室書桌上的駿馬水晶,眼眶中淚水不停打轉!

內心非常感恩伯璋老師一直以來對我的提攜與愛護,您對勝耀親身示範「師者」的意義與價值,若勝耀在學術這條路上有一絲絲小小的成就與貢獻,都應該歸功於您!謝謝伯璋老師!

伯璋老師,我真的好想您啊!

陳伯璋小檔案

陳伯璋教授曾任國立花蓮師範學院校長,是「校長們的校長,更是所有教育者們的老師!」一生非常照顧學生,也是處事圓融的老師,具「老師精神」的典範,其一生以為臺灣創造最好的教育環境為職志,也是首開台灣「潛在課程」研究之風、倡導「課程美學」,還自英國引進「理念學校」概念,突破學校型態與升學導向,讓台灣教育改革有了更多的理論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