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黃昏的西海岸

原來生活只是盡其在我而已,如何活出屬於自己的色彩才是要緊事,不必一定要隨人腳步,複製生活;更不必要跟人比較,與人競爭。(123RF)
原來生活只是盡其在我而已,如何活出屬於自己的色彩才是要緊事,不必一定要隨人腳步,複製生活;更不必要跟人比較,與人競爭。(123RF)

文/沙山懷若
十幾年前,當我在競爭的職場費盡心力,卻宛如鬥敗的公雞;當我在繁華的都會獨自蝸居,卻漸漸感到毫無立錐之地時,該慶幸還有家鄉可以收容這個疲憊的身體,安撫這個困頓的心靈。

然而當初我收拾行李返鄉之際,其實並未收拾好定居的心情,遺留的氣息,讓我踏亂了村莊緩慢的步調;不甘於寂寞,讓我隨時有遠走高飛的衝動。幸好家鄉還有一片海,每當面對那一望無際的大海時,就會讓那閉塞的心靈,逐次開展;讓那波動的心情,漸次平息。

家鄉的海邊有一條長長的海堤,宛如一條長長的臥龍,固守著村莊的西海岸,堤岸平整,視野遼闊,一邊是青翠的田野,一邊是遼闊的海域。在冬天空曠的潮間帶上,常聚集整群的大杓鷸,響亮的叫聲此起彼落,讓蒼涼的西海岸憑添幾許美麗的風采;而夏天海平面紅通通的落日,常吸引著大批遊客駐足攝影,讓夕陽餘暉增添幾許熱鬧的氣氛。

只是家鄉實在偏僻,在這個落後的村莊,沒有銀行、沒有診所,甚至沒有夜市,可是我卻漸漸感受到這個西海岸的可貴。每天工作之餘,傍晚時分,我總會來到海堤上運動,走在平整的堤岸上,呼吸著鹹鹹的海風,腦筋不自覺地也跟著空曠的景致那樣地「淨空」起來,彷彿整個繁雜的思緒被大海吸去了,一切的煩惱消失了,憂愁也不見了,就連憂鬱的心情也被撫平了,然後覺得性靈放空,身心放鬆,在運動之後,整個人神清氣爽,舒暢無比。

幾年的鄉居生活,我逐漸適應了這種緩慢的步調,也融入了這種與世無爭的生活,不再盲目地向外追求,當生命轉彎,反而深入自我檢視之後,才發現原來生活只是盡其在我而已,如何活出屬於自己的色彩才是要緊事,不必一定要隨人腳步,複製生活;更不必要跟人比較,與人競爭。找出適性的生活方式,才能活出自我,活得精采。

有許多人喜歡都市生活的便利,情願蝸居在小小的公寓,然後假日時紛紛跑到鄉野抒解身心,而對於居住在鄉下的我而言,根本不必花錢就能每天享受清新的海風吹拂;有很多人在競爭的職場中,身不由己地承受莫大的人事壓力,然後退休了,卻是用賺來的錢買藥調理身心,而在鄉下從事簡單工作的我而言,根本就很少接觸人事的壓迫。

在這樣舒緩而平淡的鄉居生活,就像大海的潮汐來來去去,不僅鍛鍊了健康的身體,也洗淨了浮雜的心靈,於是對物質的慾望正逐漸地退化,甚至對名利的欲求也慢慢地退化,而這樣退化的現象,卻讓我在這偏僻的村莊當中,猶如黃昏海堤上空歸巢的白鷺鷥,擁有那樣翩翩飛翔的悠閒身影。◇

沙山懷若
本名洪勝湖,彰化縣人。 新埔工專機械科畢,插大成功大學中文系,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碩士。 喜好文學創作,曾獲磺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