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茶話之後

心結說開了之後,彼此都覺得心情舒暢許多,而且也心懷感恩起來。(123RF)
心結說開了之後,彼此都覺得心情舒暢許多,而且也心懷感恩起來。(123RF)

文/沙山懷若
這位主人每天下班後,洗完澡,就會靜靜的坐在茶桌旁,陪伴著他的是一只大水壺,與一只茶壺、一只茶杯。

他每晚總要泡茶,慢慢的品嘗每一杯茶的香潤,讓身心鬆弛,讓白天職場上的壓力釋放,這是他放空的最佳時段。

原來這是很美好的時光,也是很完美的結合,可是有一天,茶壺越來越覺得委屈,終於忍不住的對茶杯抱怨:「妳很得寵喔!每晚都跟主人親吻好幾次,而主人只會用手提提我,茶水是我倒給妳的,結果卻是妳用茶水跟主人親吻,而把我給晾在一邊。」

茶杯見茶壺醋勁如此大,怕她以後不再提供茶水,那就沒戲唱了,於是趕緊低聲下氣地跟茶壺說:「其實主人是比較疼妳的,他每次都用上等茶葉餵妳,而且泡茶時還一邊用小毛刷沾水刷妳,泡完茶後,還仔細的給你清洗,用布細心地擦拭,他說這是養壺;可是一旦他喝完了茶,就只是將我隨意沖一下就覆杯了,可見他是很珍惜妳的。」

大水壺聽了他們如此互誇又如此自貶,覺得很不是滋味,於是插嘴說:「妳們兩個最受寵了,都是滿身漂亮的陶瓷,哪像我是醜不拉機的鋼鐵,而且又將妳們放在桌上最顯眼的地方,也是離主人最近的地方,妳們真正是主人懷裡的兩個寶貝啊!。」

聽了大水壺的抱怨後,茶壺與茶杯這才驚覺,原來茶杯裡的茶水來自茶壺,而茶壺裡的水則來自大水壺,因此,一旦大水壺罷工了,茶壺與茶杯也就沒功用了。於是齊聲向大水壺致歉說:「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介意我們的胡鬧了。」

當他們三個將這個心結說開了之後,彼此都覺得心情舒暢許多,而且也心懷感恩起來。可是就在此時,他們也才發覺時間已經很晚了,可是他們的主人卻還沒回來,於是他們的內心又升起了一股失落的悵惘。◇

沙山懷若
本名洪勝湖,彰化縣人。 新埔工專機械科畢,插大成功大學中文系,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碩士。 喜好文學創作,曾獲磺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