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感人

記2002年轟動世界的長春插播事件

【紀實】用生命換來的50分鐘(下)

這是一個英雄輩出的時代,只是我們往往在很久以後才知道他們的存在。(大紀元)
這是一個英雄輩出的時代,只是我們往往在很久以後才知道他們的存在。(大紀元)

文/李緣修
編者按:這是一個英雄輩出的時代,只是我們往往在很久以後才知道他們的存在。

觀看上集

英雄折翼不回頭

當梁振興離開了插播小組,回到家,疲憊不堪的他沒有來得及重新回歸他熟悉的家庭生活,過問一下他即將高考的女兒的學業,就接到一個電話,將他叫去辦公室。在那裡,他被早已等候在此的「610」警察帶走。直到他生命的終結,他沒有離開過牢獄。

毛坯公寓裡,插播小組的夥伴們知道了梁振興被逮捕的消息。日常的技術培訓每天還在有序進行,周潤君照常地做好了飯菜,同修們圍坐在一起,看似飲啖如常,實則每個人都是食不知味的。

如果選擇離開,至少,他們此時是安全的,轉移走滿地的電線縱橫的插播設備,這間空蕩蕩的公寓裡甚麼都沒有。他們來得及去家裡看看,來得及脫身遠走。

不過,沒有人說起這話題,沒有人提議結束行動,他們心情沉重地在暮色裡分頭離開,第二天又如常出現,一個人都不曾少。飯點的時候,周潤君照常提著一兜菜進來,生火做飯。油鍋熱了,水燒開了,日常的動靜具備著某種安撫人心的溫情。

聽說3月6日,本地的法院會開庭審訊一群堅持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之後,周潤君提議,為了震懾邪惡,讓世人明白真相,可以將原定的插播時間提前,在3月5號晚實施。劉成軍看看大夥兒,一致點頭同意周大姐的意見,於是,按照原定的插播地點和路線,將同伴分成三組。長春市兩組,距離長春市數十公里的松原市一組。

他們選定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和紀錄片《偽火》這部2001年剛剛獲得哥倫比亞藝術節大獎的作品,將中央電視臺播出的假新聞畫面裡的自焚現場一一破解,逐一揭示其自編自導自演的真相。

任務布置好之後,劉成軍特意去了一趟老家,將自己的兒子劉默涵接了出來,帶到他在長春的住處。據同住一室的同修回憶,孩子因為見到久別的父親,格外開心,唱歌、耍寶,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直到很晚,小男孩才肯安身睡去。深夜,劉成軍摩挲著兒子,不能成眠。

真相洪傳破鐵幕

3月5日,暮色早早地籠罩大地。周潤君為大家做好了最後一頓晚飯,大夥兒帶著工具出門了。周潤君送到門口,微笑道:「都安心去吧。一會兒我就把剩下的灶具碗筷甚麼的都收拾了。這房子就空了。」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一群人走到街頭路燈下,彼此對視一眼,便各自走開。

雷明和張聞負責靠近長春電視臺的一條線路,劉偉明和孫長軍負責另一條線路。劉成軍和其他幾人,則遠赴松原。插播啟動時間則統一為當日晚上7點,三地同步進行。

50分鐘的真相,把中共當局動用全部造謠機器構建的鐵幕衝破了一個洞。(Fotolia)50分鐘的真相,把中共當局動用全部造謠機器構建的鐵幕衝破了一個洞。(Fotolia)

插播成功了!當天晚上7點多,真相電視節目出現在千家萬戶的電視屏幕上,幾十萬的長春市和松原市民收看了真相節目。當劉成軍從松原市的市區街頭打出租車離開,看見迎面的車道上,呼嘯而來的警車正在撲向信號置換的插播點。他沒有返回住處,而是一個人走上街頭,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從冰天雪地萬家燈火之中探知到人們對於真相的態度。

插播後的翌日清晨,劉成軍回來了。見到生死與共的同伴們,他情不自禁地掉下了眼淚,一再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他告訴大家,在清晨上班高峰期的公交車上,很多人都在談論「天安門自焚」真相,談論前一晚有線電視臺播出的《是自焚還是騙局》和紀錄片《偽火》。老百姓都明白了所謂的「天安門法輪功自焚」是怎麼回事。

50分鐘的真相,把中共當局動用全部造謠機器構建的鐵幕衝破了一個洞。一屋人都笑了,眼裡含著淚。

血濺長春惡浪翻

長春插播的消息立刻傳到了江澤民的耳朵裡。他當即勒令在北京參加「兩會」的吉林省委書記王雲坤趕回長春,限期破案。公安部頭領羅干、劉京,也趕到長春親自督戰。而插播不到一個小時之後,長春當地的軍隊、警察與政府官員就已經全城出動,開始對法輪功學員武力抓捕。

承擔長春市內插播主幹線的雷明當場被捕。插播成功後,他和張聞沿著街道離開時,被圍追的警察堵截,為了保護張聞,飛毛腿雷明讓張聞躲進一條僻靜的支巷,他則在警察們的視線中,沿著街道往前飛跑。這一次,他沒能走脫,被從四面八方撲來的警車、雪亮的車燈追蹤,被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警察們抓住。

雷明被押到長春市公安局,聞訊趕來的各路黨媒將話筒和攝影機對準他,然而,他沒有說任何話。他明白,無論他說甚麼,他的話都有可能被改頭換面,成為中共攻擊法輪功的把柄。

在被抓捕後四天四夜的酷刑審訊裡,雷明經歷的毒打、電擊、高溫鐵器烙在身上的重度燙傷,令監獄裡最見多識廣的犯人都為之瞠目結舌,為之心驚膽寒——他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可以被打成這樣:全身上下被電擊,表層皮膚已經黑焦,而全身的經脈和骨節,已然被打到筋斷骨折。被收監的雷明七竅流血地躺在地板上,全身浸泡在鮮血中,五官扭曲,七竅流血,耳目失聰。而唯一的生命跡象是偶爾轉動的眼珠。

3月10日晚,插播團隊中的劉海波被抓,家中5,000元現金和身上的錢物當場被搶走,警察當著他妻子和兩歲兒子的面,打斷了他的腳踝,將無法行走的他當場野蠻拖走。而凌晨1點多,劉海波命喪公安局,年僅34歲。

根據一位現居澳洲的霍姓警察披露,他目睹了整場對劉海波的酷刑審訊,並由此膽寒,從此離開了中共的體制。據他回憶,兩名警察將一個高壓電棍從其肛門插入體內,電擊內臟。劉海波因此猝死。

這是長春插播事件之中,被中共警方迫害致死的第一人。

受火攻劉成軍被捕

2002年3月23日,劉成軍被中共警方抓捕。他曾經用手機給參與插播的一個朋友打了電話,彼時那位朋友已經身陷囹圄,電話被警方控制,接通後無人接聽的狀態,讓劉成軍警覺地將自己手上的電話關機。

然而,第二天,劉成軍的表弟擅自將這個電話開機,打了一通電話。這使得被監控的手機被雷達鎖定了地點——警察趕到了劉成軍藏身的鄉下姨媽家。警察沒有搜出劉成軍,便抓住劉的姨媽夫婦和表弟,一頓酷烈的毆打和威嚇拷問之後,表弟負痛不過,對警察抬抬手,指向家門外高高的柴草堆。

於是,警察點燃了由上百個玉米草垛堆起來的像糧倉一樣龐大的柴草堆。火光沖天,濃煙瀰漫向方圓數里的村落,引來諸多村人前來圍觀。最後,渾身被燒傷的劉成軍出現在火光裡,嗆入肺腑的濃煙和高度的灼傷已經使他沒有了防衛能力,警察們一擁而上圍住劉成軍,給他戴上手銬腳銬,這時其中一個警察端起槍,對著劉成軍的雙腿,開了兩槍。他們將雙腿被打斷的劉成軍反銬在警車後座,帶回了長春市。

2003年歲末,在吉林中日友好醫院,劉成軍的家人見到了臨終前的劉成軍,只見他耳朵、口鼻都在流血,腿上的脈管像被割開。淌滿地板的都是劉成軍體內流出的鮮血。

他的姐姐劉琳哭著對他說:「弟弟,我一定會把你救出去。你放心吧!」

劉成軍搖搖頭:「啥也別執著了。」

他用微弱的聲音,對著圍在床前的父母、姐姐,還有看管他的犯人看護,背誦了一首李洪志大師的詩:「大覺不畏苦,意志金剛鑄。生死無執著,坦蕩正法路。」

2003年12月26日,劉成軍含冤辭世。時年32歲。

遭酷刑雷明離世

2005年,性命垂危的雷明被獄方允許保外就醫。回到父母身邊的雷明,已然形銷骨立,面目全非,雙腿肌肉萎縮,失去了行走能力,肺部萎縮到僅剩下正常肺部大小的十分之一,維持著這個僅存一副骨架和一口氣的衰竭軀體。

雖是如此,當地的公安和「610」辦公室、街道居委會依然輪番上陣,一趟一趟地上門騷擾。為了不讓年邁的父母天天受驚嚇,雷明不得不離開家,出外漂泊。

2006年8月,漂泊中的雷鳴在出租屋中去世,年僅30歲。

梁振興撒手人寰

長春插播的最早發起人——梁振興被非法判刑十九年,被輾轉關押在吉林監獄、長春鐵北監獄、四平石嶺監獄、公主嶺監獄。根據一位現已出獄的名叫張洪偉的長春大法弟子回憶,為了讓他在恐懼中早日轉化,警察特意將他安排在梁振興的隔壁監室,可聽到每一次梁振興被毒打的慘叫。一次,警察惡毒地把梁振興的四肢固定在床上,胸口裸露,打開窗,讓東北的寒風直吹他的胸口,這樣凍了一個小時之後,一名包夾梁振興的犯人還在梁振興的胸口上狠狠踩上一腳,梁振興立刻從嘴裡噴出血來⋯⋯

2010年5月1日,梁振興死於公主嶺監獄,死因是獄方給絕食之中的梁振興野蠻灌食,將食管錯插入肺器官。

後記

根據現有的統計, 參與長春插播事件的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至少八人被虐致死。 八條鮮活的生命, 十五個人的青春,為長春幾十萬的電視觀眾換取了50分鐘的真相。

人們將永遠記得,在2002年的3月5日,有一群法輪功學員將真相信息傳入了長春有線電視網。一道道光束,承載著歷史的真相,穿破了中共用謊言澆築的高牆。

這是一個英雄輩出的時代,只是我們往往在很久以後才知道他們的存在。

2007年9月5日,在澳洲紐省的議會大廈裡,亞太人權基金會舉辦了2007年度人權獎的頒獎典禮,授予為打破暴政新聞封鎖的劉成軍「丹心汗青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