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感人

大連才女的曲折求生路(上)

剛剛大學畢業的叢大洋。(叢大洋提供)
剛剛大學畢業的叢大洋。(叢大洋提供)

文/記者姜琳達

1990年,大連一名19歲的女孩叢大洋,以遼寧省第一名、東北三省第二名的成績,考進了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後併入清華,成為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可誰曾想到,當初的胎兒差一點被母親打掉,卻僥倖地來到這個世界。

1970年的夏季,叢大洋的母親在懷孕初期,剛接受了肺結核治療,正在吃藥康復階段,擔心孩子生下來會畸形或身體有病,所以忍痛決定打胎。然而就在醫院排隊等護士叫號時,母親發現錢包被偷,無錢繳費。回家後父親說:「或許這孩子應該留下來。」就這樣,叢大洋才得以被生下來。不過出生後她沒有頭髮,100天頭還抬不起來,體質很差。上學後,她有嚴重的腦神經血管痙攣,疼起來都要撞牆,上吐下瀉。她一路跌跌撞撞,總算長大成人。

不過,身體狀況並沒有影響大洋的樂觀心態。生長在一個書香門第的她,從小受父親教導傳統的中華文化,在這樣的環境下,她小小年紀就確認了自己做人的準則和應該堅守的信念。尤為特別的是,她一直對修煉很有興趣,四處找尋修煉方法。上了大學更開始找哲學書,讀過聖經,練過氣功、瑜伽,打過太極拳,但發現都不是她想要的。直到大學後她讀了一本書,才讓漂泊的心得以安定。

成績優異進美院 卻常生病

叢大洋從小成績就非常優異,尤其鍾情畫畫。初中時,她原本就讀大連重點學校,就為了畫畫,她決定轉到一所繪畫專業強,但不太看重學業的學校,起先遭到母親的反對。

大洋說:「當時一位負責美術小組的導師,在看過了我的畫畫作品後,就跟我媽說:『你讓她學吧!如果叢大洋考不上中央工藝美院,我就從此不辦學了。』就這樣堅定的一句話,我媽同意了。」

進了美院的大門後,卻因為她的身體不爭氣,經常不能上課。除了腦神經血管痙攣始終不好,她還有風溼病,夏天身上要貼很多膏藥;因為住宿舍,神經衰弱的她晚上睡不好覺,嚴重的痛經讓她每次要依靠大量止痛藥度過。還有由於畫得很晚,作息不規律導致的慢性胃炎,一次晚上大半夜,她竟被室友們送到醫院掛急診。

總之,在大學的4年裡,一有風吹草動,她準能病一場。不過說來也奇怪,生病讓大洋的功課落下不少,卻絲毫不影響她的考試成績。1994年,她從中央工藝美院環境藝術設計系畢業。而且還沒有畢業前,令人羨慕的工作就找上門。大洋說:「大連輕工學院系主任聽說我即將要畢業,就找到我媽,說要聘請我當老師,除了會送我房子,還開出很多好的條件。但考慮到自身三天兩頭就病一場,如果當了老師,天天請假會耽誤學生學業,只好放棄高薪工作,留在了北京當一名自由設計師。」

修煉法輪功 挽救了她的身體

1996年7月開始,她天天低燒。167公分的身高,只剩下43公斤。她覺得自己身體出了大狀況,卻又不敢到醫院檢查。可能也是「天無絕人之路」,大洋說:「在9月30日那天,我收到了我媽從老家寄來的一本寶書——《轉法輪》,我一口氣就讀完了。當下激動地感謝母親,我終於找到了我要的修煉路——『法輪大法』,我決心要一修到底。」

從讀《轉法輪》那天起,她表示自己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不舒服的時候,就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僅半年後,就真的體驗到了什麼是無病一身輕。那是自我出生後,從來不敢想的一種狀態。」

身體康復後,叢大洋就跟同學一起在北京成立了設計工作室。而隨之而來的心性考驗也特別多,有時圖紙交了,對方卻不付錢。每每至此,大洋都按照「真、善、忍」法理面對,不太計較。

1998年,大洋萌生了做家具設計、自己推出產品的想法,因此,她關閉了工作室,到了一家香港老闆的裝飾工程公司做設計師。工作中,她總是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兢兢業業,得到了客戶的認可。以至於後來,一位美國大公司指名說:「我們只要叢設計師的設計,只要她在,就立刻簽約。」

其實在還沒有畢業之前,叢大洋就已經參與了新加坡某國際大廈的大廳設計。她也與導師合作過多項設計成品。如今大陸很多省分的著名屋頂花園、酒店等建築物的設計,她都參與其中。

除此之外,她說:「我們公司每個辦公室的鑰匙,包括大門的鑰匙,都交給我拿著。總經理也知道修『大法』的人是最值得信賴的。甚至於我因迫害被逼離職時,他都說隨時歡迎我回來。」回憶起那段時光,大洋至今還感慨:「我活得特別平穩,特別幸福。」(待續,下週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