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勵志

澳洲爸爸愁困酒精毒品牢籠 一張傳單解枷鎖

德勃茲不敢相信,像他這樣已經迷失、糟透的人,還有機會學到這麼美好的東西。他說:「經過多年的尋覓,我的身、心、靈終於找到平靜。」(Shutterstock示意圖,John de Beaux提供/大紀元合成)
德勃茲不敢相信,像他這樣已經迷失、糟透的人,還有機會學到這麼美好的東西。他說:「經過多年的尋覓,我的身、心、靈終於找到平靜。」(Shutterstock示意圖,John de Beaux提供/大紀元合成)

編譯/記者李實真
住在澳洲伯斯的約翰·德勃茲(John de Beaux)育有一子和一對雙胞胎女兒。他曾經因為長年酗酒吸毒,把身體和家庭關係搞得非常糟。有一天,一位同事接到一張傳單,覺得對德勃茲有幫助,於是轉遞給他,從此改變了他的人生。

如今,他是一位備受肯定的戲劇演員和製作人,在當地新城劇院(New City Theatre)擔綱過男主角,也創編並主演獨立戲劇。讓我們看看他的故事。

無形的牢籠

回到十年前,德勃茲的生活總是離不開毒品和酒精,例如他每個禮拜日晚上必須載兩個女兒去她們媽媽家住,回程時就會順道買半打啤酒和香菸回家。

「我也很不喜歡自己變成這種人。只怪我成長的過程中,一些帶有負面與自我破壞性格的朋友嚴重地影響了我,雖然我們不再往來,但是我已經被變成這副德性了。」他無奈地說。

德勃茲不只酒精、毒品不離身而已,他講話時出口成「髒」,會讓人難受地皺起眉頭。他經常耽誤許多重要工作,讓人澈底失望。他整天沉溺在看影片或打電玩中,或者聽頹廢的硬核金屬音樂(Hardcore metal music),藉以發泄心中的不滿與憤怒。

毒癮也讓他成為說謊成性的人,他失去了自尊,也不尊重別人,心中充滿了陰暗的想法,最後只能靠酒精和毒品暫時麻醉自己。但是清醒後隨之而來的卻是更痛苦的感覺。

他完全陷入這種無止盡的惡性循環中,像一座無形的牢籠,永無掙脫之日。

約翰·德勃茲與兒女的近期合影。(John de Beaux提供)約翰·德勃茲與兒女的近期合影。(John de Beaux提供)

嚮往兒時的純真

德勃茲經常想起兒時,渴望重新擁有小時候那份純真。「那時我是那麼誠實、純潔與天真,我總是無怨無悔地幫助別人,不求回報。」他回憶說,我覺得那樣才是真正的我,我曾經是那麼善良,能夠那樣活著感覺真好!」

雖然,他讓毒癮與憎恨掩埋了真正的自我,毀了自己的人生,但是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找回那個曾經本性善良的自我。

德勃茲近照。(John de Beaux提供)德勃茲近照。(John de Beaux提供)

尋覓

德勃茲習練武術和太極拳多年,他從中找到了自我成就感和自我克制力,也希望藉此來克服毒癮問題。但是,往往是酒精與毒品戰勝了他的意志力。

「我的心經常是處於一片混亂之中。我想要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但毒癮這個魔就極力反抗。」他說。

長期吸毒、喝酒又從事武術訓練對德勃茲的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尤其是他的頸部和脊椎不斷地受傷。醫生告訴他說:如果你的背部再受傷,我也治不了了。他只好去找整脊師做物理治療,有時候每個星期要去整脊三次。

他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想要找一位能夠真心教導他的大師。而他的武術老師只是要賺錢,並不是真正關心他的健康。

他經常告訴自己:「我必須找到一個能夠根本解決我問題的方法,我需要一位真正的老師。」

德勃茲近照。(John de Beaux提供)德勃茲近照。(John de Beaux提供)

一張傳單

2009年,德勃茲的一位同事在附近公園看到有人在煉習一種緩慢、祥和的功法,於是想到了他,給他帶回來介紹那功法的傳單。

「我讀了傳單,那是一個叫作『法輪功』的打坐修煉。」他說:「我雖然沒聽說過它,但是它的『真、善、忍』修煉原則引起我強烈的共鳴,我知道那是我一生中想要找回的善良。」

他決定打電話給附近煉功點的聯絡人,然後去煉煉看。接電話的女士說煉功時間是每個星期六的早上六點三十分。

試煉

一旦下決心要煉功,德勃茲知道他的心會受到試煉,只是沒想到一連串考驗這麼快就來了。

以往在星期五下班後,他習慣在途中去雜貨店買啤酒回家喝。但他知道如果星期五晚上喝醉了,那麼隔天一早肯定沒法去公園煉功。

他開車經過了賣啤酒的雜貨店,竟然沒有停下來。(Tony Webster, Wikimedia Commons)他開車經過了賣啤酒的雜貨店,竟然沒有停下來。(Tony Webster, Wikimedia Commons)

這次星期五下班途中,他開車經過了雜貨店,竟然沒有停下來。他說:「我好高興,感到很驕傲,我已經進步了!」

不過幾小時之後另一個考驗接踵而來。有一位朋友打電話給他,說有一群朋友等著他一起去賭場。長久以來,他很想打進這群朋友圈內,總是不得其門而入,現在機會來了,去不去呢?

德勃茲說:「雖然面對這樣的誘惑,但是我想起我已經下定決心煉功,就回絕了他的邀請,我一定要去煉功點。」

然而真正難過的考驗還在後頭。隔天早上開車去公園真是一場天人交戰。

吸毒讓德勃茲患有妄想、憂鬱及嚴重焦慮等症狀。在開車前往公園的途中,有一個聲音在腦中嘶吼:「你會被人家看到,他們會嘲笑你。萬一被你的同事看到怎麼辦?!」

一路上,他都在跟腦中頑強的念頭對抗著。他說:「我的腦中就好像有一群人在吼叫,他們不想安靜下來,有時候我真想一頭去撞牆,好讓他們閉嘴。」

奇妙的煉功體驗

終於,德勃茲來到了煉功點。一位台灣男士與希臘女士在那裡歡迎他的到來,並教他煉功。

在煉習靜坐時,他看到這兩位法輪功學員兩腳雙盤而坐,外表那麼的祥和,而他卻感到很不舒服。他雙腳痛到不行,不停變換姿勢。同時,心裡面一直有聲音告訴自己:「你看你這樣子多麼愚蠢啊,你認識的人會看到你!」

突然間,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所有疼痛和心中的聲音都消失了,周遭的吵雜聲音也停了,一切都靜下來了。身體有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全身都被溫柔的光籠罩著。」他說,「那是一種非常熟悉、很像家的感覺。就在那一刻,我第一次感覺到我將從此不再迷失。」

然而,那種美妙的感覺才剛出現不久就不見了。雙腳的疼痛、心中的聲音和周圍的吵雜聲都回來了。儘管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煉功結束後,他告訴這兩位法輪功學員說:「這就是我要找的,這就是我生命中所需要的。」

德勃茲在參加法輪大法遊行活動。(John de Beaux提供)德勃茲在參加法輪大法遊行活動。(John de Beaux提供)

澈底轉變

雖然接下來的幾週也有同樣的考驗,但是德勃茲想要修煉的心非常堅定,都能一一克服。

除了煉功之外,他開始閱讀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籍《轉法輪》。他的人生觀澈底改變了,他說:「多年來我的言行舉止已經不像個人,我重新學會如何做一個人,我做到了尊重自己,最重要的是尊重他人。」

隨著修煉時間的增加,他感覺到內心淨化了,真正感受到那種過去從未有過的平靜,專注力也越來越強。

德勃茲2017年10月與兩個女兒合影。(John de Beaux提供)德勃茲2017年10月與兩個女兒合影。(John de Beaux提供)

他的身體狀況也獲得改善。在打坐中,過去受傷的背部被調整時雖然很痛,但是狀況卻越來越好,僵硬的肩膀也越來越鬆,他不需要再去做整脊了。

最大的改變大概就是他的不良習性。他的自私、酗酒、毒癮都戒掉了,他從來不敢奢望有一天能夠遠離酒精和毒品,但是他做到了。

他遵循著真、善、忍的原則修煉自己,他用寬容取代怨恨,在遭受痛苦時仍然善待別人。於是他的家庭關係改善了,雙胞胎女兒目睹他的變化,與他越來越親近。他說:「經過多年的尋覓,我的身、心、靈終於找到平靜。」

德勃茲不敢相信,像他這樣已經迷失、糟透的人,還有機會學到這麼美好的東西。面對這種天翻地覆的轉變,他心中充滿感激。他說:「有好多次我打坐結束後,我好想哭,不是因為打坐時的不舒服,而是發自內心的感恩。」

 (John de Beaux提供) (John de Beaux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