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Peace對話錄

我們愚昧執著,但是在我們眼裡默默看到的,除了你們的拳頭比較大外,一切的行徑都是非常奇怪。(123RF)
我們愚昧執著,但是在我們眼裡默默看到的,除了你們的拳頭比較大外,一切的行徑都是非常奇怪。(123RF)

文/沙山懷若
中午時分,陽光熾熱,一隻貓在廟埕的另一端逡巡,突然Peace像箭一般的衝出去,快要接近那隻貓時,貓一個跳躍輕巧地越過圍牆。

Peace吐著舌頭回來,頻頻喘息,我笑著對牠說:「真是傻瓜呀!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笨的狗,明明就抓不到貓,還跑得氣喘噓噓的,真是無可救藥,我執太深的傢伙。」

Peace喘息稍定,不服氣地對我說:「其實為什麼要追貓,我也說不上來,不是因為討厭牠,只是本能的我就要去追逐,或許只是想逗牠玩吧!我不是很清楚,那就像是吃飯拉屎那麼自然,應該是本能的動作吧!我們這種自然的行為,你認為是愚蠢,其實你們人類的很多行為,既違反自然又是莫名其妙,比如你剛剛吃了午飯,肚子已經填飽了,現在卻又泡起茶來,那不是給肚子造成很大的負擔嗎?其他的更是不勝枚舉,你看我們愚昧執著,但是在我們眼裡默默看到的,除了你們的拳頭比較大外,一切的行徑都是非常奇怪。」◇

 

沙山懷若
本名洪勝湖,彰化縣人。 新埔工專機械科畢,插大成功大學中文系,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碩士。 喜好文學創作,曾獲磺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