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角色

當夜月朦朧出擊時,若非仔細察看,你將忽視我的存在。(Fotolia)
當夜月朦朧出擊時,若非仔細察看,你將忽視我的存在。(Fotolia)
文/沙山懷若
你說,
都市是通往成功的戰場,是大丈夫,就應當置身其間,搏出亮麗的人生。

我說,
與人競爭,我是失敗的戰士,偏居海邊,我卻是面對自己生命深層的大丈夫。

你說,
事業發展,擁有家纏萬貫,才能豐富生活,讓下一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遠。

我說,
貧窮非我所願,然而安於貧窮,當我賺得百元,能夠吃上一餐,就會感到喜悅,同樣是百元,你有如此體會嗎?

你說,
璀璨的生命,彷彿是陽光的眷顧,前程永遠光明似錦。

我說,
前程暗淡無光,就讓我安於一隻夜梟吧!當夜月朦朧出擊時,若非仔細察看,你將忽視我的存在。◇

 

 

沙山懷若
本名洪勝湖,彰化縣人。 新埔工專機械科畢,插大成功大學中文系,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碩士。 喜好文學創作,曾獲磺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