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懷舊古早味刨冰

傳統古老的那一味,就像已經離開的阿公,永遠讓我想念。逝者如斯,回憶最美。(123RF)
傳統古老的那一味,就像已經離開的阿公,永遠讓我想念。逝者如斯,回憶最美。(123RF)

文/楊森永
「冰」在台灣有很多不同名稱,有最早的黑糖剉冰、米苔目刨冰,這些都是橫跨好幾個世代,以及時下看起來很厲害的無敵芒果冰,暑氣蒸人的天氣永遠是那麼熱,突然喚起兒時記憶裡最消暑的滋味。

昔日的刨冰機是手搖的,看老闆從木箱中拿出一大塊晶亮的方形冰塊,軋入刨冰機中,然後飛快地搖轉起來時,那冰屑就像雪花一般,一片一片飛落盤中,轉眼間,雪花便堆積成一座小冰山,再淋上糖水,令我百吃不厭。光是看到這景象,已讓人消去大半暑氣。

這些童年冰品回憶,多已消失殆盡,這一代的小孩再也無法從中體會那種樂趣。阿公常說我是「冰精」投胎轉世,嗜冰如命,只要有冰可吃,再粗重的工作我都願意去做,見冰讓步是我的弱點,從小迄今毫無改變。故鄉舊事總有那麼一種冰,入口那秒彷彿就回到童年夏日!那種沁涼暢快的感覺,足以將豔陽溶化掉。

雖然阿公一再說吃冰會長不高,但總也改變不了對冰的喜愛。如今,街頭巷尾的便利商店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再也很難找到,傳統古老的那一味,就像已經離開的阿公,永遠讓我想念。逝者如斯,回憶最美,瞬間跌入時光長河,想得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