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探索

八字相同 命運也相同嗎 ?

文/泰源
同年月日時出生的人命運走勢

命學中有一種稱為「傷官格」類型的人,顧名思義,傷官就是傷害官星。官星,為管我者,統治我之人,即上司、上屬、官員,大至統治者、政府而言。故傷官格的人,能夠傷害管理、統治自己的人,多是很有才華、才氣的人(女命則會是清逸、秀麗),起碼能看出為官者的不足之處,認為自己能比他們做得更好,才敢去傷害他們。

故此類型的人,對任何事物和問題的領悟力很強,欲望也大,一心想要追求更完美的東西,內心充滿著活力和戰鬥精神,不受世俗禮法拘束,有倔強的個性,時刻都想超越他人之成就,成為英雄人物。此種類型較為容易成為奇蹟式的英雄人物或令人崇拜的偶像,如清末提出維新變法的康有為,就是典型的傷官格的例子。因而這類傷官格的人,如果表現在政治上,通常會稱為反對派。

這種「傷官格」的人,如果生長在民主的國家,則比較幸運,成為反對黨的領袖,說不定哪一天時來運轉,還會當選起總統來。

用理數的方式算命,實質上是對生命種子內在潛質的推算,並預測其後發展的規律和傾向。此種方式方法,正如人類從事農業生產,對各種農作物的種子的認識過程一樣。一粒小小的種子,外人看不出有什麼區別,但農民卻能區別出這是芥菜籽,這是白菜籽,這是辣椒籽等等。並能預言,種下去後,什麼時候會發芽、開花和結果。又會說,辣椒籽種下去後,長出來的辣椒會是紅的,而且很辣;白菜籽生長出來後會是綠色的等等。一般人聽了農民這麼說,不會覺得出奇,也不會懷疑,更不會認為這種預言是迷信。

但如果將人的生命當作命運的種子,說這種類型的人是財格,少年時不得意,中年發達,晚年安樂,人們就會說你是搞迷信,沒科學根據,人們就不會相信。其實,一個人的生命,一生出來時,猶如一粒種子一樣,裡面已具有他內在的潛質和日後的發展規律和傾向,算命師所做的,只是用數理的方法,給計算出來。而這粒生命種子,日後究竟生在何方,落在何家,這就受到後天的天時、地利、人和等等因素的影響了,而這些都不在算命師所能把握的範圍內,亦是造成同一年、月、日、時出生的人,其後天發展出來的種種差異的原因所在。

小小一粒白菜種子,尚有其內在的潛質和發展傾向,而人的生命,作為萬物之靈,豈可沒有其內在的潛質和日後發展的傾向?只不過某些人不願意承認它的存在而已,又自認為人定勝天,通過個人努力就可以達到一切,但到頭來,還是離不開自身的命運軌道的束縛。

命中注定有才無官之例

這裡舉一個例子:清朝時,丹陽人荊某,參加秀才考試,晚上夢見自己走進一座寺廟,看到殿上坐著王爺模樣的人,臺階下眾官吏捧著簿子,分立兩旁,情形十分莊嚴。荊某指著簿子問:「這是什麼?」一個官吏回答說:「是考中者的花名冊。」荊某高興地說:「替我查一查吧!」那官吏說:「可以。」荊某一直很自負,認為準能考中前三名,就要求先看狀元、榜眼、探花的花名冊,可查遍了也不見他的名字。再查進士、舉人的花名冊,還是沒有他,荊某的臉色不知不覺地變了。

另一官吏對他說:「或許在貢生、秀才的花名冊裡吧!」再查,還是沒有。荊某大笑道:「這都是假的,憑我的文才,可以名冠天下,還怕考不上一個秀才嗎?」說著,就要撕掉這些花名冊。有個官吏勸道:「不要發怒,還有秀民冊可以查看。秀民,是指有文才卻無官運的人。人間把狀元作為第一,天上把秀民作為第一。秀民冊由宣明王掌管,你可以去找宣明王查詢。」

荊某就去問宣明王,就是坐在殿上的王爺。宣明王從桌上拿起一本簿子,這簿子是用白玉做的書頁,用黃金做的絲帶。宣明王打開一看,第一頁第一名就是丹陽縣荊某,荊某不禁放聲大哭。宣明王卻笑著說:「你怎麼如此癡心呢?你不妨數數看,從古到今,有幾個出名的狀元?又有幾個出名的主考官?韓愈的孫子韓襄考中了狀元,但後人只知道有韓愈,不知道有韓襄。唐朝羅隱一生考了十次都沒考取,可今人都知道有個羅隱。你還是回去踏踏實實地做學問吧!」

荊某問:「難道中舉及第的人,都沒有真才實學嗎?」宣明王說:「既有文才,又有文福的,一代也不過幾個人,像韓愈、白居易、歐陽修、蘇軾就是。這些人的姓名,另外登記在紫瓊宮,你就沒有這份福氣囉!」荊某無言以對,宣明王一甩袖子生氣地站起來,高聲誦道:「一第區區何足羨,貴人傳者古無多。」荊某這才驚醒過來,悶悶不樂。果然,荊某到死也沒考上。(出《子不語》)

這篇記載說明了一個問題,一個人的才能、一個人的努力,並不能決定一切,命運中有沒有,這才是最重要的。年輕人,尤其是氣盛的年輕人,通常都不容易相信有命運的存在,但隨著歲月的流逝,經歷的事情多了,到上了年紀的時候,便會自覺到有種無形的規律在制約著人的一生,這就是命運。

同年同月同日生 台灣三巨公 命運貴格相似

台灣的老年人可能熟悉這件事,在上世紀中,中華民國政府臺閣有三巨公,他們同年、同月、同日生,被視為政壇之盛事。

三巨公就是曾任副總統兼行政院長的陳誠將軍、曾任國防部長的俞大維、曾任台灣省主席及行政院長的俞鴻鈞博士。他們三人都是出生於一八九七年黃曆十二月十二日(1898年1月4日),即丁酉年,壬子月,丁卯日。陳誠副總統生於甲辰時,俞大維部長生於壬寅時,俞鴻鈞院長生於乙巳時。他們三人同年、月、日生,都能發貴,並非偶然。

三巨公都是八字中命屬丁火日主,生於壬子月子水當旺之時的命格,而且年上酉金能生子水,壬水亦透出,故命局中金、水過多,最喜見有甲木來相生,喜木、火為用,忌金、水、濕土。現看陳誠之造,一甲木透出在時柱,甲木生丁火,丁火自坐卯木,貴為副總統。俞大維之造為壬寅時,寅中以甲木為主,可惜不透,貴格略遜,為國防部長。俞鴻鈞之造為乙巳時,乙木為花草,不及甲木之參天大樹,故其貴亦稍遜,貴為行政院長。三巨公之顯貴的程度,皆命中有由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