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綜合

西進台商成為中共統戰棋子?

一名從事兩岸經貿的台灣傳產幹部小陳,向本報透露,曾有「仲介人」要透過他將資金帶回台灣,支持特定候選人。圖為示意圖。(陳柏州)
一名從事兩岸經貿的台灣傳產幹部小陳,向本報透露,曾有「仲介人」要透過他將資金帶回台灣,支持特定候選人。圖為示意圖。(陳柏州)

當中國經濟與世界連結後,中共開始遂行政治目地,「很充分利用在陸經商管道」,以台商在中國利益為威脅,或給予台商好處,掐住台商命脈,當成「既有通路」,利用、擺佈其回台從事影響台灣政治與選舉的活動。

一名從事兩岸經貿的台灣傳產幹部小陳,向《大紀元》透露,去年1124地方選舉前的七、八月份,與他有生意往來的「中介人A」提到:有一批廣東、東莞台商要透過A把資金帶回台灣,用於支持特定候選人(他們沒說要支持誰、也非來自官方指示),據了解,這批台商多來自台灣中南部。

A向小陳說,他必須設法透過香港管道,幫台商資金調度,「因為他們有一些特定要支持的候選人,要錢去做這個事情」。

據小陳了解,A的工作是負責從大陸把錢弄進台灣,再由他名下轉匯(付款)給其他公司,如:錢進入公關公司、旅行業等,讓公關公司去打選舉空戰,或旅遊業招待里長、青年低價遊大陸,從事影響台灣選舉的工作。

小陳說,A只是「處理其中一小部分」的中介人,上次選舉大概經手上千萬台幣而已,不過自從「洗錢防制法」加嚴,A被盯上,帳戶遭凍結,現在人不知去向。

小陳提到,中國現在外匯管制嚴格,背後中國資金,如沒有中共同意默許,「你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把錢說回來就回來?」不過他強調,這僅是民間觀察,並無法律權限取得證據,必須仰賴台灣司法機關偵辦。

中共如何利用台商「拉進來、打出去」?手法大解析

一、策動台商「返鄉投票」,估計約有十萬~20萬台商回台投票。

二、台商「政治獻金」,合法政治獻金都有登記,這種「掏自己口袋的錢」難證明背後有中共利益交換,但台灣人在大陸人治社會下,各種關說後門、政商利益輸送時有所聞。例如:給企業「開綠燈」、好處給願意配合的台商,使其在台捐款給特定候選人,便是一種「默契」。

三、利用三角貿易、作帳洗錢,多給台灣端行號幾百萬利潤,然後台灣這邊再出錢買公關公司(口碑行銷)服務,對台灣人民正面宣傳中國或支持特定候選人、打擊台灣執政當局。(去年洗錢條例加嚴徹查,這樣的方式也少了)

四、特定台商組織,如:光彩事業促進會、明格致公黨等系統,組織中的台幹、會長擔任政協委員,與中共統戰部有千絲萬縷關聯,對台發動以經促統工作,這類台商知道這樣做有好處,甚至主動「做促統業績」來邀功。

五、至於在陸外商必須設立「黨支部」,主要是貫徹中共指令、監視、強化外企效忠,達到宣傳意識形態效果。

六、利用第三方支付,虛擬交易,比特幣等洗錢,進來台灣,如利用直播平台洗錢,斗內(捐款)小額,讓網紅配合做特定政治宣傳,用合法掩飾非法。

七、透過旅型社、團康組織「揪團」低價旅遊,過程洗腦改變認知, 中間有無「這一頭收台幣,另一頭人民幣買單?」然後入袋的錢去從事線上活動?值得存疑。

八、漁船幫忙偷渡現金回台(現在比較少了)。

看到這裡,台灣人一定感到驚悚萬分,這些對台工作行之已久,「該滲透都滲透完了」,目前台灣政府也積極修法補漏洞,民進黨團擬修「兩岸條例」,規範台灣人不得幫中共黨政軍廣告,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遊說;部分民進黨立委與基進黨合推「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代理人不配合調查得處罰;此外,時代力量黨團推出「反境外敵對勢力併吞滲透法」草案,要求替中共的在地協力者必須揭露資金與身份,並禁止從事特定政治活動,賦予主管機關調查權限。

具有十多年觀察中共對台因素的網路評論家王立指出,雖然代理人草案法條出來太慢,且總統府話又過早出口,導致台商恐慌嚴重誤解,「台灣當局必須趕緊向台商實際接觸、說明清楚法案,消除台商疑慮」;此外,面對2020年總統大選,中共介入選舉肯定增加,「先求有、再求好」,希望政府不要因受到壓力而延緩修法工作,起碼「揭露」資訊的部分先有。

但是台灣人也別悲觀,至從去年「洗錢法」管制發威,還有「非洲豬瘟」爆發,意外促進我邊境查察,抓到很多大量偷渡洗錢、境外洗錢事件,導致「今年錢變少了」,因此,要策動對特定候選人,進行線上、線下政治活動空間也變小,加上美國關注,中共對台資訊戰,因此,假訊息也沒去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