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記憶中的美食拼圖】從煎魚開始 走上廚藝人生

母親卻一派輕鬆地安慰我,「沒什麼好怕的啦!煎魚就是這樣,常常被油燙到啊!」如今進了廚房的我才發現,廚房不只是熱而已,還有重重危機,能在廚房裡呼風喚雨的女人,都是強人。(123RF)
母親卻一派輕鬆地安慰我,「沒什麼好怕的啦!煎魚就是這樣,常常被油燙到啊!」如今進了廚房的我才發現,廚房不只是熱而已,還有重重危機,能在廚房裡呼風喚雨的女人,都是強人。(123RF)

文/玫玲
直到現在,小時候的記憶還很清晰。讀小學的我,每天回到家,除了拚全力把功課寫完,剩下的時間就是玩,玩累了回家,就等著吃飯;記憶中,母親總是在廚房煎煎炒炒,忙得團團轉,我們家小孩總會蹭在炒菜的爐火邊和母親說著心裡話。一家人都忙碌著,直到飯菜上桌,吃飽喝足,才算完成一天最重要的大事。

讀國中時,被繁重課業壓得喘不過氣的我,每天回家除了讀書還是讀書,母親還是忙著烹煮飯菜餵飽一家人,那時老媽常取笑我是個書呆子,只會窩在房間裡死讀書,頂著顆西瓜皮的短髮,像寺院中的尼姑一樣不問世事,不像弟妹們常到廚房裡幫忙,每天看著母親怎麼做菜,多少學會一點做菜的技巧,而我,什麼都不會。

然而,當時讀書讀得昏天暗地的我,卻有自己小小的人生規劃,總覺得做菜這件事很簡單啦!我以後有的是時間學,往後的人生可能要像母親一樣,在廚房裡做一輩子菜呢!趁現在還有機會可以學點別的,就離廚房遠一點吧!於是,就在這樣的藉口掩護下,在結婚前,我的廚房經驗是一片空白。

初體驗,慘烈油爆大戰

真的是什麼都不會,母親必須從頭教起,從煎好一條魚開始。

記得我正式學廚藝的第一天,母親教我煎的是一條肥大的虱目魚,那條連頭帶尾的銀亮虱目魚一滑入熱油中,恐怖的油爆就開始了,奔濺而出的熱油把我嚇得想落荒而逃。然而母親一點也不在意,她拿起鍋蓋急速地蓋住火爆現場,讓整鍋熱油就在鍋蓋的保護下,瘋狂地噴射。

這還不是最驚險的,眼看煎魚將要演變成爆炸事件時,還要打開油彈四射的鐵鍋,冒著被熱彈攻擊的危險,把熱油中的虱目魚來個大翻身。只見母親左手舉著鍋蓋擋在胸前,右手拿著鍋鏟深入爆裂最中心,把那隻茲茲作響的虱目魚,輕輕翻過身,又火速掩上鍋蓋,讓火爆油鍋繼續瘋狂爆裂的行動,直到魚身兩面焦黃酥脆,香氣四溢。

當爆裂的聲響漸漸微弱,油鍋裡的戰亂完全平息後,母親鏟起那條金黃的虱目魚,放在雪白的圓盤上時,我才完全明白過來,這條火爆煎魚?原來就是我最喜歡吃的「乾煎虱目魚」?有點驚嚇過度的我,久久無法言語,難道,母親都是這樣煎魚的嗎?我們家的餐桌上常常出現的虱目魚,都是經過這樣慘烈的油爆大戰嗎?母親卻一派輕鬆地安慰我,「沒什麼好怕的啦!煎魚就是這樣,常常被油燙到啊!」

廚房中,歷經「油淋彈雨」

俗話說,「怕熱就不要進廚房」,如今進了廚房的我才發現,廚房不只是熱而已,還有重重危機,能在廚房裡呼風喚雨的女人,都是強人。

從起油鍋開始,就可能發生油爆災難,剛洗好的炒菜鍋總是充滿水氣,熱火乾燒後的油鍋,有時仍會有遲遲不去的小水珠,如果稍不注意,就會在倒油入鍋的那一刻,來個小水珠小油爆。這還不算什麼,就連裝盛食材的小鍋小盤,也可能是肇事的元凶,因為鍋盤底部容易有水分殘留,會隨著倒入食材一起竄入油鍋,瞬間來個油爆大噴發。

雖然油爆攻擊的對象,大部分是臉頰,平日裡煎個魚、炸個肉,可能要冒著小小毀容的危險,然而別以為戴著眼鏡的人比較安全,至少眼睛是受鏡片保護的,我這個眼鏡族就曾經被突然竄出的油爆直擊過眼睛,常常一陣尖聲慘叫後,以為眼睛這下毀了,後來發現都只傷到眼皮,留一點小疤痕而已。

所以進廚房就是進入實彈發射現場,彈痕累累的手背,只是戰況的圖像紀錄罷了。擁有多年實戰經驗的我,可說是戰功彪炳,除了虱目魚,我什麼魚都能煎,而且不使用不沾鍋也能創造煎魚不扒鍋的佳績,因為我讀懂了我的鍋,知道它何時處在最佳狀態,了解它在煎完蛋或炸完肉的時候,那個熱油殘存的鍋,就是幫我煎魚的大恩人。

身經百戰,在煎魚的油爆戰場,常常屢戰屢勝的我,卻對母親當年教我的乾煎虱目魚,敬謝不敏,始終放棄這項艱困挑戰任務,只能默默地在心裡向母親致敬,也向所有願意煎虱目魚的廚師、主婦們表示佩服,他們是最勇敢的戰士,而我只是橫衝直撞的小兵,碰到虱目魚強敵就舉白旗投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