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居家生活

名醫師

修理本身就不容易,何況是快報廢的電器。(Fotolia)
修理本身就不容易,何況是快報廢的電器。(Fotolia)

文/沙山懷若
記得剛開店作電器修理時,技術差、人面不廣,所以拿來維修的少之又少。有些村人肯拿來修理的電器,幾乎都是快報廢的,拿來試試我的技術,而我真的就試試看囉!反正修不好就報廢,村人也不會覺得不捨。

其實修理本身就不容易,何況是快報廢的電器。可是,當時的修理件數實在少得可憐,所以也就來者不拒。正當那時創業維艱之際,竟然有鄰村的拿了收音機要來修理,雖然那臺收音機也有點舊,可是我還是有被激勵的感覺,因為這表示我的修理名氣已經打到鄰村了。

那個中年人說他在工地工作,收音機只要修好可以聽廣播即可,又看了我遞給他的名片,說他與我是同姓的。這樣攀親引戚的情形,自我從事修理工作之後常會發生,無非是藉此關係,看看我能不能修理仔細點,收費便宜點,可我聽歸聽,修理還是如常,收費也是照舊。

後來這位鄰村同姓的人,又來了2、3次,都是收音機、音響之類的,然後就消失了。直到幾個月前,他突然又來了,這回衣著整齊,不像之前的工人穿著,向我詢問安裝音響事宜,我教了他如何連結插線,他聽起來複雜,央求我去他家幫忙安裝,然後丟了一張名片給我。

等他走了之後,我看了這張前後印滿字,還有佛像圖案的名片,上面改了姓名,不再是同姓了,然後冠上一個「名醫師」的頭銜,專治各種癌症、心臟病等疑難雜症,說真的我有點愣一下,因為這位中年人怪怪的,看起來就是罹病的樣子,怎麼醫治人?

後來看我推託不去他家,有一天他乾脆將音響、DVD抱來,讓我連接線路,可是等我接好之後,才發現DVD壞了,他不可置信說,這DVD才剛買中古的,沒道理壞掉,然後顯然懷疑是我弄壞的,我雙手一攤,他氣呼呼地又將音響、DVD抱上機車,丟了一句話,「想不到我這麼信任你!」

之後又不見他的蹤影,直到昨天又出現在我的店門口,跟我說他的電視新裝了數位機上盒,卻不能看,請了當地的電器行去看,電器行說是電視壞了,叫我去載電視來修理。這回他的頭髮有點亂,有些邋遢味,我裝作不太認識他,跟他說等工作告一段落再過去,然後跟他要電話,他遲疑一下,從口袋拿出一張「名醫師」的名片給我。

我工作告一段落之後,想了想,還蠻好奇的,不如就去看看這位名醫師的店面。撥了電話卻沒接,一會兒,卻來電叫我可以過去了。我騎上機車,騎了6公里遠的路程,很快地找到了他的店面。喔!不是店面,是一棟兩層樓透天厝,只是一般的住家。

這棟樓房顯得有些破舊,而且只看到他一個人在家,客廳也只有一個電視櫃、一張桌子、幾張椅子,顯得有點單薄, 根本不是個看診的地方。

我將那連接電視與機上盒的端子座,用防鏽、除鏽劑噴上一些,再轉幾次端子頭除鏽,是勉強可以使用,然後將電視的色彩光亮調整到最佳,一邊心想著,這狀況電器行應該會處理的呀!怎麼不做呢?

他端杯汽水要給我喝,可是我推辭著,然後他就將那杯汽水放在桌上,也拿出一盤滷味放在汽水旁邊,就坐在椅子上,自顧自的吃喝起來。

修理測試了一陣之後,我跟他說︰「好了,可以了。」他看了看,滿意地回答︰「謝謝。」就修理的經驗,「謝謝」,表示不想給錢的意思。我立刻跟他說︰「這要拿個車油費200元」,他左右顧盼地說︰「錢剛好花完了,明天再拿去給你。」

我等了一天,果然是沒拿錢來,當晚我撥了兩通電話,沒人接。

到了晚上10點多,終於撥來電話,自我介紹說他是名醫師。我質問怎麼沒拿錢來,他說︰「今天送葬了兩個,沒空過來」,又說︰「那臺電視,他今晚要看時又不行了,是否可以去載回來修理,換那個端子大約多少錢?」

我現在已經了然了,耐著性子跟他說︰「那臺電視我沒零件,沒法修。」然後就掛了電話。◇

沙山懷若
本名洪勝湖,彰化縣人。 新埔工專機械科畢,插大成功大學中文系,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碩士。 喜好文學創作,曾獲磺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