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評論 觀點

共軍劍指東沙 國軍如何以小博大反敗為勝

圖為國軍演習資料照。(中央社資料照)
圖為國軍演習資料照。(中央社資料照)

⊙彭顧文
日前媒體轉載日本共同社報導,指出共軍南部戰區將於八月份進行海軍陸戰隊奪島演習,並出動兩棲登陸艦、氣墊船及直升機等武裝,規模空前,其軍演目標乃直指我東沙島。

事實上中共空軍前少將、國防大學教授喬良,在本月初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台灣問題攸關國運不可輕率急進,「台灣問題的根本是中美問題」,現在美國雖然因為染疫減弱了美軍戰力,出現一個戰術性的破口,但中美軍力未能真正分出高下前不宜武統,因為美國明的要插手其中同時也具此實力。

但在文末喬良又講:中共需要一次實際行動,向台灣人民及全世界宣示:「台灣在中國(共)的大炮射程之內」 。

隔兩天中共國防大學另一位教授,也是軍事評論者房兵,在接受廣東傳媒專訪時主人持提及:中共海軍硬實力超越美海軍只是時間問題?房兵駁斥謂: 如果你說的是一百年或二百年那就是個時間問題了,但如果是十年或二十年那純粹是瞎扯。房兵也詳述了中共軍費只是美國的五分之一,航母及各種軍艦與戰略武器遠不如美國。

就在13日中共官方又公布共軍將於5月14日起至7月31日止在渤海範圍內進行軍演。

從以上資訊,我們以常理判斷喬良話説的軟,好像近期內共軍沒有對台灣或外島有任何挑釁的意味,但是以筆者長期觀察共軍的言行及潛在行為模式時,是存在了許多疑慮。

東沙島猶如南海上一只翡翠戒環,鮮少人為破壞,特殊自然地形保存完整。(高市水利局提供)東沙島猶如南海上一只翡翠戒環,鮮少人為破壞,特殊自然地形保存完整。(高市水利局提供)

連兩位將領公開示弱 背後恐有蹊蹺

共軍作戰乃遵從毛澤東的思想,「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講白了前一句就是大內宣,説對方多爛打不過我們共軍,如此不但可強化軍士兵信心,更能讓無知的軍民為共產政權賣命。

就像我們現在時不時可看到YouTube上中共的宣傳影片:中共海軍擊沉了幾艘美國軍艦,隔兩天又擊落了幾架美軍戰機等,或又吹捧共軍有多先進的新武器,嚇得美軍落荒而逃等等。

這樣的常年宣傳是常態,但每隔個二、三年必有中共國防大學的教授出來踩踩煞車說:我們軍備沒那麼強啦,差美國還有那麼一、二十年啦。但也總是輕描淡寫的一天就過去了。

不過此次喬良公開對美國示弱,而後房兵更跨張的跟進,謂共軍落後百年雖是形容詞。兩位國防大學教授同時公開示弱,這違背了共軍好面子的常理,所以筆者認為共軍乃障眼法,要我軍民降低敵情憂患意識,或來個出其不意攻擊我某個外島,這是極有可能的,請大家不要忘記喬良的結論:我們要有一次實際行動,向台灣人民及世界宣示:「台灣在中國的大炮射程之內」。

筆者認為此時此刻共軍對台動武的機率不大,但中共內鬥加劇,外部又面臨各國對其隱瞞疫情,所造成的損害進行索賠,中共在此内憂外患下,吾人不能完全排除中共將挺而走險,對台動武或挑釁的可能,所以國軍要有萬全之準備以應共軍之挑釁。

那麼我們以下再從軍事實戰的角度來探討,共軍陸戰隊軍演目的是八月份圖謀我東沙,筆者認為八月份是假的,共軍要等美多艘航母到達第一島鏈才要一決勝負嗎?不是的!如共軍認為有演習或動武的必要,筆者認為時間就應該在五月底起,至六、七月間。

國軍可用這六招以小博大

再從地理位置來看,我東沙島具海上戰略位置,共軍由南海北上台灣海峽,或經巴士海峽進入西太平洋,東沙島是必經樞紐是兵家必爭之地,其距汕頭260公里、距香港320公里、距高雄450公里、距澎湖420公里,對敵我雙方都在有效支援作戰的能力範圍內。

東沙島與鄰近區域圖。(海巡署官網)東沙島與鄰近區域圖。(海巡署官網)

那麼筆者要提問各位朋友或國防部,假設共軍攻擊金門、澎湖或東沙島,國軍㑹全力支援外島反擊共軍嗎?很顯然金門在大陸沿岸,我金門守軍只能獨立作戰,而澎湖離嘉義外海約60公里,我陸海空軍包括阿帕契攻擊直升機都能即刻支援,所以國軍將全力反擊共軍的登島作戰,那東沙乃我海疆戰略要衝,但礙於共軍沿岸部署了蘇製先進S-400防空飛彈的400公里射程,我方戰機可能面臨投鼠忌器的窘境,而無法前往支援作戰。

以筆者盤點後,看我軍能夠支援東沙島作戰之武器,以匿縱、快速稱著之沱江及光六飛彈快艇為主,加上四艘潛艦,及雄二E巡弋飛彈等。

圖為我國海軍沱江艦。(BENJAMIN YEH / AFP)圖為我國海軍沱江艦。(BENJAMIN YEH / AFP)

共軍一旦有意興戰東沙,筆者建議以下幾點:

1、首先將日前交海巡署的沱江級海巡艦,配備完成雄二雄三飛彈,我海軍就有兩艘沱江艦,並率光六快艇進入東沙海域巡弋準備迎戰襲擊共軍船團。

2、因我沱江艦為原型艦,故需加裝後續艦所配備的海劍二防空飛彈以防共機襲擊。

3、我光六快艇亦無防空飛彈,如脫離沱艦的防空防護距離外也會遭敵機攻擊,所以我軍需編組若干漁船隊,在我船艦周遭的一定距離內伴隨,當我戰管雷逹發現敵機升空或近接途中,即可先期通知我光六快艇,快速進入沱江艦的防空防護距離內或就近隠入漁船隊中以減少戰損。

4、當然我軍可視戰情需求,出動紀德艦在屏東外海,在敵空對艦飛彈的射程外部署,並以五百公里的戰場管理系統指揮作戰,紀德艦的標準二型防空飛彈也可適度進行區域防護,但我大型紀德艦也是共軍潛艦目標,故也需P-3C及拉法葉匿縱反潛艦的伴隨防護作戰。

海軍表示,光六飛彈快艇(圖)與微型飛彈突擊艇在運用上有不同的地方。(SAM YEH / AFP)海軍表示,光六飛彈快艇(圖)與微型飛彈突擊艇在運用上有不同的地方。(SAM YEH / AFP)

5、我四艘潛艦要行水下反伏撃戰術,因為共軍也暸解我海域之有效伏擊位置,其潛艦可能先期進入能伏擊我軍艦之有利位置準備伏擊我船艦,所以我潛艦需機警的進行反伏擊戰術,同時我潛艦也需潛伏於敵登陸船團前往我東沙島的必經路線上,尋找有利位置對敵登陸船團行奇襲戰術。

6、我軍雄二E巡弋飛彈是否要選擇適當目標行牽制攻擊。

如我軍能以快速打擊又匿縱的沱江艦、光六快艇與我潛艦,並善用海上水下協同的奇襲游擊戰術,必對共軍登陸船團具足打擊能力,只要擊沉其指通艦或油彈補給艦或運兵船,即可瓦解共軍登陸戰之邪惡目的。

除此之外筆者提醒國軍,共軍也是以游擊戰起家的,其戰略戰術真真假假故弄玄虛也是它的看家本領,也可能共軍是以東沙為佯攻而實取澎湖,或兩者交互應用互為主從,國軍要有以寡擊衆的決心,並做好萬全準備才能保護台澎金馬。

國軍加油!加油!再加油!

筆者為前陸戰隊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