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溫嬪容醫師專訪】為疫情點燈(上)

溫嬪容醫師樂觀且肯定的說:「每個人都有終結疫情的能力。」(博大出版社提供提供)
溫嬪容醫師樂觀且肯定的說:「每個人都有終結疫情的能力。」(博大出版社提供提供)

文/陳柏年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各界醫學專家束手無策,芸芸眾生惶惑無主。就在此時,溫嬪容醫師第六本著作《為無明點燈》悄然問世,書中提供許多驅疫良方與保全養生之道,為人們帶來了希望。

長年堅持發揚光大傳統中醫學說,孜孜矻矻鑽研老祖宗智慧的溫醫師說:「掀開人類歷史,平均每20到40年,就會有一次流感大流行。」回溯人類有文字記載的文明歷史,疫情大流行的歷史斑斑在目:

195年中國,建安大瘟疫,死了1千多萬人。

251年羅馬,賽普勒斯大瘟疫,死了500萬人。

541年地中海,查士丁尼大瘟疫,死了2,500萬人。

1347年歐洲,黑死病大瘟疫,死了7,500多萬人。

1665年英國,倫敦大瘟疫,死了10多萬人。

1852年俄國,霍亂,死了100萬人。

1855年亞洲,鼠疫,死了1千萬人。

1918年全球,西班牙流感,死了5千萬人。

1957年全球,亞洲流感,死了100萬人。

1968年全球,香港流感,死了75萬人。

而2019年底,在全球爆開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仍正在進行中。截至成稿日期為止,死亡人數為40.4萬多人。即使臺灣堪稱防疫最佳地區,全球疫情局勢也在減緩中,但是根據多方跡象與預告,是否會在近期內爆發一波更大更嚴重的疫情?尚在未定之天。

一燈能破千年黑

溫醫師觀察到,在醫院、社區或是機關的重要入口,都有守衛人員以額溫槍測體溫,訪客猶如被「舉槍射擊」。她打著有趣的比方:「一天要中槍好幾次」。所謂的「戰役」變「戰疫」,而「戰士」變成了「護士、醫生、警察」;「機關槍」變成「額溫槍、耳溫槍、手溫槍」;「攻城」變「封城」各地施行的實名制、防疫的審查制度,在在迫使人們回答終極的哲學根本問題:「你是誰?你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災難使最麻木不仁的人們,也開始思考神的存在,並認真祈求神佛的庇佑,因為誰都不知道,明天的陽光和無常的死亡,到底哪一個會先到?

愁雲慘霧中,我們看到臺灣朝野一心抗疫、分贈口罩給友邦的光明力量,也看到國際街頭人們猝死倒地、名勝古蹟因封城而棄若廢墟,或者各種生離死別的心碎慘景。顯然災難的發生不是為了讓人冷血漠視,而是提醒人們更加勇敢追求光明的方向。然而在巨大的黑暗籠罩四野之際,能堅持棄暗投明者幾希?正如溫醫師在這本書的序中所言:

「虛空無窮,我願無盡。面對一切無窮無盡,我似乎只能點一盞心燈,『一燈能破千年黑』,我若堅持一分人性光明,世界便少一分黑暗。」

疫情下的省思與良方

溫醫師語重心長地表示,假使認真思索,疫情帶給人們的啟示太多了。例如:人類是否應該重新檢視健康的意義和代價?人類是否濫用藥物與化學製劑,打破了所有生物的生物鏈、將生態環境破壞殆盡,乃至於引火燒身,逼得微觀生物,如細菌、病毒反撲變種,置人類於更加險惡的境地?怎樣健康的身體,才能挺得住這些病毒侵襲,闖過重重關卡、突出重圍?

實際上,從「物以類聚、同氣相求」的原理來看,人會罹患什麼樣的疾病或是能夠倖免於難,皆有跡可循。中醫視人體為小宇宙,身體與社會的變化和大宇宙息息相關。溫醫師說:「庚子年是地球磁場變動的一年,人類每逢庚子年多有重大事故發生。」

她分析:疫情爆發之際,正值寒冬,屬「溼毒疫」,溼極即易化成溼毒,溼毒化熱,熱瘀血分。一旦溼、熱、毒、瘀,集攻人體,病勢快速發展,就會引發多重器官功能障礙,最後魂歸離恨天,因此,體質「虛寒」的人較易感染。如果過食寒涼食物,環境太寒溼,過飲飲料,致溼邪加重,出現「冰伏」現象,也是易於引發病毒感染的原因。

溫醫師舉《黃帝內經》所言:「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虛邪賊風,避之有時」,說明針對此種傳染病,身體要注重保暖,尤其是頸部風池穴部位,既是風邪最易入侵處,也是一道關卡,因風池穴可袪風,利水。另外腳底湧泉穴也是一大保養穴道,她叮囑勿讓腎水過寒,影響腎的封藏能力,因為腎能調解水液代謝,也是抵抗疾病的最後基地。腎為「作強之官」,以水生木、木生火,即能增加「衛氣」及機體作戰能力,書中並列舉多種養生辟疫之道,都是解救良方。(下週待續)◇

溫嬪容新書《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博大出版社提供)溫嬪容新書《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博大出版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