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探索

神話傳警言 無人在其外——紅眼石獅的故事(下)

圖為北京故宫。(Fotolia)
圖為北京故宫。(Fotolia)

【大紀元訊】讓我們跟隨《細語人生》節目主持人宇欣,一起細細的品味法輪功修煉人親口講述的真實故事⋯⋯

主持人宇欣:「舞劇中的觀音菩薩扮演者齊婉琳,同時扮演觀音和乞丐,這兩個完全不同的角色,表現觀音有哪些因素?在表演時她心裡又是怎麼想的?現在讓我們一起來傾聽婉琳是如何詮釋兩個不同角色的。」

舞劇觀音菩薩的扮演者齊婉琳:「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認為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角色。因為你想想一個是那樣光芒萬丈、無比神聖莊嚴的菩薩,另外一個呢,卻是無依無靠,非常無助的一個乞丐、老婆婆的形象。

「所以當時在詮釋這兩個角色的時候啊,我就在想,我怎麼樣能夠讓我自己看起來老一點,那人老的時候是不是駝著背啊,或者說被人家欺負的時候,會是怎麼樣一種感覺,心裡是那種無依無靠地可憐楚楚的感覺。」

「張老師看見我表演的時候,就跟我說了一句話,說:『你這個乞丐婆婆演得不夠莊重。』」

「當時我聽到這話的時候先是一驚,後來我再想,啊,原來這個乞丐老婆婆,她並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乞丐,因為她是觀世音菩薩,她是化身來啟悟人善念的這麼一個角色。當我明白這一點的時候呢,我其實就把這兩個角色合二為一。所以當我再去演這個乞丐的時候,當被人家欺負辱罵的時候,那種心態呢,不再是為自己而難過,而是真的為那些施惡者感到悲哀。」

主持人宇欣:「那您表現這個觀音菩薩有哪些因素?」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觀音菩薩她就是慈悲、莊嚴的化身。剛開始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我覺得很為難,因為她沒有什麼舞蹈動作,她完全就是展現這個人物的境界,我就在想,那觀音菩薩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態呢?」

「所以當第一次彩排的時候,特別有意思,下面的那些舞蹈者,還有我們的老師,舞臺藝術總監,他們就跟我說:『哎呀,這個菩薩演得不夠莊嚴。』他們說:『笑的太多了。』我當時就想,『哎呀,那就不能笑了,所以第二次彩排的時候,我就特別的緊張,我說,千萬不能笑太多了。可是下來之後呢,大家跟我說:『不行,你這太嚴肅了,菩薩應該是慈悲的。』我當時就覺得特別的鬱悶。」

「回到家裡我就在想,對鏡子看,那到底什麼是既慈悲又莊嚴的那種感覺呢?」

「看著看著我突然從內心明白了一個道理:就是慈悲其實不是裝出來的,他是修出來的,他應該是發自內心的一種修為,所以當我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我其實就把我的注意力從舞臺上,轉移到了我自己的生活中。」

「因為我覺得一個好的舞蹈者,她帶給觀眾的,其實是她從內心深處發出來的那種正的、善的和純的力量。」

主持人宇欣:「鐵軍,您是扮演這個善心婦人,聽到那樣的一個消息之後,告訴那些百姓,可是在向人講的時候,在我們現實生活中也是一樣,總是有人聽,有人不聽。那您在表演這個角色的時候,您心裡是怎麼想的?」

舞劇編導張鐵軍老師:「我當時就想,不管你聽或者不聽,我總是要把我知道的要告訴你,直到你最後能聽。我就是這麼一種心情,我就是用我的心來告訴你,你相信我,我告訴你是真的。」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我記得當時我在臺後,看見鐵軍老師在臺上,她真的是發自內心的跟您說:『快跑!快跑!』哎呀,當時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舞劇編導張鐵軍老師:「當時真是這樣,實際上,我自己在表演的時候,我是真的是內心在呼喚,同時呢,我也向底下的觀眾呼喚:人要做善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大家聽聽勸吧,我當時就是用這樣的心理向所有的觀眾說出我的臺詞。」

主持人宇欣:「那麼婉琳,您在這個劇中扮演觀音菩薩的這個角色,告訴人們將有災難發生,可是也有人問,說如果觀音不告訴那個善心人的話,就不會有人故意把這個獅子的眼睛弄紅了,這樣是不是預示著沒有災難發生呢?」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做人一定要行善,這樣呢,才能夠造福後代。就像鐵軍老師剛才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想就是神佛、觀音菩薩,她是大慈大悲、光芒四射的。」

「不管觀眾朋友他信不信佛,或者相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他都能夠理解這一點,就是神佛永遠都是施善於人的。所以其實災難,不是說是菩薩或者神佛看誰不順眼,給你加了這麼一個難,災難都是人自己造成,因為人心啊!他真的是不再善良。他做那麼多惡事的時候,他一定會遭報。」

主持人宇欣:「觀音菩薩她之所以化身扮演成一個乞丐,我想她是不是還是要給那些做惡的人們一個機會啊?」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對,真是這樣,同時,我自己也是這樣去理解的。因為我看到,這個舞劇中,這個村莊裡的人心已經到了那種地步,人心無善念,那麼菩薩看到的時候,她還要給人最後一次機會,將自己化身成這麼一個無助的乞丐婆婆,去看誰還能有那麼一絲的善念,誰就能得度。我覺得劇中的那些惡人啊,真的是連最後的機會,他們都白白浪費了,因為這個悲劇可以說,是他們自己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所謂的惡作劇而造成的。」

舞劇編導張鐵軍老師:「我還想補充一點,不是說災難是突然降臨的,它是給每一個人機會。」

「你比如說這個老夫人,她的善良,她影響著她周圍的一些鄰居啊,比如說,人家遇到困難了,她就去幫助別人,是吧?乞丐沒有飯吃了,她去救濟她;有其他的人冷了沒有衣服,她去把衣服給他們,這些小事就是告訴一些人,這個老婦人她的為人是怎麼樣的,那麼到關鍵時刻呢,這些鄰居會去思考,會明白這個老奶奶絕對不會欺騙我。」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古人經常說這句,所以他信了,信了的人他就得救了。」

主持人宇欣:「在整個舞劇的排練還有巡迴演出中,你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甚麼?」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我覺得最感動的,就是觀眾對我們的肯定吧!真的,無論是東方人、西方人,無論是男女老少,他們都能夠明白,我們要想對他們說的話,而且他們是從內心深處,對這種理念產生了共鳴。」

舞劇編導張鐵軍老師:「傳達給觀眾一個訊息,就是要珍惜我們自己的生命,珍惜這一切,因為在我演到最後的時候,我是跟觀眾對話的,我看到地上有一些死屍,我非常的痛苦,因為我不希望他們死,我希望他們活。」

主持人宇欣:「有人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舞劇紅眼石獅的受歡迎,是不是也意味著人們內心對傳統文化道德的憧憬與嚮往呢?」

「當看到節目表演結束時,觀眾久久不願離去的景象,似乎得出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了。路要靠自己去選擇,靜下心來,聽從內心深處佛性的指引,也許您會驚喜的發現,這正是『夢裡尋他千百度』的謎底。」(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