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假如石臼會說話

從山裡被挖出來時,我留在人間的身軀就已經死了,但是我的靈氣未死,而且常留在山壑中,用精靈的氣息去孕育更多更大的石頭。(攝影/沙山懷若)
從山裡被挖出來時,我留在人間的身軀就已經死了,但是我的靈氣未死,而且常留在山壑中,用精靈的氣息去孕育更多更大的石頭。(攝影/沙山懷若)

文/沙山懷若
說到我的身世,原本是生長在山裡的一塊石頭,或許你會訝異,被泥土包裹的身軀,我竟然是活的,而且還會隨著歲月長大。

但是自從被你挖掘出來,敲鑿成臼後,賣入這戶人家,老實說,我已經死了。

可是這戶人家卻說,這石臼在這裡活了,在舂米當中,這個石臼是真正有了生命,有了價值。

原來價值是人類付予的,所以當人類又發明了碾米廠,這石臼也就沒有價值了。

後來這戶人家全都遷居外地,我的軀殼被棄置在老厝的角落,不知經過多少歲月,也不再有人理睬,在人類的眼中,這石臼是死了。

直到今年初,重新搬回老厝居住的中年人,突然靈機一動,就在石臼裡加了水,放了水草,養了魚,栽了布袋蓮,然後他看著這臼的生意盎然,很得意地說,他讓這石臼重生了。

其實,上述的歷程,石臼的生生死死,只是人類價值觀的判斷罷了。對我來說,當從山裡被挖出來時,我留在人間的身軀就已經死了,但是我的靈氣未死,而且常留在山壑中,用精靈的氣息去孕育更多更大的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