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探索

《地母經》預言的2020年中國水災和後果

位於長江三峽大壩下游的湖北宜昌市,於6月27日遭到暴雨襲擊,出現嚴重內澇,已發布暴雨紅色預警。(影片擷圖)
位於長江三峽大壩下游的湖北宜昌市,於6月27日遭到暴雨襲擊,出現嚴重內澇,已發布暴雨紅色預警。(影片擷圖)

文/荏淑一
歷代許多預言有一個共同的交集,指向2020庚子年開始的大劫難。農業社會裡家家必備的黃曆,竟然也預藏著這樣的預言——預言詩《地母經》,也稱《黃帝地母經》。進入六月以來,中國大陸各地出現強降雨,帶來異常洪水量,觸動人們的神經。是否有更大的災難會發生呢?

預言2020年中國 水災之難已經浮現

《地母經》是以六十甲子循環排列,每一年配一詩一卜,預言該年農作物生產情況,也旁及該年的時運。《地母經》對2020庚子年不僅預告了瘟疫,同時示警了水災和飢荒,其詩和卜辭如下:

詩曰︰

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

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

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

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

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頭年,高低多偏頗。

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

開頭詩句「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指出了庚子2020年整個年運:很多人會突然死亡;卜的後半句「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預言死亡的人數眾多。災難原因為何?《地母經》道是「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鼠耗出頭年」;也就是發生在春夏的水災、秋冬的飢荒與旱災,還有瘟疫。目前除了預言的鼠疫之外,還有更嚴重的中共病毒瘟疫。

在2020年的前半年,人們的擔心、關心聚焦在中共病毒,進入梅雨季節,瘟疫未退又加劇,同時大雨淹流的足跡越來越廣。6月24日新聞報導,6月以來中國大陸已發生5輪強降雨,導致1,122萬人受災,農作物受災面積861千公頃。6月中旬之後,雨帶已經明顯由南方向江南、江淮、黃淮等地推進。6月20日開始,貴州至長江中下游一帶迎來今年入汛以來最強降雨。

目前,長江上游貴州、重慶等多地已經出現洪災。發源於貴州的長江支流綦江重慶段於6月22日出現「80年來超歷史洪水」,超過堤防最高防洪水位(200.51公尺)5公尺多。中游武漢的長江汛期一般在7、8月分,目前汛期未到,水位已超過了堤防,洪水正向市區方向蔓延。湖北省有680座水庫,現在已經超汛限水位,許多地方也相繼發生了洪災。而後續更見雨勢洶洶,據大陸中央氣象台預報,長江中下游將有10天左右持續性強降雨。6月27日洪水淹沒宜昌城。能不讓人繃緊神經嗎?

6月23日,重慶綦江區安穩鎮的同華大橋被洪水淹沒。(受訪人提供)6月23日,重慶綦江區安穩鎮的同華大橋被洪水淹沒。(受訪人提供)

點名水災、飢荒重災區

再看回《地母經》對2020年災難的預言內容「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鼠耗出頭年」,其中水災和飢荒占了大半,警示人不能掉以輕心。重災區在哪裡呢?《地母經》預示「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

「秦淮」是指秦嶺和淮河區域(南京的秦淮河古稱龍藏浦,自唐朝有此稱),是黃河長江分水嶺,秦嶺以南就是長江流域。秦嶺橫貫中國大陸中部,從甘肅、陝西、東到河南,有華夏文化的龍脈之稱,長江支脈分布其間;淮河主幹流經過湖北、河南、安徽、江蘇4省。淮河流域人口密集,也是耕地比重高的地區。

「吳楚」是指春秋戰國時代的吳國、楚國之地,涵蓋長江中下游流域。秦淮和吳楚之地,也是中國大陸的主要的精華區,魚米之鄉,工業之都,人口密集之地。長江中下游流經湖北省、湖南省、江西省、安徽省、江蘇省和上海市,聚居了中國5億多的人口。6月以來的超常強降雨,已經使得多地耕地流失,可預見下半年將遭遇無糧可收的局面,同時,蝗災、秋行軍蟲危害、糧禾之害也頻發,這種種現況吻合《地母經》「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的預告。問題還未窮,目前這一大片區域,正是長江三峽大壩瀕危的陰影垂垂籠罩的地方。

2003年,三峽大壩啟動運作之初,中共黨媒宣傳說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到2007年,才短短4年,中共黨媒已經改口說大壩可防「千年一遇洪水」。才又過一年,中共所謂的防水期只剩下十分之一,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又過二年的2010年,中共當局完全改口說「不能把希望都寄託在三峽大壩上」。這種完全建築在泡沫基礎上的長江三峽大壩「固若金湯」的謊言,靠著大宣傳糊弄大部分中國人,實際上是罔顧人命的面子工程。 

「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示警

長江也稱為大江、揚子江,川流千古,水勢浩渺,悠然映碧寥,是孕育中華大地生生不息的第一大命脈。長江沒有黃河的決堤帶來的治河問題,所以中國古來就有「有河患,無江患」的說法。古代治水工程範圍,通常是指黃河及淮河兩大流域。直到近數十年,長江流域開始有大水患的發生;據統計,百年中長江最大的洪水是1954年發生的那次,受災人口1,888萬人,死亡3萬餘人,京廣鐵路百日不能正常通車。

以前長江下游發生嚴重洪水災害的主要原因,是由於高峯量大的洪水超過長江河道的洩洪能力。除了長江幹流,長江主要支流水量也大,若支流發生洪水規模也十分龐大,當單獨發生時也會形成區域性洪患,若與幹流洪水同時發生,同時遭遇上了,則會釀成巨大洪災。若是大自然防洪、排洪能力,受人為因素的干擾,災情就會變得嚴重。從明清以來,長江上游山區的森林漸漸減少,這幾10年中更是大量減少,森林減少降低了水土保持的能力,遇強降雨就快速形成大洪水;中下游人口眾多又密集,圈湖為園、占湖為田、填湖造地等等這些與湖泊搶地的行為,破壞了長江自然調節的防洪能力。再加上長江三峽大壩的興建,更是干預了長江排洪的自然調節能力,上游支流區域淹水的災情顯然增多。

專家表示,三峽工程的防洪能力極為有限,因為它防洪庫容量遠遠小於主汛期的洪水總量;長江水量超大時,水庫不僅不能防洪、來不及泄洪,還有漫壩、潰壩的危險。也就是說,長江三峽大壩不但沒有解決長江洪水問題的能力,反而預埋漫壩、潰壩的危機。且嚴重破壞生態的後果,導致超乎想像、預估的重重災難。長江三峽大壩的工程專家曾披露,三峽大壩建成後,誘發整個庫區及其周邊的滑坡、崩塌及地震災害,並且加劇了長江上游洪災,如這次綦江超80年紀錄的水災,這些都是近年已經見到的事實。

6月以來,中國大陸許多省分,都出現了異常洪水,長江汛期還未到,但是支流、幹流都已經出現洪水之災。三峽大壩毫無防洪能力,而且無預警的大洩洪,更導致中下游嚴重災害。從目前看來,中國大陸2020年水患嚴重的趨勢,和《地母經》所預言的水患災難,正同步而行了。對《地母經》預言「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的結果,吾人不能不正視。

【寄語】

天地之大,尤其是現在的中國災害無所不在,人要往哪裡跑才安全?古籍《尚書.商書》說「惟天佑于一德」,《易》有言「自天佑之吉無不利」,都是告訴人,真正安全的道路在於純一的德行,做人做事唯有走正道、走善道、合於天道,才能得上天神明保佑,那也是最安全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