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神祕的中國絕代王后(中)

位於河南安陽市殷墟的「婦好」雕像。(Shutterstoct)
位於河南安陽市殷墟的「婦好」雕像。(Shutterstoct)

文/琴心
婦好有超世的軍事才能,這已經不一般,更出人意外的是:婦好所率出征的軍隊是她自己的私有兵馬。

她有自己的封土領地,她主宰封地事務,擁有軍民、物產及一切。她還向丈夫武丁交納一定的貢品。在婦好墓葬中,就有婦好整治好的一些龜甲,貢給武丁用作占卜祭祀。

這樣看來,婦好如同一位諸侯王,而實際她的能力所及,卻又非諸侯可比,在治國方面她與武丁琴瑟和鳴。甲骨文上顯示:武丁派婦好去巡視地方、看望高齡老人、會見多名婦人,甚至還去抓捕罪犯等等。想來這罪犯也甚是厲害,否則也不會動用王后大駕。

上述種種文治武功,對一個女子而言,顯然不是「才能卓越」那麼簡單。根據所知的禮制常規,即使王后才能卓越,也不可能有縱橫國事的舞臺。而且,上溯到堯、舜之時,也看不到王后可獨享封地的蛛絲馬跡。

那麼,婦好當真是非常獨特。

婦好的智慧來自哪裡?她為什麼那麼特殊?她的獨特,千古僅有。這很可能跟她的另一個特別身分有關。答案就隱藏在她的隨葬品中。這個祕密一旦揭破,對很多人而言,將無疑是一聲炸雷。

為了探尋這個身分的真相,先讓我們來看看商朝的社會文化。

商朝的文化精神

商代人非常崇尚神,重視祭祀。《禮記‧表記》有說:「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後禮。」大意是說,殷商人尊崇神,率領人民侍奉神;在禮祭神之前先祭祀那些死去的先祖「鬼」。

這一點在殷墟出土的甲骨卜辭中得到了印證。是凡與國事相關、無論大小事,商王都要祭祀祈禱,問天卜鬼。這體現的是中國古人對神的虔誠信仰。看看今天西方一些正教,比如按照《聖經》中上帝對信徒禱告的鼓勵,虔誠的基督徒凡事都要禱告,祈求、感謝或懺悔等等,我想就不難理解商朝人。

商人信天,這裡的「天」,就是中國古老信仰中對上帝、最高神的稱謂。從上古堯、舜時就有敬天禮神的紀錄,經由夏傳承到商,再傳往西周以下,形成了中國人的天人文化觀。

天是無形的、萬能的,與道同存。天派神使下界照撫百姓,就是天子。天子死後回到天帝身邊,就是「歸」去。 「歸」,叫來叫去就成了「鬼」。那與現代概念的一般人死後成了陰間之鬼完全不同。

祭祀就是通過一種禮敬的形式與天、神等高級生命親近溝通,也可以得到神的指引、能力或保祐。忽視祭祀會被看成是對天不敬、不義,不配為君。商湯開啟滅夏之戰,第一個攻打的是夏諸侯國的葛伯,關鍵理由是「葛伯不祀」。

商湯的討伐,意味著替天行道。可見,祭祀對國家至關重要。商朝約有600年歷史,僅次於最長的800年的周朝,靠的就是虔誠敬天禮神,率民奉神修德。《左傳》中有句概括中國祭祀特點的名言:「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祀」指祭祀宗廟的儀式,「戎」指出征前的祭社儀式。祭神形式不同,虔誠是其大節。

遠古時候,主掌國家祭祀的人,如祭司,就不是一般人能當的。他必須有上天賦予的通達的智慧與能力,能與神溝通。現代研究認為:商朝主掌國家祭祀占卜的人是巫覡(音「習」),女巫男覡是最有智慧的人,他們通曉天文地理、醫卜人事、術數等等,而且能與鬼、神相通。用今天的話說,那還不是個高級知識分子?還不是個大科學家嗎?只不過他們所修習的是針對宇宙、生命的另一條科學之路罷了。

今天,「巫覡」之詞的內涵早已失去高尚而變得面目皆非,成為與低靈甚至邪術為伍的貶義詞。如果再用在古代神職智者的頭上就很不合適。那麼,我覺得借用西方「大祭司」一詞來用,倒還貼切一些。

婦好的出身、智慧與大祭司之謎

婦好是武丁的大祭司。甲骨文顯示了她多次主持重大祭祀的卜辭,其中一次是:「呼婦好有勺(礿)於父〔乙〕。」(《合集》2609)也就是叫婦好祭祀武丁的父親小乙。

甲骨文的殘存紀錄畢竟有限,按照商人的信神特點推斷,婦好在行軍、理政等方面的祭祀占卜應該很多。因為人的文字和語言帶有個人的信息能力,所以虔誠的婦好當會親自書寫卜辭、祝辭,甚至還會歌舞以助神來。她作為神靈的使者或代言人,自會有一種聖女的光芒而令天下人肅然起敬。

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婦好墓有大量精美的青銅器和玉器隨葬品,它跟婦好的大祭司身分相合,那些禮器顯示:她生前主持過各種大型祭祀。

婦好也很可能會運用奇能異術排兵布陣,或禳災鎮邪。她的隨葬玉器種類繁多,有奇特的玉人、怪獸,有絕世的玉鳳,有玉龍、虎、象、鶴等各種獸和禽、畜等動物;有神祕紋飾的玉梳子、玉笄,還有當時也被看作玉的綠松石、孔雀石、瑪瑙珠等各色寶石等等。(待續,下週三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