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探索

我到地獄走一遭的親身經歷

地獄走一遭,退伍老兵真實案例。(123RF)
地獄走一遭,退伍老兵真實案例。(123RF)

文/成德富
我叫成德富,是重慶市墊江縣桂溪鎮人,家住墊江縣城白銀路,今年75歲了。1965年10月到38軍114師42團當兵。1997年一個朋友介紹我去學法輪功。我才學了兩天,一身的病症都沒有了,感覺身輕體健,我心裡無比感激法輪功師父。

可是1999年7月,江澤民一夥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我被重慶西山坪勞教所殘酷迫害。從勞教所回家後,我又被抓進所謂的學習班關押。我妻子、兒女無法忍受這樣的騷擾迫害,紛紛離我而去。我再婚的老伴也在2011年8月與我不辭而別。我乘車去她老家找她也沒找到。

我失望地坐上了回墊江的客車。傍晚6時左右,客車剛開過一個叫峽口的村子,我突然感到胸口處被人拍了三下,然後感覺兩個人擰著我的肩膀在往前面走,速度非常快,只聽得風從耳邊過。

過了一會兒,聽見有人喝令:「到了。跪下!」又聽見另一個稟報說:「王爺,您要的人抓來了。」王爺說:「你抬起頭來。」我抬起頭來看到臺上坐的人,頭戴皇冠,身穿淡色袍服,像皇帝一樣。我問:「你是閻王嗎?」他回答道:「我就是閻王,這裡就是地獄,人世間的人不相信有閻王、有地獄,敢胡作非為,你相信嗎?」我說:「我已來到地獄,還不相信你就是閻王嗎?」

姓名一字之差抓錯人
閻王:你早地獄除名

閻王問我:「你叫什麼名字?」我答:「我叫成德富。」閻王又問:「多大歲數?」我答:「66歲。」閻王自語:「不對。」閻王又問我是哪裡人。我答:「墊江縣人。」我給閻王補充說:「我的姓是成都的成。」閻王大聲說:「抓錯了。第二班快去湛江抓那個40歲罪大惡極的陳德富。那個陳德富才是陽壽已到、該抓之人。」原來抓我的那兩個差役聽錯了,把湛江聽成了墊江,恰好我的名字又和湛江那個陳德富幾乎相同。

閻王翻了一下案桌上的一個大本子(大概是生死簿),往後翻很多頁才說:「是這個。」閻王笑著對我說:「抓錯了,你是我請來的貴客,你早就在地獄除名了,不屬於我管。」我問:「那我歸誰管?」閻王手向上指說:「你歸上面管。」我突然想起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是拯救人類的高德大法啊!我慶幸自己已經不歸地獄管了。

閻王說:「你既然來了,不妨參觀一下再回去。你回去要做三件事:一、你回去告訴陽間的世人,閻王、地獄是專管懲治惡人、壞人的,善惡有報,做了壞事惡事是一定要遭報應的;二、你是有任務的,你回去要多做善事、多救人;三、你把我說的和在地獄看到的一切告訴陽間的世人,前面做錯了改好了就好,不要再繼續做惡,給自己留下個好的未來。你一定要記住!」我回答:「記住了。」

然後,閻王說:「讓這兩個差役帶你去看在陽間作惡後,到陰曹地府加倍承受酷刑的場景。時間緊,十八層地獄你沒有時間去看了,就看一看最輕的刑罰吧!」

奈何橋下萬丈深淵
過橋驚見血海

於是兩個差役帶我到了奈何橋,看到橋下萬丈深淵,橋又窄,我不敢過,兩個差役扶著我,這才戰戰兢兢地過了奈何橋。差役說:「因為你是我們王爺的貴客,我們才這樣對你客氣。如果是那些在陽間做了惡事來受刑的,哪管你怕不怕,鐵鏈子套著,一拉就過來了。」

走過奈何橋,差役叫我抬頭看血海,抬頭一看可把我嚇壞了,一望無邊的血海裡全是人,多數都是穿官員服裝和公、檢、法、司等穿著各種制服的人,也有穿各種工作服和白衣服的人,全被血水泡著。人們被鱷魚、毒蛇、獅子等各種食肉動物撕咬著頭,咬著手和腿,撕著肉吃,各種哭叫聲、知錯的求饒聲,淒厲悲慘的景象驚心動魄,真是太可怕了。我目瞪口呆地盯著那一望無邊的慘景。

差役拉我說:「快抬頭往這邊看。」我回過神來看這邊,更可怕的場景在眼下:一個一望無邊的廣場上擺著各種各樣的刑具,每個刑具上都有人在受刑。我看到的第一個大刑具上綁著一個又高又胖的人,像個當大官的。他左右兩邊,一邊一個刑役拿著割肉大刀,各自手裡拿著一塊肉。我問差役:「這是為什麼?」差役說:「這人是當官的,貪汙受賄,不知貪了國家老百姓多少錢,到地獄後割肉來還。」我說:「還得清嗎?」差役說:「都能還清,不還清就放過,人家會說閻王不公、徇私,閻王都要受上天懲罰的。」

接著受刑的是4個分別穿著4種執法服裝的,頭戴著中共國徽帽的;我還看見做生意故意尅扣受刑,還有亂搞男女關係的受刑,限於篇幅不一一列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