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浮生行吟】走出劇院之後

貪欲是一切煩惱的根源。(Fotolia)
貪欲是一切煩惱的根源。(Fotolia)

文/方靜
防疫新生活,日常深居簡出、清靜省事,倒也甘之如飴、樂在其中。前一陣子,去看了一齣戲劇,沒想到竟餘韻繚繞、低迴不已。

一般認為:喜劇,取樂逗笑、皆大歡喜;悲劇,則蕩氣迴腸、引人深思。這個論點果然不假,之前看的源於古希臘的悲劇,兩千多年來,一直不斷的影響著世世代代,包括已走出劇院多時的我。

劇場藝術,複雜而且專業,不敢造次、妄下評斷,倒是對這個悲劇深有觸動。或許正如亞里斯多德《詩學》所言:「悲劇是對於一個嚴肅、完整、有一定長度的行動的模仿;它的媒介是語言,具有各種悅耳之音,分別在劇的各部分使用;模仿方式是藉人物的動作來表達,而不是採用敘述法;藉引起憐憫與恐懼,來使這種情感獲得陶冶(淨化)。」

這是一個關於背叛與報復的故事。

背叛,肇端於貪欲,而貪欲是一切煩惱的根源。人家擁有的,渴望自己也擁有;已經擁有的,還想要得更多,可見貪欲是諸苦之本,如果不先根除這個病灶,那麼,就會一直在苦海中浮沉。當然,擁有名位、財富,並非必然會痛苦;而是貪欲無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機關算盡,才是癥結所在。

報復,起因於仇恨,而其中往往隱藏著妒嫉的成分。仇恨加上妒嫉,可能帶來傷害或毀滅。它讓人迷失、瘋狂,形成一股可怕的力量,以致做出匪夷所思、無法收拾的憾事。仇恨,就像一團熊熊的烈火,燒毀別人的同時,也在燒毀自己。傷害自己、也傷害他人,甚至毀滅自己,也毀滅他人。

「旁觀者清」,舞臺上的恩怨情仇、愛恨糾葛,舞臺下的人看得清清楚楚、瞭然於胸。然而,「當局者迷」,如果角色互換,自己化身舞臺上的任何一方,是否能夠靈臺清明、理性冷靜的面對問題?如今,我還沒有肯定的答案。

不過,悲劇有「藉引起憐憫與恐懼,來使這種情感獲得陶冶」作用。走出劇院之後,確實感受到其間的洗滌和警惕,進而戒之、慎之,希望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