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吃藥醫不了的香腸嘴

現年72歲的詹淑娥女士。(攝影/朱孝貞)
現年72歲的詹淑娥女士。(攝影/朱孝貞)

文/朱孝貞
現年72歲的詹淑娥女士說:「每次免疫力下降,嘴脣就紅紅腫腫,像兩條香腸橫掛在臉上。覺得既痛苦又丟臉。每次變天的時候鼻竇炎發作,非常不舒服。每晚睡覺腰痠到無法入眠,吃藥好多年,吃到很害怕也沒好轉⋯⋯」

一旁的兒子陳善壽說,「媽媽從年輕就腰痛看醫生,好了一陣子又犯了,晚上痠到不能睡覺,坐著像有針刺,躺也不行、站著也不行,現在可以一覺到天亮。」

「但自從學煉了法輪大法,就沒有這些惱人的症狀。」「沒想到法輪大法這麼好讓我看到了人生的道理。」詹淑娥說,不只身體變健康,人生觀都變了,不再抱怨別人怎麼對我這麼不好、那麽不好,埋怨人生怎麼這麼苦!

現在了解這些都是自己前世做了不好的事造下業力,今世在承受償還。以前會自尋煩惱擔心很多事,現在沒有過多的牽掛能夠過著安心的生活,變得比較快樂。

詹淑娥回憶起7年前,兒子跟媽媽說,「這個功法很好,妳來煉吧!」當時媽媽回答:「怎麼可能,我還很忙要帶孫子沒有時間。」接著笑說,「當時因為不了解才會這麼說。」

但是看到兒子煉得身體很健康、整個人從嚴肅變得笑臉迎人,於是她在孫子幼兒園中班的時候就開始煉功。原本不喜歡讀書的她,現在每天都拿起《轉法輪》來看。雖然年紀大,煉靜功時腳可以雙盤起來,詹淑娥說:「非常感謝師父免費把這麼好的功法傳授給大家。」

對先生的態度180度轉變

她舉例說,「有一次在拖地的時候,拖把不小心碰到先生的腳,他就橫眉豎眼的瞪我,還豎起手肘一副要打人的樣子。我沒有害怕反而笑笑的說,『對不起、對不起碰到你了,因為要拖地可以請你的腳稍微移動一下嗎?』以前碰到這情況一定不甘示弱的大眼瞪小眼回過去。」她現在知道該怎麼做不會再以牙還牙,覺得功法太好了還陪妹妹、姊姊與姐夫去九天班學習功法。

她先生也曾經實地去觀察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到臺北市各個講真相點,看到那些學員和善的向來往的人遞上真相資料,也有學員在一旁演煉功法。看到法輪功的確是好功法,也看到太太的改變。先生在家裡也常常聽到播放法輪功師父李洪志的講法錄音,聽多了也受感化。在詹淑娥學了一年半後,先生改變了原本的態度。還有,親戚在她得法前都看不起她家裡窮,見面只是敷衍一下。得法3年後,看到她回去故鄉都會很熱情的打招呼、聊天。讓她想不到會有這種改變。

詹淑娥每天會幫忙照顧孫子,煮晚餐給家人吃,行有餘力還會出去講真相,希望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功是很好的功法。現在兒子要買保健食品給她吃,她說:「現在身體很好,不用再吃那些了!」

與學生成為亦師亦友的好夥伴

詹淑娥的兒子陳善壽是臺北市一所公立高中的正式老師,向來以成績為導向,是學生口中的嚴格老師。但如今,卻與學生成為亦師亦友的好夥伴,即使教導學生也以學生的立場思考,設身處地為學生設想。

現年72歲的詹淑娥女士與兒子陳善壽。(攝影/朱孝貞)現年72歲的詹淑娥女士與兒子陳善壽。(攝影/朱孝貞)

任勞任怨、自動自發,從早上學生開始打掃就到教室陪學生。他希望以正面教育方式,引導學生懂得為別人著想,而不是以自我為中心。他覺得,「針鋒相對的場面,會激發出孩子的負面思緒,老師的功用是讓學生改過自新,知道自己不對。如果學生學會替別人著想,那他以後的人生道路會越來越順遂。每個學生都有他的特性,不可能全部都是一樣的。」

「什麼事情都要先考慮別人的感受,想想我說這話、做這事別人能承受得了嗎?別人無法接受的就不做。按此要求自己。」陳善壽說,「這是讀《轉法輪》學到的道理。」當他碰到學生功課沒交、犯了什麼錯,會先問原因?聽聽學生的理由,再站在他的立場為他設想,也和顏悅色的對學生說一次學校的規定以及老師的責任,希望他能夠體諒,也能站在老師的立場替老師想一想。

「老師在當下要相信學生」陳善壽說,學校要照顧一些弱勢學生,規定全校用悠遊卡訂午餐。當學生無法理解不能訂外食的校規,犯規被抓到,學生推託悠遊卡已沒餘額,只能用現金訂外食。

當時他不是先罵學生而是站在學生的立場,「肚子餓要吃東西是身體的需求。」但是要教導學生,下次碰到這個情形跟老師說,老師可以借你悠遊卡,不要犯校規被懲處。而且激發學生的愛心,「如果大家都像你這樣做學校的熱食部會倒閉,那弱勢的同學就沒辦法被照顧到。」

陳善壽希望,學生站在愛人愛己的立場去遵守校規,也是好人好事的表現。接著表示,「現在不會像以前跟學生站在對立面上去教訓他、責備他,寧願相信學生。」

「記得小的時候左手受傷,家裡很窮沒錢看醫生,長大後無法使力,出力到某個範圍就會很痛,即使打籃球都是單手,連拿籃球手都痛到無法拿起。還有鼻子會飄散異味,坐在旁邊的人都會聞到。」

當他煉了三年後,二姐說,「現在坐在你旁邊已經沒有味道了!」他們母子都很感謝李洪志師父的教導,才能有脫胎換骨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