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勵志

從不吃虧的小霸王 到樂於分享的博士後

 (羽澤)
 (羽澤)

文/記者吳馨
「我的性格很調皮,而且從不吃虧,還經常打架。小學的時候經常有家長帶著被打哭的孩子到我家來告狀,老師也經常約我父親單獨開家長會。從小學六年一直到國一,我幾乎天天打架,打架就像家常便飯一樣。我的性格就是好鬥。」文質彬彬的李傑遜(化名)這樣平靜地回憶著他的童年。

李傑遜是瑞典的華人博士後研究員,他最近主導的研究成果被刊登在世界著名的學術雜誌上,不少國際學術網站對他們團隊的科研成果做了相關報導。

李傑遜出生在中國山東的一個普通家庭,是家裡的獨生子,因為他的父親也是長子,所以爺爺奶奶也都寵著他。雖然家人都種地,但父親也同時搞建築,因此家裡條件相對還不錯,衣食無憂。這位80後出生的獨生子和很多的中國孩子一樣,成了家裡的小霸王。上學後,經常打架的他讓父母很頭疼,上課調皮搗蛋的他學習成績一般,這同樣成了老師的一大難題。父母也因此放棄了他能上大學的希望,並在他上初一的時候就在附近鎮上的繁華地區買了地、建了房,等著他初中畢業,就讓他自己做點小買賣謀生了。

得法修煉明白怎麼做人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一個如此調皮的孩子說變就變了。

1997年年底,李傑遜通過家人接觸到了大法。他回憶說:「我得法很自然,我一看到師父的面容就覺得特別親切,就好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我終於有師父了,師父慈悲的、慈愛的笑容一下子把我好爭鬥的、急躁不安的心都化解了。從那以後我就開始踏實起來了,也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

不願吃虧的李傑遜在看了李洪志師父的九天講法錄像後一下子就明白該怎麼做人了,明白了吃虧其實是件好事的道理。於是他就此不再打架了。有一次上籃球課,李傑遜帶著籃球在運球,後面一個同學突然把他往後一拉,再往前一推,他一下子就摔在地上了,整個人就趴在地上了。按照以往,李傑遜會馬上跳起來與這位同學打架的,但是這一次,李傑遜想到的不是自己受了欺負了,或者同學怎麼這麼壞,而是想:哎呀,別把我的法輪章給磨壞了。原來他的胸前總是佩戴著一個法輪章,這一趴下,很容易磨壞了。他一看法輪章沒事,就放心了,根本就沒起那個爭鬥心。但那個推他的同學看李傑遜摔倒了就非常害怕,因為所有人都非常了解李傑遜的性格,這回這位同學肯定會挨揍了。但出乎大家的意料,李傑遜不但沒揍他,而且當同學向他道歉的時候立即就原諒了他。

李傑遜真的歸正了,他不打架了,上課也不搗亂、不亂說話了,再也沒有被老師罰站,學習成績也馬上提高上來。大法把李傑遜澈底改變了。

身入牢籠反迫害 成績突飛猛進

然而1999年,剛修煉了一年多的李傑遜就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一樣經受了史無前例的迫害。2001年初春的一天,兩個便衣開了警車去了李傑遜的高中,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把他從課堂上把他給強行帶走了。他被關到了一間小黑屋裡,還不允許上廁所。這樣關了幾天後,有一天,當地臭名昭著的國保大隊長過來,把李傑遜從小黑屋叫出去,並讓他罵他的師父、罵大法,逼著要轉化他。李傑遜堅決不合作。那人一看動搖不了李傑遜,就氣急敗壞地打他,而李傑遜當時想到了師父的一句話:一正壓百邪。那句話就像黑暗中的指路燈一樣,讓李傑遜頂住了壓力,沒有違背自己的意願。這樣半小時後,家人聞訊後趕到,把李傑遜救出了牢籠。

因為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高壓迫害政策包括「經濟上搞垮」,所以李傑遜家遭到多次罰款,僅僅因為他們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所以上高中的那幾年是李傑遜家裡最困難的時候。但親身經歷了迫害的李傑遜,在此後不到半年的時間裡,成績卻從第29名上升到了班裡的正數第5名。他說經歷了迫害之後,他的內心更加清淨了,學習也更加努力了,同時他感到師父用大法給他開智開慧,讓他在各方面的學習都非常出色。

大法幫助突破科研框框

李傑遜順利考上了國內的名牌大學。喜歡物理和化學的他,選擇了高分子專業。雖然剛開始他對這個領域沒有特殊強烈的愛好,但他在這一領域遊刃有餘。優異的成績也讓他屢屢獲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就越來越喜歡這個研究方向,並在讀完研究生後,又出國讀博士。幾年前,他選擇來到瑞典攻讀博士後。他喜歡瑞典,因為他覺得瑞典和其他北歐國家一樣非常平和。

在瑞典,李傑遜科研領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兩年內,他與他的團隊最新的研究成果接連被國際頂級綜合類學術期刊以及頂級專業期刊錄用。取得如此的成就,李傑遜依然要感謝他的師父。他表示,自己之所以獲得了這些科研成果,完全是因為受到了師父法理的啟發。他說:「受師父講法的啟發,我的思維就不侷限在前人所定的那個框框裡,也不會去絕對地看問題。很多有名的科學家,他們確實很有成就,但是他們卻下了很多的定義、定理,他們得出一些結論以後,所有的科研人員就都沿著這個步伐去研究,人們一般不願去挑戰這個權威。如果我不修煉,我做出了那些有違『定理』的結果,我也會放棄繼續研究,以免碰壁,那是肯定的。」

但是,李傑遜沒有放棄,因為他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科研,他要求真。他說:「當我帶著這個『意外』的實驗結果去找我的導師、同事,我們一起去深入研究的時候,發現這個與傳統理念不同的『看似錯誤』的結果,恰恰是專案的創新點。」原來創新與守舊就僅僅是一步之遙,李傑遜放下舊觀念後正是跨出了這一步。

共用成果 走出名利場

 然而,有了一個創新的想法,時常會受到各方的挑戰,有些人甚至為了名利會不惜傷害他人。李傑遜非常清楚這一點。他說:「現在這個社會,科研界也不是淨土,因為這牽扯到一個人的名和利。突破性的科研成果會讓一個科研工作者一舉成名,評上教授,申請到專案資金,等等。所以很多人會選擇對研究成果進行保密,相互防範,由於同行的競爭關係,一個科研團隊的成員互相之間的關係可能會很緊張。」但李傑遜表示,他通過學習大法的法理知道,要走出名利場,他要為團隊的整體著想,於是他和同事們共用了很多研究成果,很多同事最後都非常願意與他一起合作做研究。

雖然國際權威雜誌對研究成果的發表給了他學術上的光環,但此時的李傑遜早已遠離了他小時候打架勝利後的得意忘形和沾沾自喜。他說:「因為修煉,師父教會了我做人的態度,一種謙虛的態度。我真正感覺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同時,師父讓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多為他人著想,所以同事也願意跟我合作,在多人合作的基礎上又能提高科研專案的效率。」這或許正是讓李傑遜不斷進步,他的團隊成果纍纍的原因吧。

李傑遜對自己在瑞典的生活很知足,他有一份理想的工作、一個美滿的家庭,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一切都那麼平和順利, 按照他自己的話來說,那就是他在修煉中學到的「一切隨其自然」吧。當然,他最大的心願就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能早日停止,讓更多中國的科研人員有機會了解大法的美好,從而突破前人的框框,研究出更多對人類有價值的科研成果。